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我求你,放了我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49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沒有動,她看了一眼他額頭上的傷。

又看向他手中的飯盒,蹙眉。

喬御仁走上前:「去哪兒吃?我辦公室?還是天台?再不然去樓下找個小公園?」

周圍一片靜悄悄的,安然不用猜也知道,他們都在等著看戲,然後去大肆的宣揚。

怪不得剛剛喬御琛那麼擔心她給他戴綠帽子。

原來是因為這個。

即便她不招惹對方,也難保對方不會招惹自己。

「然然,我帶的可都是你愛吃的,趕緊選地方,我餓了。」

她沒有做聲,也沒有動。

喬御仁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算了,等著你,估計到晚上都吃不上飯,聽我的。」

她沒有掙扎,因為人太多,太難看。

不過到了電梯門口,她還是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

「御仁,你這是要幹什麼?你還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

「當然,我在邀請你跟我一起吃飯。」

「你……你還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

「帝豪集團,」喬御仁坦然的看向她:「我知道你的擔心,不過你不用怕,天塌下來,我頂著。」

她無語搖頭:「我的天早就塌了,不需要人頂了,還有,今天中午我已經有約了,這午餐,你就自己吃吧,以後在公司里,跟我保持距離。」

她說完要回辦公室。

可他卻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吃飯,我就告訴全世界的人,我們是一對兒,你是我的女朋友。」

安然眼神見帶著幾分無奈:「即便你別鬧,我也已經很累了,所以我真的拜託你,別再……」

「安然是我的女朋友,」他看著她,表情淡定的說著,聲音不大不小。

安然連忙上前捂住他的嘴:「你瘋了啊。」

「跟我去吃飯,不然我會喊的更大聲,讓裡面的人都聽到。」

「你……」

「即便你不跟我去吃飯,我哥一會兒也會知道我來找你的事情,反正橫豎都要挨一頓打,我倒不如痛痛快快的跟心愛的女人一起吃頓飯再說。」

她看向他額頭,沉默片刻:「這是……他打的?」

他笑:「心疼了?」

「你不會還手嗎?」

「我還了手,若被爺爺知道,我可能就會被從公司掃地出局,所以我不能,我還要陪你一起做你想做的事情。」

安然無奈嘆息:「你是傻瓜嗎?」

「你一會兒說我是傻瓜,一會兒說我瘋了,在你眼裡,我到底是有多瘋多傻。」

他嘿嘿一笑:「走啦,我真的餓了,一起去吃飯。」

為了不讓他發瘋亂喊,安然沒有再說什麼,跟他一起下樓。

「這裡離公園有些遠,而且熱的要死,就去肯德基,買一杯奶茶這樣吃吧。」

他得意一笑:「還是你聰明,走。」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側身拉著她的手腕,開心的像是要飛奔起來。

她凝眉:「別跑,我跑不動。」

兩人進了肯德基,他去買飲料,她找了靠窗的雙人座坐下。

他回來,將飯盒打開。

看了一眼裡面的兩道菜,她不禁笑了起來。

「素炒秋葵,辣椒炒肉,都是你的最愛,沒錯吧。」

她點頭:「我最近不太能吃辣。」

「怎麼,親戚來了?」他有些擔心:「肚子疼嗎?」

她看著他,想起曾經,無數個浴血奮戰的日子,肚子痛的死去活來時,是他,風裡雨里的騎著他的自行車,來給她送紅糖水,暖寶寶,一遍遍不耐其煩的囑咐她,不要吃辣,不要碰冷水。

明明,她才是女人。

她比他更懂這些。

「要我去給你買紅糖水嗎?」

她搖頭:「我沒有來親戚,我……前不久做了個小手術,要忌口。」

「手術?」他凝眉:「什麼手術。」

她笑了笑:「給人捐了點肝臟,我注意養生,所以最近吃辣比較少。」

喬御仁緊緊的握拳:「救了安心的人是你?」

安然笑:「你知道這事兒?」

「報紙上說安心要找肝臟,我以為你在監獄里,他們拿你沒有辦法,可是沒想到……安然,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到底受了多少苦。」

「給安心肝臟,是我自願的。」

「你怎麼可能自願,誰會願意自願受苦?」

安然看他:「這是我要嫁給你哥的籌碼。」

「你……你到底在籌劃些什麼?」

「御仁,這灘渾水,你不要再趟了,你繼續出國,過你該過的日子,以後不要再管我了。」

「這個話題不要再討論了,」他深吸口氣,拿起筷子給她夾了秋葵放進碗中:「不能吃辣,就吃秋葵,辣椒我來吃。」

安然咽了咽口水,嘆息:「你這樣執著,對你,對我,都沒有好處。」

「與其繼續回去過那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倒不如,留在這裡為了自己跟你的未來拼一次,拼好了,從此以後,就是我們的艷陽天,拼不好……我給你陪葬,我們生也好,死也好,都在一起,多好。」

