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你…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1:25
A+ A- 關燈 聽書

第535章你…

皖月用過飯便回了端王府,她出門時給夏侯禹遞了個威脅的眼神。

事情已經做了,接下來若是沒有成效,她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夏侯禹挑了挑唇,示意她安心,並用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似是在回味一般。

皖月不由得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才轉身上了端王府的馬車。

馬車漸漸走遠,夏侯禹攬著葉嵐臻回府,葉嵐臻在此期間身體一直緊繃,一點都不敢放鬆下來,她實在是怕夏侯禹。

「你做的很好,」夏侯禹偏頭看了身畔這個膽小的王妃一眼,笑著說道,「本王有這麼嚇人嗎?」

葉嵐臻咬緊牙關一聲不敢吭,她不知該如何回答。

「哼,真是無趣,」夏侯禹放下攬著她的手,「回北苑吧。」

怎麼膽子如此的小?

看看人家皖月,真是…

葉嵐臻聽到這句話像得到特赦一般,驚喜的連行禮都顧不上,便出了門。

夏侯禹看著葉嵐臻的背影,暗自琢磨。

今兒累了,待過兩日,他得去北苑『看看』他的王妃,免得,她將他給忘了。

夏侯禹低低的笑了起來。

端王府書房內,夏侯銜正得意洋洋的看著手中的摺子,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暗中對他示好,雖然都是家中小輩,可若無長輩授意,他們萬不敢做的如此明顯。

後日,大概父皇就要下旨,讓他協理科考一事,到那時節,不止手裡這些世家之子可用,就連有真正才學的寒門學子,也可以納入他的麾下。

如此,在父皇甄選太子之時,自己手中的籌碼又多了幾分。

夏侯銜可謂志得意滿,最近他真是風頭無兩,在一眾皇子中脫穎而出,父皇對他也是日益滿意,想必儲君之位,他真的是指日可待。

『噹噹』敲門聲輕響,能接近書房,還如此溫柔敲門的,除了慕離,再不可能有旁人。

「進來。」

門被推開,外面大片陽光打在錦瑟身上,形成一圈光暈,襯得她越發柔美。

一見到錦瑟,夏侯銜不期然的便想起容離,待他繼承大統,他一定要再給離兒一個盛大的婚禮。

之前未曾做到的,之後他會一樣不落的補給她。

「離兒…」夏侯銜溫柔的喚了一聲。

「王爺。」錦瑟福身行禮,端是一派大家閨秀的模樣。

在春風閣里,媽媽交代過了,越是富家公子自持身份的那種,越要冷著些。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們就是賤骨頭,你若是倒貼,他們沒多久就膩了,反倒是那些不給他們好臉兒的,他們越發喜歡。

錦瑟現在進了王府,不給夏侯銜好臉那是不可能的,畢竟人家身份在那擺著,而且他可是自個兒的衣食父母,冷也要有個度。

她倒是聰明,進府這些天,很少在夏侯銜面前晃悠,而是帶著木鳶現在府里轉了轉,並讓木鳶跟王府中各處的丫鬟婆子套好交情,打聽前王妃的事情。

來春風閣花下重金的兩位公子,就是按照畫中女子找到的她,而她事後得知,畫中女子乃是丞相家大小姐,前端王妃容離。

王爺在春風閣就給她改了名字叫慕離,其中的意思還用多說嗎?

錦瑟覺得,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容大小姐的事情打聽清楚,從而學習學習,若是能把容大小姐的行事做派學個五成左右,王爺怕就能愛她愛的不能自拔了吧?

容小姐可是二嫁給了戰王爺,那麼大的盛世婚禮,她在春風閣里也看到了。

那時可是沒人不羨慕容大小姐運氣的,能嫁給戰王,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甭說她們,就是家世清白的閨閣小姐,那也就只能在深閨臆想一番,心裡明白是絕對不可能實現的。

不得不說,容大小姐還真是傳奇,世間女子有誰能像她一般,下堂后不僅沒有不如意,反倒不出一年高嫁到了戰王府。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吶!

不過,錦瑟倒是很感激容小姐,畢竟若不是她的容貌與人家相像,她怎能一躍飛上枝頭變鳳凰,成了王爺府里的側妃娘娘?

當真是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呀。

她被贖出來時,特地看了幾眼與她不對付的幾個小蹄子,那滿臉的嫉妒之色,她現在想起來還覺得解氣呢。

錦瑟聰明不是說說而已,她能從老鴇子給的提示里,弄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法子本就不易,關鍵是她肯琢磨,在王府這些日子,還真讓她摸索出了一二,做派行事與容離稍稍相似了些。

今日,便是檢驗這幾天來學習成果的時刻,錦瑟特意做了些拿手的糕點,端著來到夏侯銜的書房門前。

門外的侍衛經過上次王妃的事情,已經學聰明了,特地去問了管家,在府中當差到底誰能進、誰不能進。

去問王爺,他們實在沒有膽量,索性管家最懂王爺心思,先問清楚了准沒錯。

管家也怕他們鬧不清楚,特地囑咐了,王妃若是想見王爺必須按規矩來,該攔攔不用害怕,王爺一定不會責罰;可這位新進府的側妃娘娘,就不能如此,王爺給了這位多大的榮寵,只要是側妃娘娘想做的事情,一律不許有異議,直接放行不得有誤。

侍衛們明白了其中的利害關係,再當值時心裡就有底了。

是以,在錦瑟進入書房院子的時候,守門的侍衛只管行禮放行,並親切的詢問了要不要他們幫忙。

錦瑟心中得意,無論是哪兒,下人的態度最能代表一切。

他們都是人精,主子喜愛什麼,他們自然比誰都清楚,現在對是如此的態度,足以說明王爺對她多麼喜愛。

錦瑟使勁壓下越挑越高的唇角,穩了穩自己情緒,這才抬手敲響書房的門。

「怎麼這個時辰過來?」

夏侯銜起身去迎她,錦瑟不緊不慢的向前走,淡淡的笑著說道,「今日妾身閑來無事,做了些糕點,不知王爺是否喜歡。」

將食盒放在桌上,錦瑟拈起一塊來,放到夏侯銜的唇邊,拿眼看著他。

夏侯銜心中一動,緊緊盯著錦瑟的雙眼,將她手中的糕點吞下,舌尖掃過她的指尖,令她羞紅了臉。

「你…」錦瑟佯裝惱怒又有些不知所措,本來淡然的雙眸平添一絲嬌媚。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