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4章 好事已成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0:54
A+ A- 關燈 聽書

第534章好事已成

屋中獨留二人,夏侯禹目光微變,看著皖月笑道,「公主果然膽識過人。」

「哼,」皖月冷哼一聲,她直視夏侯禹,目光似刀劍,「別忘了你答應過本宮的事。」

「公主放心,本王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可說話算話,答應過的事,絕對不會食言。」夏侯禹自懷中掏出一張紙,遞給皖月。

皖月接過掃了一眼,雙眸一亮。

夏侯禹見她看明白了,笑著端起茶來飲用。

「皇上會信?」皖月看完紙上所寫,懷疑的看著夏侯禹。

「為君者,最是疑心,更何況上面所言句句屬實,皇上只需探查一二,便能得到答案。」夏侯禹挑唇一笑,他向來不做無用功,之前不想出手怕留下痕迹,現在美人所求,他若想得償所願,總要先給美人吃個定心丸不是?

皖月思索片刻,將手中的紙張折起,「最好如此,否則,本宮絕不會放過你。」

「呵呵…」夏侯禹低低笑了起來,搖頭嘆道,「公主真是,好狠的心吶。」

一句話說的一曲三折,似是那被負心漢辜負的良家女子一般。

「哼,」皖月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夏侯禹,「在哪?」

夏侯禹微一挑唇,同樣站起來,將手伸向皖月。

皖月忍著心中的怒意,將手放在夏侯禹手上,被拉著進了院落後的卧房。

既然決定如此,皖月也不矯情,關上門后便自行寬衣解帶。

一旁的夏侯禹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皖月邊解帶子邊瞪他,「看什麼看,還不快點!」

「遵公主令。」夏侯禹朝皖月抱拳,口中調笑之意顯見。

皖月憤憤的一扯衣帶,只剩中衣,正要動手除去,便被夏侯禹握住了手。

皖月皺眉想要甩開,只見夏侯禹上前攬住她的腰身,低聲在她耳畔道,「公主如此著急做什麼,接下來由在下動手,公主…只管享受便是。」

皖月的臉『唰』地便紅了,她唯一一次與人親密,還是和夏侯銜那個混蛋在醉酒之時無知無覺發生的,現在她自是清醒,本想一氣呵成借著心中的怒意,過去也就過去了。

可誰知夏侯禹突然靠近,又如此曖昧的在她耳畔輕言,皖月心中沒有準備,當下便紅了臉。

夏侯禹沒想到她臉皮還挺薄,一句話就能讓她羞紅臉,這接下來…

二人雙雙倒在床榻之上,翻雲覆雨盡享魚水之歡。

太陽漸漸升到正空,秋季的天氣,中午不再炎熱,寧王府管事知曉端王妃要在府中用飯,特命廚房好好準備。

端王妃的身份,在平輩王妃中算是最高的,能過府用飯,自是代表親近之意。

他們不能給王爺丟臉。

內院靜悄悄的,葉嵐臻歇在東廂,是臨時派給她的小丫鬟扶她過來的。

一想到中午還要陪著夏侯禹吃飯,葉嵐臻不自覺地便渾身顫抖,北苑再簡陋破敗,但最起碼可以放心的吃飯睡覺。

內院雖好,可她片刻都不想待在這裡。

正想著,葉嵐臻突然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像是女人…又仔細聽了一瞬,葉嵐臻的臉紅了起來。

正房與東廂房雖然有些距離,可卧房卻是相連的,僅僅一牆之隔,葉嵐臻隱隱約約聽到的聲音,自然是從正房卧房中傳出的。

是何人的聲音,葉嵐臻覺得自己根本不用猜。

她能猜到夏侯禹和端王妃有私,卻沒想到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了。

夏侯禹就不怕被端王發現?

葉嵐臻記得,端王乃當今皇后所出,乃是嫡親的皇子,身份自然與一般的王爺不同。

垂下眼眸,葉嵐臻捏著衣襟下擺,不知端王爺何時能夠發現,最好…最好不要放過夏侯禹!

葉嵐臻以為自己對於夏侯禹只剩下了恐懼,卻忘了,隱藏在這恐懼下的,是她對夏侯禹深深的恨意。

只恨她被困在這煉獄之中無法出去,不然她一定將夏侯禹所作所為昭告天下,親手撕碎他的面具,讓他的真實面目,暴露於人前!

可是…會有人信嗎?

葉嵐臻無力的想著,思緒漸漸飄遠,回想起孩提到及笄之時的無憂無慮,若是可以,她寧願從沒遇到過夏侯禹。

那樣,她的人生,將會徹底的不同吧。

不知過了多久,有小丫鬟來請她,說王爺和端王妃已經入席,請王妃前去用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已經到中午了啊。

葉嵐臻回過神來,由丫鬟扶著,去了正房。

經過一番雲雨,皖月身上帶著幾許慵懶,雙目蒙著一層淡淡的水汽,眼神透著嬌媚,這些都是她自己不曾察覺的。

葉嵐臻一進廳,便發現了皖月與來時的不同,再看夏侯禹也是一臉的饕足,唇角掛著若有似無的笑意。

兩人成就好事,看來夏侯禹還很滿意。

葉嵐臻落座,皖月因為和夏侯禹的事情,再面對葉嵐臻時便有些不自在。

她微微動了動身子,忍著雙腿間的不適,對葉嵐臻笑了笑,「大嫂可好些了?」

葉嵐臻扯了扯嘴角,讓自己看起來是在笑,「勞弟妹掛心,好多了。」

「那便好,嘶…」皖月腰間的痛楚令她倒吸一口涼氣,偷眼去瞪夏侯禹,這廝竟然在…之時打她,她當時顧不上和他計較。

事後皖月狠狠的掐了他幾下,才算解氣。

現在又泛過勁兒來,皖月心中還是不快,伸手偷著在桌下又掐了夏侯禹一下,卻不想被他抓捉住了手,輕輕捏了捏。

皖月瞪他的眼神更加凌厲,卻因為眼中媚意過盛,顯得更像是嬌嗔。

皖月以為自己做的隱秘,不知她的舉動早已落入對面葉嵐臻的眼中。

她也曾和夏侯禹行周公之禮,他的習慣她再清楚不過,之前還未暴露本性之時,可以說是溫柔體貼,但之後…

葉嵐臻暗暗觀察皖月,不知她所經歷的,到底是哪一種?

「動筷吧。」夏侯禹在皖月的瞪視中鬆開了手。

她,的確令他驚喜。

雖然夏侯禹對自己的本性有所壓制,不過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夏侯禹還是將愛施暴的一面釋放出了幾分。

沒想到皖月非但沒害怕,反而更加興奮,那緊緻的滋味…

夏侯禹回想起來,還隱隱覺得暢快。

看來,他得想法子,讓她心甘情願的常常入府,才好啊……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