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簡單粗暴的雲耀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4:54
A+ A- 關燈 聽書

第542章簡單粗暴的雲耀

此話一出,夏侯襄和容離皆一挑眉

「哦?還有這樣的事?」夏侯襄面上頗為疑惑的問道。

「也算是傳言吧,反正苗疆這兒稀奇的事情多,」董樂茗咂摸了下嘴,「怎麼說,傳說以前有支名門望族,祖上幾代便頗為顯赫,到了孫輩漸漸有些亂了。」

「說來也是女人太多的緣故,到了孫輩便禍起後院,女人爭風吃醋起來都是不將道理的,傳言就有說,二房的孫媳去月華祠求了蠱毒回來,將丈夫妾氏通房等等的都給毒死了,後來本家追究,女子一不做二不休給他們一家都下了蠱,望族被毒的沒了人,女子最後也死了。」

「這事大夥都這麼傳,後來誰家有離奇死亡查不到原因的,調查后都有月華祠的痕迹,但是拿不到切實證據。」

「所以,這事是真是假還不好說,反正月華祠在百姓間的口碑說不上好,嘗嘗欺壓百姓,官府也管不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說來也是民間傳言,畢竟經歷過的,不是殺人兇手、就是已經死了的,甭管問哪個都問不出來,

「聽說,月華祠每年十月,會招弟子?」容離本來一直沒吭聲,聽完這才出言問道。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傳言,既然如此,那他們就更得過去看看,是真是假,打入敵人內部才有結果。

毛主席不是說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月華祠啊,去年就沒再招了,」董樂茗想了想,「之前還是每年招,後來可能招夠了吧,也沒見告示貼出來,無聲無息的就過了,要招也就這兩天吧。」

容離點了點頭,沒再吭聲。

夏侯襄將話題一轉,又與董樂茗聊了會兒,這才送董樂茗走。

老董邊走邊說,有事沒事都可以去他店裡坐坐,大家不是外人,甭跟他客氣。

夏侯襄夫妻二人連連應是,碰到個熱心腸的,還真是能給人融化。

送走了董樂茗,夏侯襄二人去往後面的小院,那裡陪媳婦兒的陪媳婦兒,陪大白的陪大白,一邊的小黑不知從哪逮來個鳥,玩命兒跟人家對話,弄得那隻鳥一愣一愣的。

容離一進小院心情就變得特別好,誰家能天天這麼熱鬧?

她家就能!

兩人一進院,好幾雙眼『唰』地便看過來,雲耀率先吭聲,「怎麼樣,老董說啥了?」

今兒不可能就送點東西過來吧?

夫妻倆在前面留了人家那麼久,該打聽的應該都打聽到了,以雲耀對夏侯襄的了解,不該打聽的怕也打聽的差不多了。

「下午上街轉轉,老董說,月華祠打去年開始,就不招弟子了。」容離先將重中之重給說了,若是沒辦法通過招募進去,那他們要進月華祠不也是難上加難?

和去見聖女有什麼區別?

反正都見不著!

「不招了?」容喆接言道,「咱們運氣不會這麼背吧?」

「誰說不是呢?」

容離也嘆氣,之前順風順水,怎麼到苗疆這開始不順了呢?

他們可是有司玉這種外掛的存在,難道是之前運氣太好用完了,現在開始走背字兒?

「咱們先去轉轉,若是真不招,再想其他辦法。」夏侯襄忙安慰自家媳婦兒,大不了混進去,怎麼還愁眉苦臉的了?

「就是,嫂子,實在不行我和大哥打進去,完了給那幾個長老抓出來,直接問去。」雲耀一拍胸脯,多大的事,有他襄哥在,直接拉出來打一頓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如果解決不了,那就兩頓。

容離:「……」

這法子倒是簡單粗暴,但他們是來調查調查事情真相的,不是來約架的呀。

雲耀看著容離無語的眼神,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那個,我說錯了?」

「沒有,你說的很好,」容離搖了搖頭,不能打擊小夥子的積極性,「但這是下下策,咱們得靠智取。」

「你跟他說智取,就是對牛彈琴,」小黑打樹杈上飛下來,那個被它拎過來做練習的小鳥,快速向天上飛去,小黑瞅了瞅,用鳥語來了一句,「常來啊!」

只見飛走的小鳥,飛的更快了……

媽媽呀,它是做了什麼孽,才被一隻鳥拎過來說半天話的?

關鍵大部分時間,它都聽不懂那隻黑鳥在說些什麼呀!

「嘿,我這暴脾氣!」雲耀噌地跳起來。

「老實待著!」小黑氣勢洶洶的一指石凳,雲耀又坐下了。

容離眨了眨眼,這麼聽話嗎?

這事還得看氣勢,一般能從氣勢上壓倒對方,這架就打不起來,小黑也是練了半天火大,這才給雲耀鎮住了。

雲耀坐那還叨咕呢,今兒丟人了。

「累死我了,我感覺我鳥語夠嗆能順下來。」小黑累得往石桌上一坐,蔫頭耷腦的。

容離嘴角抽了抽,伸手順了順它的毛,「沒事,實在整不明白就算了,反正月華祠這兒還頭疼呢,聖女那先放放吧。」

總得先突破一個地兒,再去另外一個地兒。

現在看來,想去月華祠都難,他們得好好想想。

下午,容離和夏侯襄就上街轉悠去了,墨堯幾個也被撒出去,其餘人在家看家。

一下午的時間,夏侯襄和容離將內城能轉的地方都先轉了轉,皇城根那是去不了,其他地方有什麼,哪裡是什麼地形,都先有了個大概了解。

苗疆內城相當富裕,做的都是大買賣,對於吃食也驚喜,雖然整個國度不大,但看上去頗為華麗。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跟盈澤形成了鮮明對比,兩者面積都不大,傳言都有些相似,就是一個看起來很富裕,一個看起來從上到下都很窮而已。

容離便看便搖頭,「奢侈,太奢侈了!」

瞅瞅這建築,瞅瞅這裝飾,但凡木頭都是烏木的,但凡器具都是金銀的,但凡……

一圈逛下來,容離已經對內城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個初步的了解。

這麼一個富裕的地方,那必須人人都得有門制毒的手藝,不然誰若垂涎苗疆這塊肥肉,妥妥得打進來呀。

幸虧有外界傳言和迷霧森林在哪撐著,容離覺得上天真是對苗疆有所有待。

這地界兒,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生活哇!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