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避塵珠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1:49
A+ A- 關燈 聽書

第54章避塵珠

第二日,當慕雪柔感覺到身旁有窸窸窣窣穿衣響動之時,便知道夏侯銜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想像往常一樣起身服侍夏侯銜穿衣。

剛要翻身,她發現自己不對勁兒,腹部以下全部酸疼酸疼的,尤其是肚子,稍微一用力,感覺裡面撕扯般的難受。

「嘶」慕雪柔翻身的動作一停,她真的動不了了。

夏侯銜穿衣服的動作一頓,回頭看向滿臉痛苦的慕雪柔,「怎麼了?」伸手想要將她扶起來。

「別動,」慕雪柔趕緊出聲制止,接著因為說話用力的緣故,有一陣抽痛,「誒呀。」

慕雪柔捂著肚子,怎麼待著都不是。

「柔兒?」夏侯銜見慕雪柔越加痛苦,生怕她出什麼事,「到底哪兒不舒服?告訴我。」

夏侯銜一個勁兒的問,慕雪柔一個勁兒的擺手,她說不出話啊,一說話便抽痛,很難受的。

終於,夏侯銜還算有點眼力價兒,他理解了慕雪柔的意思,便安撫道,「不急不急,你先緩緩,沒事了再告訴我好不好?」

夏侯銜一下一下的拍著慕雪柔,試圖平復她的感受。

半晌,慕雪柔輕輕呼出一口氣,難受的感覺過去了。

「爺,」慕雪柔小聲開口,生怕音量大了震得自己痛,「柔兒覺得,渾身疼。」

「渾身疼?」夏侯銜覺得奇怪,他們昨晚也沒做什麼呀。

咳咳。

是昨天。

夏侯銜生怕慕雪柔身體出什麼問題,著人去請太醫。

早朝不能誤,夏侯銜叮囑再三讓人好好照看慕雪柔,又確定只要她不動不說話就沒事後,才出發去往皇宮。

太醫們又被召進端王府,這次夏侯銜不在,他們壓力小了許多,輪番診脈發現慕雪柔的身體並沒有問題。

「敢問側妃娘娘,到底哪裡不適?」陸太問道。

他們幾人到這,被告知柔側妃全身不適,具體怎麼不適沒人說的出來。

柔側妃不出聲,他們把脈也把不出什麼。

細微的聲響從帳子里傳出,他們實在聽不清也不好湊太近。

這時,一道女聲傳出,「主子說,全身酸痛難忍,並且毫無緣由,各位太醫可有法子醫治?」

碧衣一直在帳子里服侍慕雪柔,之前慕雪柔不說話是因為一說就疼,再說太醫診脈治病,她也沒必要出聲。

誰知切脈竟把不出緣由,慕雪柔忍著疼痛將癥狀說出來,說完便捂著脅肋邊喘氣。

太疼了!

太醫們對視一眼,無原因的疼痛,這是怎麼回事?

「請問側妃娘娘,昨日可曾勞累?」

「不曾。」依舊由碧衣代傳。

「可曾受寒?」

「不曾。」

「可曾跌扑損傷?」

「不曾。」

不曾不曾!什麼都不曾怎麼就疼了?

陸太醫感覺自己氣血上涌,怎麼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被這位側妃碰到?

最後太醫也沒想出個所以然,看看時間,估計端王快要下朝了,幾個太醫一合計,隨便開了些活血化瘀止痛的方子,接著高深莫測的胡扯了一通,乘上來時的轎子,回皇宮去了。

下人們又去熬藥,折騰了半晌,慕雪柔終於將一碗濃濃的苦藥喝下,她鬆了口氣。

不知疼痛什麼時候才會消失,不過喝過葯心裡安慰了許多。

一連三四天,慕雪柔都覺得自己渾身酸痛的癥狀沒有減輕,她現在不敢大聲說話,不敢走太多路,連想怎麼找容離麻煩都沒時間。

夏侯銜見到她如此,只能安慰她快好了,太醫脈也號了,葯也開了,怎麼也得吃完這幾付再看。

慕雪柔倒沒時間找容離麻煩,可容離也沒閑著,桃花宴次日清晨,她一睜眼就看到一個小黑腦袋伸在眼前。

容離下意識劈手砍去,小黑嗖的一下飛出老遠,落地時還心有餘悸的拍拍胸脯,「嚇死我了,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暴力。」

「嚇我還有理了?」容離裹著被子坐起來,翻了個白眼,「你怎麼又回來了。」

上次不是飛走了嗎?

「切,你以為我想來呀,還不是主子怕你出事。」

小黑提起這事也冒火,它受傷的小心靈還沒有恢復好嗎?

那天它正在自個兒屋裡吃小魚乾呢,之前窩火的心情也慢慢恢復了,誰知道它兩盤魚乾剛下肚,主子就進來了。

本以為主子是來安慰它的,他還準備看在小魚乾的面子上原諒他,誰知道主子張嘴就給它一個霹靂。

「明兒回沐芙院。」

「什麼?!」小黑要瘋了,還要它去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放心,她不會真烤你的。」他試圖安慰它一下。

「不去不去,你說不烤就不烤啊,我就一條小命好嗎?」開玩笑,它很惜命的好不好。

「如此,便斷糧吧。」

斷糧的意思就是府內不再給它提供吃食,它又要過回吃蟲子的生活了!

它主子是有多喪心病狂?!

「主子,我可是你的人啊!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小黑抓狂,它太失望了。

「第一,你是鳥;第二,不會;」他相當淡定,「你也知道我是你主子,還討價還價,嗯?」

「那也不能欺負人呀。」小黑嘟囔著。

「去了便將避塵珠給你。」他拋出誘餌。

「當真?!」避塵珠是它一直想要的,它平日里的形象可謂是英明神武,但有一件事讓它特別鬱悶。

它黑色的羽毛太容易吸塵,尤其是在樹上窩著的時候,樹上的塵土時常將它的羽毛整成灰色,實在很影響它的形象。

而且每次洗澡的時候也麻煩,它的羽毛層層疊疊,看著是漂亮,可是每次洗羽毛就跟災難一般,要洗上一個多時辰。

有了避塵珠就不一樣了,那珠子神奇的很,帶在身上塵不沾身,它再也不用頻繁的洗澡,把自己搞成落湯雞了。

「當然。」

「成交!」不就是去盯梢嘛,多大事。

他將一枚黑色的珠子拋過去,小黑猛地飛過去,拿到珠子后開心的上躥下跳。

「哈哈,我的避塵珠!」

「明早過去。」他轉身出了房門。

「是,拂風領命。」小黑樂顛顛的應了。

「小黑乖。」他的聲音遠遠傳來。

「你…欺負人!」小黑的大吼震破天際,它一定跟了個假主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