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一次下廚的喬御琛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6:56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一個人先回到了公司。

她腦子裡,揮散不去自己離開時,喬御仁臉上死一樣的悲傷。

她知道,喬御仁真的很愛她。

錯過了他,她這輩子,可能再也找不到一個人,可以這樣愛她了。

可是,她明知道如此,卻還是只能選擇對他放手。

人生,有很多條路要走。

她選擇的是一條,有去無回的不歸路。

她垂眸,倚靠在樓梯間,表情悲傷。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外面傳來人們說說笑笑的聲音。

她聽到有人說起了自己的名字。

「真的是她,一部的,我去看熱鬧了。」

「果然呀,人長的好看了,起步點都比我們高,上來就是帝豪集團的二少爺呢。」

「哎哎哎,我也去看熱鬧了,你發現沒,二少爺管她叫然然,看來他們以前就認識。」

「也說不定這就是花花公子追女人的方式呢。」

「沒錯沒錯,那種女人,還不知道被多少人上過呢,一看那臉就是狐狸精專屬。」

三道聲音有說有笑的飄遠。

她無奈的扯了扯嘴角。

現在整個公司,估計都在議論她的事兒了吧。

她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拉開樓梯口的門,往辦公室走去。

她一進去,原本鬧哄哄的辦公室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安然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走到座位上坐下。

她找到了要去倉庫核對的數據表,轉身就往外走去。

郝正起身,跟她一起:「小徒弟,等我一下,一起去。」

安然回頭看向他:「師傅,你也下去?」

「你一個人要忙到什麼時候,一起吧。」

「我自己一個人去吧。」

「怎麼?」

「我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躲一下午。」

她說著,苦澀的笑了笑。

郝正呵呵一笑:「嗨,多大點事兒,自己問心無愧,不用管別人說什麼。」

他說著拍了拍她的肩膀:「那今天下午就辛苦了你了。」

「好,」她拿著表格單下樓,來到倉庫。

為了不胡思亂想,她特別用心,認真仔細的核對今天上午買到的各種用品的數量。

一下午在忙碌中度過,好像也過的非常的充實。

她沒有胡思亂想,沒有在乎別人的想法。

臨要下班的時候,她接到了葉知秋的電話。

電話那頭,葉知秋有些小興奮的道:「今晚你要請我吃飯。」

「怎麼了?」

「你想要調查的東西,我終於搞到手了。」

安然凝眉,片刻后忽然驚喜的道:「你是說安家的……」

「對,請不請客?」

安然笑了起來:「請,你說吧,我們去哪兒吃。」

「老地方吧,吃的舒服。」

「好,」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我再過十五分鐘出發。」

掛了電話,她快速的將工作收了一下尾。

下班時間一到,她直接從倉庫開車離開。

到了她跟葉知秋經常見面的餐廳,葉知秋還沒來。

她先點好了菜,給葉知秋髮了個簡訊。

菜都上齊了,安然開始一個人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將近十分鐘后,葉知秋終於到了。

