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大哥、大嫂的感情,還真是好呢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0:16
A+ A- 關燈 聽書

第533章大哥、大嫂的感情,還真是好呢

傳言寧王妃常年生病,臉色蠟黃皖月還能理解,可是這身衣服穿在她身上,怎麼看怎麼不合適。

大概是,她太過瘦弱的緣故?

皖月心中暗暗想,微微頷首,「多謝大嫂。」

自持身份的皖月,自然不可能向寧王妃行禮,落座后,皖月心裡暗自琢磨,照這般看來,帖子當真是寧王妃寫的?

那她知不知道,她夫君要做什麼?

皖月惡略的想,若是寧王妃知道了,該作何反應?

寧王府的下人端了茶點過來,葉嵐臻心底微微嘆氣,端王妃身上的傲氣她看的分明,這般才像一個王妃該有的樣子,想當初她剛入王府之時,雖不至這般,可傲氣還是有的…

「今日,多謝弟妹能來。」葉嵐臻端著茶盞,輕聲說道。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大嫂客氣,身子可好些了?」皖月淡淡的開口,不過是一兩句客氣話,只是當她目光接觸到葉嵐臻雙手的時候,愣了一下。

這雙手可真夠粗糙的。

皖月心下詫異,按理說王妃在府中除了理事,用不著做其他工作。

王府不比別處,身為當家主母,就算有些事你想做,下人也不敢放任你去做。

可寧王妃的手如此粗糙,皖月雖然自小生活在皇宮中,但也是隨父皇微服出巡過的。

像是這般粗糙的雙手,皖月只在市井間婦人中見過,很難想象一位王妃,雙手竟是如此模樣。

皖月借著喝茶的功夫,多看了幾眼,確實有些匪夷所思。

「好多了,多謝弟妹關心。」葉嵐臻再次道謝。

皖月暗中撇撇嘴,這寧王妃太過無趣,自己都給她遞話頭了,她竟直一味道謝再不說其他,這天還怎麼聊?

皖月不是會討好人的性子,還有一層公主身份,能給葉嵐臻遞個話過去就不易,現在自沒有再沒話找話的道理。

「大嫂客氣了。」皖月說完便喝起茶來,不再多言。

葉嵐臻不知如何與人交流,也端著茶在喝,一時間正房內,兩名女子均各自喝著茶,一句話都沒有。

伺候在二人身後的丫鬟不自覺的便有些尷尬,氣氛好奇怪啊。

葉嵐臻頗為緊張,夏侯禹讓她留住端王妃,她若一直不開口,端王妃會不會生氣走了。

「弟妹,你…你吃些糕點。」葉嵐臻鼓起勇氣開口。

「好,」皖月微微一笑,拿起糕點咬了一口,倒是意外的好吃,「味道不錯。」

葉嵐臻鬆了口氣,「你若喜歡,就多吃些,我們府里還有。」

說完,吩咐人再去拿些過來。

皖月邊吃邊暗暗觀察葉嵐臻,她發現葉嵐臻好像很緊張,明明是在自家王府中,她緊張什麼?

這個寧王妃,還真是奇怪。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葉嵐臻不停的重複兩句話,「弟妹,你喝些茶。」「弟妹,你吃些糕點。」

若不是皖月每次在葉嵐臻開口時,都仔細看了她的眼睛,皖月都要懷疑,葉嵐臻是不是知道她家相公的打算,心裡不忿,要將她撐死在寧王府。

她吃的肚子都起來了,脹脹的很不舒服。

當葉嵐臻第十一次開口再要勸吃勸喝時,皖月終於忍不住了,她將茶杯放下,搖頭剛準備開口,便聽外面守門的丫鬟出言,「王爺安。」

夏侯禹回來了。

皖月和葉嵐臻同時鬆了口氣,一個是因為吃不下,一個是因為放下心。

她的任務完成了,夏侯禹該讓她走了吧?

葉嵐臻低下頭去,不敢看自門外走進來的夏侯禹。

夏侯禹一進屋,便看到坐在主位上低著頭的葉嵐臻,低眉順眼跟鵪鶉似的她,對夏侯禹來說,心理上有種別樣的滿足,這便是他明明可以讓她『暴斃』,卻一直捨不得動手的原因。

目光一轉,看向客座上的皖月,正巧皖月也看了過來,兩人目光在半空中一觸,她翻了個白眼,兀自端起茶喝著,夏侯禹微微一笑,倒是夠辣。

「三弟妹來了,」夏侯禹溫聲說道,「你嫂子念叨你許久了,今日剛好些便邀你入府,你可得多待些時辰。」

引泉將夏侯禹遞來的外衫掛在一旁,夏侯禹走到葉嵐臻身旁,將她攬入懷中。

葉嵐臻身子倏地一僵,她覺得夏侯禹放在她肩膀上的手,就像毒蛇信子一般,令她恐懼。

「大哥、大嫂的感情,還真是好呢。」皖月輕笑出聲。

寧王妃怕他!

皖月沒想到眼前的情形這般有趣,她就說堂堂一個王府的王妃,怎麼接人待物那般不妥帖,膽子又小、面容又老。

原來是不得寵的緣故。

只是,如此懼怕自己的夫君,這位寧王妃到底是怎麼回事?

皖月一瞬間對葉嵐臻感興趣起來,她很想知道,一個女人到底經歷過什麼,才會對自家夫君如此恐懼。

看來邀請自己前來的帖子是寧王妃所書不假,只是,夏侯禹有沒有嚇唬她,就不得而知了。

「弟…弟妹說笑了。」

葉嵐臻抬頭求助般的看向皖月,給皖月看蒙了。

「嫂子,是不是不大舒服?」下意識的,皖月如此說。

「是。」葉嵐臻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感激的看著皖月,重重點了點頭,卻不敢去看夏侯禹。

「不舒服?」夏侯禹抬手摸了摸她的額頭。

葉嵐臻強忍住向後躲的衝動,輕輕點了點頭。

「那就回去歇歇吧,正好我與弟妹有事說,中午一起吃飯。」夏侯禹像是尋常體貼妻子的相公一般。

「好。」本想推辭的她,感受到肩膀上夏侯禹微微用力的手時,點頭應了下來。

臨時陪同的丫鬟,扶著葉嵐臻從後面走了。

此時,正房的屋內,夏侯禹坐在主位一旁站著引泉,皖月喝著茶身後站在畫兒。

夏侯禹彈了彈衣衫,「引泉,去告訴管家一聲,端王妃晌午留飯。」

「是。」引泉躬身退了出去。

皖月將手裡的茶盞放下,「畫兒,本宮與王爺有要事相商,你出去候著。」

畫兒有些猶豫,她若出去,屋裡不就剩主子一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傳出去好說不好聽的,可當對上公主那雙凌厲的眸子,畫兒心底一顫,福身行禮,「是。」

公主這麼厲害,一定不會吃虧的…吧。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