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不成熟的小建議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6:36
A+ A- 關燈 聽書

第545章不成熟的小建議

夏侯襄在小桃出來之時,也震驚了一下,沒想到會和離兒這般像。

只是,若仔細觀察,還是可以看出小桃和離兒本人的差距。

這,便需要極其熟知的人,才能發現。

這套妝容,抓住的是容離面容上的特點,將所有特點放大,其他地方稍加修飾,便與本人有八九分的相像。

夏侯襄攬著容離,對鳳九玄的手藝頗為讚賞,若依照他說的,沒有人皮面具,只靠妝容便能改變一個人的樣貌。

那鳳九玄,可以說是箇中高手了。

沐蓉語簡單的科普做完,將溫婉還有小院里的眾人說的一愣一愣的。

容喆聽的似懂非懂,「也就是說,只依靠那什麼…化妝,就能改變一個人的容貌,根本不用學易容術什麼的?」

要不要這麼神奇呦。

鳳九玄老神在在的一捋不存在的鬍鬚,「易容術你見過嗎?人皮面具多惡不噁心人?可是能和響噹噹的『邪術』媲美的嗎?」

只聽名字,便知道不是一個等次上的東西。

開玩笑!

「百聞不如一見,小九,給我哥來一個。」容離靠在夏侯襄懷中直樂,既然成功了,哪兒能不露一手讓大伙兒瞧個新鮮?

剛才容離拉著鳳九玄就是問他會不會倒模,問完她突然想到倒模好像挺費勁,還要機器什麼的,古代啥都沒有,她剛剛有點靈感,怕是要死在搖籃里了。

鳳九玄聽了嚇一跳,當下便以為容離要整個午夜喪屍大電影什麼的,去嚇唬月華祠的那些老頭子們。

誰知一問,容離把初步想法先告訴鳳九玄知曉,她想著能不能從月華祠搬出一些人,然後將自己這些人換進去。

剛聽完,鳳九玄就開始鄙視容離了,就這麼點小事,還倒模?

她是不是覺得化妝師除了倒模,憑這雙手就不能將一個人化成另外一個人了?

笑話!

他是專業的好嗎?

於是,鳳九玄當即說能直接把小桃化成她,讓她這個土老帽長長見識。

這才有了三人進屋,不讓參觀的一幕。

主要,容離怕鳳九玄『技術』不精給搞砸,不讓人看,還能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天地良心,她是為了鳳九玄的臉面呀!

現在好了,鳳九玄不虧是化妝界響噹噹的人物,這回,他們大概可以放心行動了。

鳳九玄把自己的工具箱背出來,就在院里給容喆來了個大變妝,直接將他化成了雲耀。

容喆和雲耀臉型比較相似,化起來便更簡單了,不消一盞茶的功夫,新鮮的『雲耀』出世了。

鳳九玄滿意的將彩妝盤和美妝刷收起來,這都是他來到這一點點做出來的,凝結了他的心血呀。

雲耀風中凌亂了。

剛剛光聽只能自個兒在大腦中勾勒出個大概,關鍵是沐蓉語說的好多名詞,他都不懂。

現在一看,不用懂了,不就是要膝蓋嗎?

拿去!

鳳九玄這一小手露的相當成功,只看滿院張大的嘴巴便可知曉。

當然,他對自己的作品,也是相當滿意呀。

目前,也就當事人容喆不知道自己變成什麼樣了,看著一個個跟木樁子似的人,他眨了眨眼,「我成啥樣了?你們倒是說話呀?」

「婉兒?」

怎麼自個兒的未婚妻,也光張嘴不吭聲呢?

溫婉被他一叫回了神,連忙跑到屋中將銅鏡取來,伸手遞給他,「你自己看吧。」

這一看不要緊,容喆差點沒把手裡的鏡子給扔了。

「這…是我呀?」容喆哆哆嗦嗦的開口,看著鏡中人嘴巴同樣一張一合的,『咕咚』一聲,咽下口水。

鳳九玄淡淡的一笑,「現在相信了吧?」

容喆呆愣愣的點頭,事實擺在眼前,什麼易容術,什麼人皮面具,都比不上人家這邪術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邪術?

「為什麼是邪術?」容喆剛剛抓住重點。

其他人也跟著點頭,剛剛沒在意,現在想來確實容離和鳳九玄一直在說這是什麼邪術來著。

鳳九玄神秘莫測的一挑唇,「不是『邪術』,能變化這麼大嗎?」

得虧這兒沒有Ps,要不給他們展示一下我們大中華的『邪術』,絕對讓他們乖乖的奉上自個兒的膝蓋。

溫婉使勁點了點頭,這話說的太對了,好好的一個阿喆,愣是在她眼前變成了小五,這可是她親眼所見吶。

「行了,小九的手藝大夥都見識了,下面我提個不成熟的小建議。」容離拍了拍手,鳳九玄技術過硬,為他們接下來的行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眾人一聽容離要發言,立馬排排坐好,可巧雲耀還坐容喆身邊,兩個一模一樣的相貌,著實很有喜感。

夏侯襄攬著容離,將她扶到主位上,自個兒乖乖坐在一旁。

現在他的離兒是主帥,什麼都聽她的就對了,自個兒退居二線,負責離兒的飲食起居。

容離清了清嗓子,「月華祠的告示沒貼出來,那就得想辦法混進去,咱們都是生面孔,憑自己這張臉根本進不去,所以,我便想到了小九的手藝。」

「現在,你們也看到了,憑小九的手藝,咱們就可以輕鬆混進月華祠,只不過代替的人選,咱們得慎重。」

容離正說著,雲耀突然插了句話,「要不,咱們直接化裝成五個長老,到時候還不是咱們說什麼是什麼?」

容離:「……」

雲耀這老憋著當頭兒的毛病,是跟誰學的?

「小五,咱們是去找證據,不是去消滅月華祠的。」容離無奈的說著,事情不能這麼干吶。

「哦,」雲耀縮了縮脖子,「我整錯了。」

他還想著給月華祠一窩端了呢,果然,上戰場上慣了,出手就想著給對手團滅。

「我想過了,剛開始肯定越往上越不好糊弄,尤其是上下接洽的,需要管的事情太過繁瑣,裡面的弟子從去年便不招新了,也就是說最新的弟子,進月華祠只有兩年,咱們先打扮成邊邊角角的弟子,待熟悉環境后,看能不能把高層的弄出來,從而偷梁換柱,直搗黃龍!」

容離邊想邊說,她其實沒有完善的計劃,想到哪說到哪,有不對的正好大夥給補充,

「計劃框架就是這樣的,有什麼想法,大伙兒暢所欲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