安然垂眸,閉目,極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可是他的話,還是讓她幾乎崩潰。

她從包里翻出一塊糖,打開塞進了口中。

「你以前不是不喜歡吃糖嗎?」

「現在喜歡了,」她笑:「我跟你說過了,人都是善變的,我也一樣,從前喜歡的,現在可能就沒有那麼喜歡了,而從前那麼不喜歡甚至是深深厭惡的,現在也會覺得,其實沒有那麼差。」

她隨手從包里掏出一個創可貼,起身走到喬御仁身邊,幫他往腦袋上貼。

她的動作很慢。

他沒動,聲音有些凄涼:「所以,你是想告訴我,你是真的不愛我了。」

她給他貼好,鬆開手看向他,笑著:「我只是想告訴你,現在的我,很自私,我只愛我自己。」

「如果你真的那麼愛你自己,為什麼不肯讓我救贖你?你說你有那麼多事情要做,其實明明,只你自私一些,這些事情就全都可以放下了。安然,你不是自私,你是不想連累我,對吧。你其實不是不愛我,只是不敢再愛,你怕毀了我的人生,對嗎?」

他說著,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安然,如果我願意跟你一起去經歷這一切呢?如果我願意為了你受苦,願意為了你去做惡人,願意……」

「我不願意,」她眼神中有些悲傷:「你怎麼就是聽不懂呢?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要我說多少次你才能聽明白,人都要往前看,我不要帶著愧疚的愛。」

「你覺得我愛你,是因為愧疚?」他聲音有些失控:「那你告訴我,四年前我是為什麼愛你?那時候,我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可我依然愛你愛的死去活來,安然,你可以說我做錯了,但你不能否定我對你的愛,我……」

「夠了,」她打斷他的話:「喬御仁,我不欠你什麼,四年前你是對我付出了愛情,可我也一樣毫無保留的把我的初戀給了你,我們是平等的,現在我要說分手,你不用做出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這份委屈,我受不起。」

「我從沒有說過我委屈,我只是想要讓你正視我,正視我對你的感情。」

「你哥打你,你甚至連手都不敢還一下,就為了能夠繼續留在公司里,跟我糾纏嗎?在我眼裡,你不該是這麼懦弱的人,你為了我,連自我保護的資格都放下了,你還能讓我說什麼?」

安然聲音也高了幾分,周圍人投遞來目光,她呼口氣,側頭收斂了幾分,回到座位上坐下,拿起筷子,吃飯。

「不是要吃飯嗎,快吃吧,吃完我們就回去了。」

喬御仁垂眸:「你是不是覺得,這樣的我特別的窩囊?」

「吃飯,」她看他:「這麼好吃的飯菜放在眼前你不吃,難道就是為了浪費的?食不言寢不語。」

她說著,給他夾了一筷子肉:「快吃。」

喬御仁看著她,一動也不動。

而她卻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低頭吃飯,那迫切的眼神,就好像跟晚餐有仇一般。

吃完,她放下筷子:「我吃飽了,你還吃嗎?」

他嘆息。

安然站起身:「那就走吧,我還要回去跟我師父去倉庫呢。」

喬御仁抓著她的手:「我很痛苦,我真的……好痛苦。」

安然閉目,垂眸:「我也是。」

「我們就不能再像從前一樣,抱團取暖嗎?」

他仰頭看向她,聲音平靜,沉穩:「我不要求你現在就回到我身邊,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愛你的機會,你可以不愛我,但是,別拒絕我的愛,好嗎?」

安然抿唇,呼口氣:「御仁。」

她低頭看向他,兩人眼眸中都含著霧氣。

他的表情哀傷,可她卻是笑了。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這四年到底經歷了些什麼,你根本就不會明白,我心裡是帶著怎樣的恨回來的。我的人生,已經完了,我這輩子都不再需要愛情了。」

喬御仁眼角有淚滴落,心疼的無以復加。

她伸手,幫他將眼角的淚拭去,眼眶酸澀不堪,朦朧的眼淚好像立馬就能從眼眶裡滴落,可她卻全都忍住了。

她雙捧著他的臉頰,笑的凄美。

「御仁,安然已經死了,我求你,就算我求你,放了我吧,放了我,也放過你自己,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