第53章 家族陰謀論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6:10
A+ A- 關燈 聽書

我匆匆的離開.房間,這時別墅里已經有了不少人,大家都統一著裝穿著黑色的西裝,亦或者黑色的裙子,他們給死者了極大的尊重。

我找到季暖時她正坐在後花園裡的鞦韆上,穿著一身端莊的黑色旗袍,上面都綉著精緻的暗紋,她的頭髮都挽了上去,耳邊別著一朵白色小花,此刻眼神正無光的望著前面那樹剛綻放不久的桃花。

微風拂過,花瓣落在她身上鮮艷的刺眼。

我過去摘下她身上的桃花,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的話,說什麼都顯得徒勞,畢竟躺在棺材里的那個男人她愛了一輩子。

我想了想拍著她的肩膀說:「他的葬禮要你親自辦,給他一個風光的葬禮比什麼都重要,季暖,我們要讓陳家知道他的重要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季暖略有些懵逼的問:「陳家?」

我把陳楚是陳家私生子的一一給她解釋了一遍,聞言季暖當即猜測說:「阿楚絕不是因為意外落湖去世的,因為我認識的他比誰都謹慎,絕不會讓自己處於任何意外之中,笙兒你知道家族陰謀論嗎?」

季暖口中的家族陰謀論我沒有經歷過,因為時家就我一個孩子,雖然沒經歷過但聽說家族內的孩子為爭奪財產而不擇手段的事。

我抿唇問:「你懷疑陳家的人?」

季暖紅著眼睛,極度的確信說:「我現在看誰都懷疑,我絕不信他是意外身亡的,可我現在找不到證據,有什麼事等辦完葬禮再說,我一定會查出真相的!」

我抱著季暖的肩膀安撫她說:「好,你一定要替他查出真相。」

季暖閉上眼睛,說:「我去看看他。」

我望著季暖離開,她的背影纖細搖曳,是個極美的姑娘,她的愛一直以來都很純粹,之前以為陳楚死了,寧願單身一輩子也不願再去愛人。

她這輩子,經歷過兩次失去愛人的大悲大痛。

一個是年少,他用生命替她擋了車禍失去雙腿。

一個是現在,彼此都成熟的年齡。

一個以為幸福終究會到來的年齡。

可我們心裡都清楚,這次他絕無可能再回來了。

我掩下心裡的悲傷去找了助理,當時他正在安排賓客落座,看見我他連忙跑過來,語態恭敬的問:「時總,你有什麼吩咐嗎?」

「陳楚的事可能有其他真相,你替我多留意著這事。」

頓了頓,我好奇的問:「你昨天去找過陳楚嗎?」

助理點點頭解釋說:「是的,按照你的吩咐我趕緊將時家的合同送了過去,那時天色漸晚,陳家燈火通明,很多人聚集在大廳,像是裡面在討論什麼。遠遠地我聽見有個不屑聲音說,他又不是陳家的種,讓他回來幹嘛?我覺得應該指的是陳先生,當時陳先生一臉冷靜的坐在輪椅上,我趕緊進去打破這種氣氛對陳先生說我們時總想和他合作。」

我皺眉問:「當時那些人是什麼反應?」

「面色各異,錯愕居多,陳家的人紛紛上前詢問我過來做什麼。」想了想,助理如實的說:「我見不慣他們欺負陳先生的模樣,所以刻意的說我們時總下午接觸過陳先生,覺得陳先生這人沉穩,處事遊刃有餘,不戀戰,我們時總有幾個大合同想要和陳先生簽署。」

我對陳家的董事會有一定的了解,時家的合同專門和陳楚對接,這可以穩固陳楚在公司的位置,因為董事會都是一些老油條,他們不在意誰是老大,甚至改朝換代都無妨,誰能夠讓他們賺夠油水就擁戴誰。

很顯然,昨晚的陳楚獲得了時家的青睞。

而且在此之前,顧霆琛很幫襯陳楚。

在陳家其他人的眼裡,陳楚擁有時顧兩家的資源。

我有個大膽的猜測,陳家有人對他起了殺機。

不過這只是我的一種猜測,沒有證據。

我讓助理將陳家的人都調查一番等過段時間全交給季暖,我想了想吩咐說:「以後季暖就如同我,她讓你幫襯做什麼你都要儘力幫她,姜忱,她是我特別重要的家人。」

助理答道:「是,時總。」

助理去安排絡繹不絕的賓客了,看著這些人就想起幾個月前的自己,只不過在棺材里躺著的是自己,而這些人來弔唁的是我。

顧霆琛剛剛說:「生命無常,且行且珍惜。」

他想提醒我什麼?!

我嘆了口氣回到房間,顧霆琛已經沒在了,但他在床邊留下了一個小紙條,「臨時有事,母親病重,我待會的飛機回南京。」

我拿過紙條放在了一旁,脫掉鞋子上了床。

昨晚一夜未睡,我沾上枕頭就睡著了。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晚上,我肚子餓的發痛,我起身換了衣裙下樓,大廳里沒幾個人,擺滿了白色的花圈,上面寫著歌頌陳楚的悼詞。

此刻季暖垂著腦袋跪在棺材前的。

而在她的斜對面站著一個面色冷漠的男人,他特別的英俊,一身黑色的正統西裝顯得他整個人挺拔有力,全身上下透露出的氣質斐然,手腕處戴著一塊價值不菲的勞力士,是一眼看上去就很矜貴的男人。

我自言自語問:「他是誰?」

那個男人也看見我了,他向我微微的頷首,然後轉身離開了大廳,我目光追隨出去看見他徑直的離開了時家,步伐堅定沉穩。

我疑惑了一陣,隨即下樓勸季暖吃飯,她搖搖頭蒼白著一張臉說吃不下。

晚上她又給陳楚守了一晚上的夜,第二天精神特別的差。

陳楚早上要下葬,我們都去了墓園,在葬禮上我又看見了昨天見著的那個男人,他拿了一朵白色的木棉花放在墓前就離開了。

離開之前,他意味深長的目光看了眼垂著腦袋的季暖。

我低聲對助理說:「替我去調查他。」

助理望過去看了眼我說的那個人,他怔了怔,升起敬畏的目光說道:「時總,我知道他是誰,待會等葬禮結束就把資料給你。」

我嗯了一聲隨意問:「他叫什麼名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