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夜探月華祠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17:19
A+ A- 關燈 聽書

第546章夜探月華祠

「想法是好的,可是,最開始怎麼混進去呢?」溫婉率先提出問題,想要代替邊邊角角的人也不大容易呀,最要緊的是怎麼混進去?

「夜探月華祠。」夏侯襄出言道。

「對噠,」容離點了點頭,「到時候我們將人擄出來,小九你們在外面等著,完了化完妝混進去。」

神不知鬼不覺啊…

「可是,晚上歇下的人一定很多吧。」容喆皺了皺眉,能抓到所謂邊邊角角的人嗎?

「想想看,能在晚上被派活計的,會是什麼樣的人?」容離循循善誘。

容喆瞬間明了,「肯定不受重視。」

無論在哪,能在晚上被派活的,除了巡邏之人,絕對都不是什麼重要的人物,大白天正是需要在主子面前刷存在感的時候,那個時候不給活計,反倒主子都歇下了才給派活。

別說主子不知道,就算同一階層的人都不見得知道。

「另外,晚上有活計的人,基本都有單獨的住處,替代他們比其他人要容易的多。」這點容離覺得才是最重要的,古代下人很少有一人一間的。

門派弟子,稱呼雖然好聽,可整個門派是不安排下人的。

所以,最底層的弟子,從理論上來說,和下人沒什麼兩樣。

「那都誰去?」雲耀好奇的問到。

「第一批,我、阿襄、小九,」容離總結到,「小黑跟著我們,有什麼事情,隨時回來通知你們。」

「好。」所有人異口同聲的應道。

事關重大,既然跟著來了,就服從命令,他們是來幫忙的,可不是來添亂的。

幾個丫頭也沒吭聲,主子如此安排必是有自己的道理,她們功夫不好,進去后可能會給主子添亂,待主子什麼時候需要她們了,她們再去。

「乖~」

容離對他們的懂事很滿意,尤其是幾個丫頭,剛準備日常開撩,就被自家夫君拽下去坐好,安安靜靜的吃葡萄。

好吧好吧,她不吭聲了。

「墨堯、墨陽,你們兩個先跟著過去,將擄出來的人看住了。」夏侯襄邊投喂容離,邊吩咐道。

墨堯、墨陽二人點頭應是。

「唔,墨陽,把咱們從黑店掌柜那坑來的東西帶上,這回可是用的著了。」容離抽空來了一句,這樣倆人就省事多了。

「哎嘛,我差點忘了。」墨陽眼睛一亮,那麼好使的東西,現在正派的上用場。

「黑店?」夏侯襄沒聽容離說起過這段,是以詫異非常的看著她。

容離咧嘴一樂,將他們如何智斗黑店,還將黑店掌柜存貨一鍋端了的事給講了。

在場沒經歷過的,都為黑店老闆鞠了一把辛酸淚,碰到容離一行人…

嗯,算他們倒霉。

說行動就行動,月華祠在西面的羅雲山上,整個苗疆就這一座山峰,只山門前那九百九十九階台階就夠人喝一壺的。

夜幕降臨,夏侯襄帶著容離,墨堯、墨陽二人帶著鳳九玄,兩批人趁著夜色從後山處往上爬,用了輕功很快便到月華祠山門外。

小黑率先被派上去巡視,鳳九玄因著不會功夫的緣故,被墨堯、墨陽二人帶著隱在一處,待夏侯襄夫妻二人打探消息回來后,若是擄了人出來,好將他們化成人家的樣子。

夏侯襄速度極快,帶著容離飛快的向山上攀登,待夫妻二人到了,小黑已然轉了一圈。

「裡面的人剛吃完飯,看樣子準備休息,過會我再去轉一圈,有一個事兒挺奇怪…」小黑撓了撓頭。

「什麼?」夏侯襄開口。

「裡面的人相當散漫,看起來練家子並不多,頭兒我是沒見著,就那些巡邏的侍衛,若是我沒感覺錯的話,連小桃都不一定打的過。」小黑疑惑了,按理說這麼一個大的…派系,其中應該高手無數才對,怎麼就沒個像樣的?

「要說裡面最厲害的,可能就要數看門的那些人了。」

容離眨了眨眼,「看門的?」

「嗯,我各處都飛了,等閑弟子腳步虛浮,一看便是不練功的,巡邏隊好一些,看大門的那些人倒是有兩把刷子,跟小五有一拼,其他人…」

小黑咂摸了下嘴,他跟著主子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於一個人的功夫不說一眼看去十拿九穩便能確定,但大概齊還是能看出來的。

就因為如此,它才如此詫異。

這麼一幫人,是怎麼混大的?

就不怕,萬一選出來的人有二心,直接給他們一鍋燴了?