他來到她對面坐下,一副擦汗的樣子:「我去,路上太堵了。」

她白了他一眼:「我怎麼不知道什麼時候這條路也開始堵車了。」

他呵呵一笑:「你就不能附和我說一句沒錯沒錯?」

安然撇嘴:「人家都說女人愛遲到。」

「嘿,你這是挑戰我男人的權威嗎?」

「我就挑戰了,怎麼樣,你連我都打不過,我還怕你不成。」

「你這死丫頭,這樣就不對了啊,哥哥會傷心的。」

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扔進口中,開吃。

安然放下筷子,對他伸出手:「東西拿來。」

「先讓我吃兩口。」

「遲到了,還有臉吃飯啊。」

葉知秋無語:「你可真是……就對我狠,我傷心了。」

他邊說著額,邊從包里找到了文件,交給了她。

她迫不及待的將文件打開,看著裡面的內容,雙眼幾乎散發著光芒。

「怎麼樣,還算滿意嗎?」

「滿意,太滿意了,」她邊看,邊隨口回應。

「不過你是怎麼調查到的,安展堂做事兒一向小心,你怎麼把這個弄到手的。」

「這是安氏集團旗下最新成立的一個搞房地產的分支,負責人正是安心的親舅舅,你父親對他的管理很鬆懈,所以才讓我有機可乘。」

安然眉目深沉了片刻,將文件裝好。

「知秋,這次你幫了我大忙了,我要趕緊把我雇傭的那幾個人撤回來,以免打草驚蛇。」

「撤了吧,眼線多了,有的時候的確不是什麼好事兒。」

她笑了起來:「感覺我離復仇好像又近了一步。」

「我們是不是該喝杯酒慶祝一下?」

安然聳肩一笑:「豁出去了,來一杯,今天心情好。」

「你可拉倒吧,你不想要命了,我還想再多陪你幾年呢。」

他說著,自己喝了一口悶酒:「行了,這就算是我們喝過酒了,現在東西你是握在手上了,打算什麼時候用?」

「今晚就用,」她看著他笑了起來:「早點兒報仇,我就可以早點兒離開喬御琛,早點兒重新開始。」

「如果這次,喬御琛再跳出來幫安家呢?」

安然咬牙,握拳:「那我就殺了他。」

「你認真的?」

葉知秋的眼神里現出一抹擔憂:「別胡來。」

看到他眼神中擔心的神色,她笑了起來:「我開玩笑的,你還真信啊。」

「現在的你,做出什麼事情,我都不覺得驚訝。」

「不說別的了,這個東西,你幫我找個靠譜一點的記者吧,我要先曝光。」

「行,這東西交給我,回頭我來弄。」

「不要通過你的手去做,否則安家會查出來,到時候針對你,就會很麻煩,借我的名義去做,現在,我是喬御琛的妻子,他們沒有本事動喬家。」

葉知秋挑眉:「你放心,我知道怎樣做才是狗咬狗最好的辦法。」

安然笑:「對了,孤兒院那邊怎麼樣,你最近有去看嗎?」

「等到你順利的離開喬御琛,應該就能看到你理想中的孤兒院了。」

安然呵呵笑了起來,「如果沒有你,你說我該怎麼辦?」

「現在知道沒有我不行了?」

她點頭。

「那我可要吃飯咯。」

她立刻幫他夾菜,讓他多吃點。

吃完飯,安然帶著滿心的歡喜,跟葉知秋告別後開車回家。

路上,她接到了傅悠悠的電話。

悠悠問她有沒有時間去看她。

安然看了看時間,「悠悠,已經七點多了,這麼晚了,我還去做客不太合適,這樣吧,這周六,阿姨帶你出去玩兒,怎麼樣?」

「真的嗎?」

「真的。」

「那我就期待周六快點兒快點兒來,這樣我就可以跟阿姨一起玩兒了。」

悠悠才說完,安然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傅儒初的聲音:「悠悠,給誰打電話呢?」

「阿姨,安然阿姨。」

「你怎麼又給阿姨添麻煩。」

「我沒有給阿姨添麻煩啊,我就是約阿姨,周六的時候帶我出去玩兒,阿姨已經答應我了呢。」

「電話給我,」傅儒初將手機接過,「安然。」

「傅先生,晚上好。」

「抱歉,悠悠又給你添麻煩了吧。」

「還好,我蠻喜歡這孩子的,周六的時候,你把她交給我照顧一天吧。」

「真的可以嗎?」

「可以,放心吧。」

「那……我就先謝謝你了。」

掛了電話,安然將車開到了家門口。

別墅里,燈光亮著。

她凝眉片刻,這才忽然想起今天上午,喬御琛說過讓她晚上回家吃飯的。

她拍了拍額頭。

這事兒她是真的忘記了,一點兒印象也沒有了。

她下車,打開門進屋。

站在玄關里換鞋的時候,她往客廳里看了一眼。

喬御琛不在。

她換好鞋,走進客廳,正好看到喬御琛抱懷,一臉沉悶的坐在餐桌邊。

餐桌上,擺著兩菜一湯,還有米飯……

她將包放到一旁桌子上,拎著手機走到餐桌邊。

「你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早?快八點了叫早?」他看她,聲音帶著不悅。

她呵呵一笑:「是……不太早了,看來是我回來晚了。」

「我上午告訴你回來吃飯,你是沒聽到心裡去,還是故意氣我?」

「我氣你幹嘛?」她看他,不解。

「我特地下廚,做了兩菜一湯,結果等了你一個半小時你才回來,你若不是氣我,那你倒是告訴我,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親自下廚?」她有幾分驚訝,看著素炒西藍花和芹菜炒肉……

這怎麼可能是他做的。

「怎麼,你以為全世界,就只有那傅儒初這一個男人會做菜?」

「你沒事兒提傅先生幹嘛?還有之前是你說你不會做飯的。」

「這世上,還沒有什麼事情是我不會的。」

他一副老子很不爽的樣子抱懷盯著她。

安然覺得亞歷山大。

她在餐桌邊坐下,端起米飯碗:「行吧,喬總你真威武,那我們就來嘗嘗,史上第一次下廚的喬總,做的菜到底是什麼味道。」

喬御琛站起身就要撤菜:「行了行了,看你這不情願的樣子,別吃了。」

他作勢要將菜倒進垃圾桶。

安然放下筷子,不爽的吼道:「站住。」。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