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邀端王妃過府一敘,如何?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09:12
A+ A- 關燈 聽書

第531章邀端王妃過府一敘,如何?

室內一片狼藉,葉嵐臻滿臉淚水躺在床上,她雙手死死抓著錦被,咬著下唇無聲的哭泣。

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不是因為歡愛,而是夏侯禹的施暴。

此時夏侯禹已經離去,他命人將院子鎖起來,葉嵐臻自此便再出不去院子一步。

夏侯禹表面有多忠厚,內心就有多變態,他對於床笫之事一直有凌虐的傾向。

北苑還未被圍起來的時候,那些年輕貌美的小丫鬟投井身死,都是夏侯禹所為。

夏侯贊剛剛繼位,夏侯禹又剛被封為寧王,所以還不是大肆為所欲為的時候,王府的人多嘴雜,若是鬧得人心惶惶,有人傳將出去,於他的名聲不利。

對於葉嵐臻,夏侯禹一直戴著面具和她生活在一起,裝的也很成功,至少葉嵐臻一直被蒙在鼓裡。

一年的時間,夏侯禹府內府外的裝,為的就是不被葉嵐臻發現他的真實面目。

他需要葉家的幫助,所以,對於葉嵐臻他只能敬著,以便葉嵐臻在回娘家的時候,能為他美言幾句。

可現在葉嵐臻發現他的秘密,那她自此或死或圈禁,不管如何,葉嵐臻都不能再見葉家人一面。

所以,他便不用再掩飾自己的本性,凌虐在心裡上的快感,要比他平日床第之事所得到的,要多的多。

葉嵐臻沒想到平日溫文爾雅的相公,竟然是如此模樣,她默默垂淚,往日夏侯禹對她的溫情浮現在眼前,她如何也想不通,怎麼一個人的變化會如此之大。

接下來的三年時間,葉嵐臻承受著夏侯禹無窮無盡的折磨,她眼中的亮光在這般日子中,一點一點的消失殆盡。

直到兩年前,夏侯禹因為政務上的事來的越來越多,所以來北苑的時間越來越少,葉嵐臻疲憊的感覺才稍微輕了些。

葉嵐臻對引泉提了個要求,要在北苑正房建個小佛堂,她心中需要有個寄託,不然這想死卻死不掉的人生,她真的很難再堅持下去。

引泉對於葉嵐臻的事情,心理上多少有些愧意,若不是因為自己驚呼出聲,王妃大概不會遭受這些。

他是夏侯禹的隨從,對於夏侯禹的事情他全部都知曉,北苑發生的一切他也都知道。

因為,每次在門外守著的都是他。

是以,面對葉嵐臻的要求,又是王爺從來都不管的小事,引泉想了想便同意了。

跟著葉嵐臻陪嫁的丫鬟婆子,都被夏侯禹尋了個由頭處置了。

而面對葉家,夏侯禹每到年節照樣送了禮物過去,葉嵐臻在夏侯禹的口中,一直生活幸福美滿,甚至有了身孕。

只不過因為身子虛的原因,懷了身孕不久之後又流掉,自是要休息一番。

如此反覆,葉嵐臻從未在外人眼中露過面。

宮裡的人也不關心夏侯禹的家事,只是知道他家有個身子不好的王妃,而他遍尋天下名醫為妻子醫治,端是一副好相公的模樣。

大概是因為夏侯禹忠厚老實的形象太過深入人心,葉家、宮中無一人懷疑,葉家二老甚至欣慰,自家女兒尋了個好相公,如此為她著想。

自古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女兒既然是夫家的人,便不能常回娘家。

不過,倒是常常會有書信送來,語氣間也是一片平和,字裡行間透著幸福,還有對葉父葉母的關心。

這般過了五個年頭,已經將近兩年未見夏侯禹的葉嵐臻,本以為夏侯禹將她忘了,心裡兀自鬆了口氣,如此是最好的,便不用每日擔驚受怕他會過來,自己會受到何種折磨。

今日,當她聽到引泉的話,往日那如同洪水猛獸的回憶襲上心頭,本以為自己已經淡忘,卻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禹帶給她的傷害,是永遠無法磨滅的。

葉嵐臻唯一能想到保護自己的辦法便是去客堂與他相見,那裡是一處開闊的堂院,夏侯禹再如何暴虐也得顧忌自己的臉面。

引泉前去回報,夏侯禹聽罷玩味的笑了笑,「去告訴王妃,就說本王應了。」

「是。」

待引泉走後,夏侯禹起身前往客堂,邊品茶邊搖頭,看來是他太久沒去看過他的王妃了,不然…她怎麼學會和他講條件的?

不一會,引泉帶著一名女子前來,這女子粗布荊釵面容憔悴,整個人看著暗沉無比,一絲光彩也無。

走的近了,便能聽到隨著女子的腳步那『嘩啦嘩啦』的響聲。

葉嵐臻在北苑是戴著手銬和腳鐐的,如此是為了限制她的行動防止她逃脫。

另外夏侯禹曾威脅葉嵐臻,若是有輕生的念頭,他便出手整治葉家,必定讓葉家身敗名裂。

葉嵐臻想死卻不能死,她實在想不通,為何夏侯禹要留著她的性命,明明一個死人才是最能保守秘密的,她若活著一天,那秘密便有泄露的可能。

後來葉嵐臻才明白那是為何,夏侯禹需要她往娘家報平安,如若不然,即便夏侯禹在外編的再好,葉家也會有所懷疑。

一開始是夏侯禹親自監督葉嵐臻寫信,而後便漸漸交給引泉監督,這次夏侯禹要見她,葉嵐臻著實想不明白,為何要如此大費周章。

「嵐兒。」夏侯禹坐在主位上,輕喚葉嵐臻。

而葉嵐臻聽到著夏侯禹的聲音,便下意識的一顫,動作落入夏侯禹的眼中,引他發笑。

葉嵐臻低著頭站在正中,一句話沒說,引泉退到一旁守衛,防止有人靠近。

「王妃不必緊張,」夏侯禹玩味的看著葉嵐臻,好久未與她相處,她的哭聲和因驚懼而瞪大的雙眼,總能令他興奮,但今天顯然不是個好時機,他緩緩開口,「你來寫封帖子,邀端王妃過府一敘,如何?」

端王妃?

葉嵐臻一時間沒想起來端王妃是誰?

「端王妃,就是咱們的三弟妹啊。」夏侯禹彷彿看出葉嵐臻心中不解,好心情的開口替她解惑。

葉嵐臻閉了閉眼,她被夏侯禹圈禁五年,根本不知那曾經還是少年的端王爺,已經娶了親。

只是,夏侯禹讓她寫帖子邀端王妃進府,就不怕她透了他的底?

葉嵐臻這些年來頭一次抬眼看向夏侯禹,「你…要做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