「那到真是稀奇,」容離嘟囔了一句,「會不會,只是沒有內力?」

就跟她一樣,但功夫還是很好的那種。

「應該不會,小黑走眼的時候少,它說的沒有功夫,是根本指根本沒接觸過武功的人,」夏侯襄搖頭道,「待晚些,咱們進去看看,若有可能便抓個舌頭問問。」

「嗯。」現在看來,只能先等等了。

不一會兒,墨堯、墨陽夾著鳳九玄也到了。

幾人一碰頭,自然是先按兵不動,待到夜深之時,小黑又去飛了一圈。

再出來時,它落在夏侯襄的肩膀上,「裡面的人都睡了,除了巡邏隊,廚房有個小夥子看著火,裡面有水燒著,廚房不遠處有個簡易窩棚,裡面坐著個小夥子衝盹兒,拿著打更的鎚兒,看樣子應該是夜間報時的。」

除了這兩處,其他沒有地方留下人,若想要進去,看來只能從這兩人身上下手。

夏侯襄抬頭看了看,馬上便到子時,他想了想對著小黑說道,「一會兒三更便到,你去跟著他轉一圈,看看路線,順便看看廚房那個,晚上要做些什麼。」

「好嘞。」小黑得了命令,又飛了進去。

容離和夏侯襄對視一眼,帶著墨堯等人先隱在暗處。

沒一會兒,鼓打三更,小黑跟著打更的小夥子轉了一圈后,便見他去往廚房,與看火的小夥子坐在一處說話。

小黑聽了會兒,暗暗點頭,原來是這麼個事。

「我回來了,」小黑悄聲說道,「那倆小夥子是被排擠的,倆人練蠱沒天賦,被所有人嘲笑,剛倆人還在廚房長吁短嘆,說早知道就不入月華祠了,現在想出都出不去。」

出都出不去?

月華祠平日不開門嗎?

容離有點疑惑,不過,看來之前預想的沒錯,容離和夏侯襄當即決定,親自去探一探。

容離的輕功在夏侯襄的教導下,已經有了飛躍式的進步,雖然不能像夏侯襄那般厲害,但是,上房揭瓦的活兒已經能獨立幹了。

夏侯襄攬著容離飛身而起,穿梭在一棵棵大樹之上。

月華祠的院落很規整,從外向里,建築越來越精緻,從外表便能看出居住者的身份。

夏侯襄與容離隱在樹上,正巧腳下經過一隊巡邏的人馬,只一眼,夏侯襄便知小黑說的沒錯,這幫人的功夫,確實不高。

步伐散亂,中間打哈欠的、聊天的、嬉鬧的應有盡有。

容離看的嘴角一抽,就這般巡邏,能巡出個鬼來喲。

這隊人很快便走遠了,夫妻二人在趁著夜色穿梭在房頂之上,很快便將整個月華祠探了一遍,只除卻最裡面的一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不是他們不想進去,而是走了一遍才發現,最裡面的院落,竟然用了陣法,想來應該是五長老的居所,不然不會防備的如此嚴密。

破陣需要費些時間,他們不急於一時,內院有的是時間慢慢探。

回身往外飛,整個月華祠南北向分佈,南面是居住區,分五層成拱形分佈,最裡面布了陣法的院落被一圈圈圍起來。

若是有人強攻,外圍保護中心,孰輕孰重一目了然。

現在所有人都歇下了,一個個鼾聲震天,夏侯襄和容離只粗略的過了一遍,便向另一處飛去。

北面是一件件寬敞的連坐房,一間間小屋子連在一起,其中數十間比較寬敞,其他密密麻麻數百間的屋子,只容一人活動而已。

這些房間不落鎖,有的開著、有的虛掩著,有夜色做掩護,夫妻二人便進去探尋一番。

敞開的小屋子裡面極其簡陋,只有一張桌子一個凳子,再無其他器具,整個屋子陰冷潮濕,令人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夏侯襄皺了皺眉,脫下外衫將容離裹緊,陰冷刺骨,不似正常初秋夜晚該有的溫度。

四處瞧了瞧,就在牆角,有半拉陶瓷罐兒。

一般瓷罐是圓的,然而牆角那裡之後一半,切口非常整齊,是有意為之,上面一個紙板蓋著,旁邊還漏了點兒口。

容離覺得頗為奇怪,牆角放這麼個東西做什麼,可潛意識裡又覺得不簡單,所以,本想用手掀開紙板的她,從腰間掏出個匕首。

這趟出來,她特意帶的,佩劍太大,不適合出任務。

輕輕用刀尖將紙板挑開一些,向里望去,這一望不要緊,多虧她是吃過見過的主,否則當場吐了都有可能。

罐子里蟲子壓蟲子,大大小小形狀不一,不停的涌動著,不一會兒便有幾個個頭大的將小的吞噬。

不論別的,只是這密密麻麻的蟲子,便令人看的頭皮發麻。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