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愛你,千千萬萬遍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6:22
A+ A- 關燈 聽書

「陳深。」

是陳家的人嗎?

陳家何時有這麼一眼看上去就很大佬的人?!

我沒有再問助理,而是看向陳楚的墓碑,上面貼了他的黑白照片,我忍不住想起他前天滿懷期待對我所說的話,「我和季暖兩個人之間隔了太遠,我始終無法容忍窩囊的自己佔有她的美好,所以我才打算暫時離開她,等我穩定下來再回去找她,希望那時的她還在原地等我。」

那時的陳楚雖然剛到陳家不久,面臨著巨大的壓力,也剛丟失一個合同,但他有自己的打算,心裡帶著能回到她身邊的希望獨自的努力著,哪曾想一到晚上就陰陽兩隔?!

整個葬禮都很順利,季暖的情緒異常平靜,可當合棺的那一刻季暖終於沒崩住,她手指緊緊的抓住他的墓碑哭的撕心裂肺。

我趕緊蹲下抱住她安撫她的情緒,她哭的特別悲傷的說:「笙兒,我再也沒有他了,再也找不到他了,天涯海角都沒有他了。」

見她這樣我忍不住的流下眼淚說:「他在的,他對你的愛還在。你們之間的愛並沒有因為他的消失而消失,你能懂我的意思嗎?」

季暖泣不成聲道:「可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是啊,在這個世上她再也找不到陳楚了。

我一時失言,季暖怎麼也不願意離開這兒。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色降臨的很快,季暖坐在陳楚的墓前不肯離開,助理送著那些弔唁的賓客下山之後給我們送來了羽絨服。

三月的夜晚很冷,季暖最終沒有撐住昏迷了。

助理扶著她的身體說:「季小姐兩天沒有吃飯再加上心裡太過悲傷導致的昏迷,我這就讓送她去醫院。時總,我派人送你回時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搖搖頭說:「我去醫院陪陪她,她現在需要人照顧。」

「時總你一天都沒休息了,我想季小姐或許需要自己冷靜一下。」

助理的話讓我無法反駁,我自己開車回了時家。

躺在床上我心裡一陣疲憊,打開手機看見助理剛剛發給我的資料,是關於白天那個男人的。

他的確是陳家的人,輩分極其的高。

他是陳楚父親的弟弟,陳楚的小叔。

但他看上去格外的年輕。

我往下翻,看見他今年滿三十二歲。

我再翻,越翻心裡越佩服這個男人。

他九歲就脫離了陳家,之後一直在福利院長大,大學考了斯坦福金融系,隨後靠投資股票發家,二十歲那年就建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

後面他的路幾乎是順風順水,在歐洲闖出了不小的名氣,締造了自己的商業帝國,我的時家和他創造的陳家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倒不是詆毀我們時家,而是我們做的領域不同,況且我們的目光目前為止都在國內,再說他這樣的成就完全都是靠自己打拚出來的。

陳深,他是一個吃過苦,性格堅韌的男人。

他亦是陳家唯一來看望陳楚的人。

對於這樣的男人,我心底不由而然的升起敬佩。

其實陳深和顧霆琛這兩人太像。

顧霆琛雖然是從顧董事長手裡接過的顧家,但之前的顧家不過是一個不怎麼聞名的小公司,是顧霆琛花了多年的心血讓顧家成功翻盤的。

如今的顧家與時家齊傲梧城,各大家族都想合作。

況且顧家還有最大的底牌——科技。

這是時家落後於他們的。

我收起手機起身去了浴室洗澡,吹乾頭髮后吃了抗癌藥,可吃了葯之後一直覺得噁心,跑到馬桶里吐了半天,吃的葯都吐乾淨了。

我目光恐懼的盯著馬桶喃喃自語問:「這是惡化了嗎?」

一旦得知這個信息我全身冷的發抖,似乎我的時間比醫生說的一兩年更短了一點,想到這我趕緊起身去卧室拿了手機給楚行打電話。

楚行那邊接通喊著我,「笙兒。」

我哽咽的喊著,「哥哥。」

似乎察覺到我的不對勁,楚行著急的語氣問:「笙兒,你怎麼了?」

「剛參加完一個葬禮,心裡很難過。」

我最終選擇隱瞞了自己的身體狀況。

聞言楚行鬆了一口氣說:「你沒事就好。」

「哥哥,嫂子呢?你們休息了嗎?」

「她和朋友在外面玩呢。」默了默,楚行忽而說:「顧霆琛前兩天聯繫到了我,他派了一個科研隊過來,他們每個人都是世界上頂端的專家,在抗癌方面有著非常豐富的經驗!笙兒,你一定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我怔住,原來顧霆琛這般在意我啊。

他究竟記不記得以前的我?!

我答應道:「我會保重身體的。」

「嗯,我處理點事,先掛了。」

楚行掛了我的電話,我怔怔的坐在床上又想起顧霆琛說的那句生命無常。

我心裡猶豫不決,其實我很想像他說的那樣且行且珍惜。

可至今我的心都飄忽不定。

真的太難了,我壓根分不清自己究竟喜歡誰,我每次都能清晰的察覺到自己的心在偏向顧霆琛。

可一旦遇上顧瀾之我又潰不成軍。

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不再去想這糟心事。

我放下手機打算睡覺,但腦海里總是想起顧霆琛。

想起他最近對我的溫柔,以及傾盡全力的幫我,還有他昨晚為了不勉強我硬生生的控制住了自己。

而顧瀾之呢?!

始終是我九年前追隨的一份執念。

我和他其實都沒有過什麼關係。

出現在我生命里與我糾纏的是有血有肉的顧霆琛。

腦海里一直揮不去顧霆琛的身影,就在這時這男人給我打了電話,我有些心虛的接起電話問:「你還沒睡嗎?打電話做什麼?」

顧霆琛溫潤的答道:「想你了。」

他的嗓音溫柔,隨口就是甜言蜜語。

我心口緊縮,故作淡定的哦了一聲。

顧霆琛主動問我,「陳楚下葬了嗎?」

「嗯,早上下葬的。」我說。

他低低的問道:「季暖的狀態怎麼樣?」

「很難過,走不出那個點。」

季暖短時間內是走不出陳楚的回憶里了。

他忽而惆悵道:「嗯,我能感同身受。」

顧霆琛能感同身受……

我忽而想起我之前的葬禮就是他辦的。

那時的他明確的說過愛我。

他跟季暖一樣嘗過心愛之人逝去的滋味。

我失語,聽見顧霆琛突然喊我,「笙兒。」

如今他喚我笙兒朗朗上口。

我淡淡的語氣問:「怎麼?」

「我愛你,千千萬萬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