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一時興起

發佈時間: 2020-12-18 12:22:34
A+ A- 關燈 聽書

第556章一時興起

陣法之所以晦澀難懂,令人望而卻步的原因有很多,然而最直接的就是它的變幻莫測。

擺陣者,必須熟知各個陣法的關竅,另外,擺陣的物品也有講究。

同樣一個陣法,若是用沒有生命的紙張、石子等物效果與有生命的植物所做出的陣法,是截然不同的。

現在,夏侯襄與容離所經歷的是一組有攻擊效用的八卦陣,並且有致幻作用。

夏侯襄已經調整到攻擊狀態,因為,今日的陣法突然變了。

昨日他們來時,除了受到陣法所設的壓力,接著便是離兒心神受震。

而今日的陣法,已經徹頭徹尾的變的不同。

夏侯襄覺得,擺陣者必是箇中高手,且很有可能就隱身在第五層之中。

昨日之行,想必已經驚動了擺陣之人,不然陣法不會變動,現今他們夫妻已經到了,那必是要去一探究竟的。

夏侯襄微微側頭,在他的右腳邊,有一枚柳葉。

細細長長的柳葉似是粘在誰的衣物上,無意間被帶進來,又不經意間掉落一般,安安靜靜的躺在角落中。

夏侯襄彎下腰去,並沒有撿起柳枝,而是隨手將它換了個位置。

一聲細微的悶哼從第五層上傳來,夏侯襄與容離都是耳力驚人的主兒,這若有似無的聲音,自是逃不過他們的耳朵。

容離點著腳尖向上望了望,看來上面有人呀!

夏侯襄沒直起身,依舊彎著腰,往上一層的左側有一枚小石子,將其撿起,放置柳枝之上,第五層之上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接著『咕嚕嚕』的一陣響動,似是什麼東西被碰掉,滾落地面。

容離咂摸了下嘴巴,她覺得上面隱藏之人,可能要倒霉。

夏侯襄直起身,從自己所穿的衣物上撕下一個二指寬的細布條,他拉著容離的手向上兩階,現在二人已經站在第五層之上,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開闊的空地,裡面什麼都沒有。

但是,之前的響動,確確實實發生過。

由此可見,樓上的陣法,並沒有完全破開。

容離偏頭去看夏侯襄,那布條他還拿在手上,接下來,他要如何做?

夏侯襄拉著容離走到牆邊,鬆開她的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容離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接著便見夏侯襄行至中央,將手上的布條疊了兩疊,彎腰放在整個第五層地面的中心位置。

布條剛剛放下,容離便見夏侯襄周身的空氣似水波紋一般綻開層層波紋,一隻拳頭憑空出現在他身後。

容離瞪大雙眼,正要出言讓他小心。

然而,夏侯襄動作比她還要快,瞬間轉身接住憑空出現的拳頭,用力一擰,水波樣的空氣波紋,震動的越發厲害。

隨著一聲大喝,那拳頭的主人露出了自己原本的樣貌,緊接著,空曠的第五層,一下子顯現出它的本來樣貌。

容離沒看那些憑空出現的東西,而是緊緊盯著自照面一來,便接連打了好幾個回合的二人。

此時,與夏侯襄對打的是一位頭髮花白,身著藏青色衣衫的老者,他精神矍鑠,出招極快,短短几息,出了數招。

夏侯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他應付的還算遊刃有餘,這位老者雖然出招極快,但可以看出功底不算深厚,屬於半路出家。

這般招式打出來,與一般高手對決,可能短時間內可以佔了上峰,從而將對手制服。

可夏侯襄乃是自小便習武的練家子,放眼天下鮮有敵手,如此一來,這位老者註定占不了什麼便宜。

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勝負已分,夏侯襄的掌風已到老者門面。

那位老者似任命一般,苦笑了一下,心中嘆息:大仇未報,吾命休矣!

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他看的出與他對打的後生功力深厚,自己不是人家的對手。

對方能破陣而來,他以為是那幾位知道了他的存在,特派人來殺他。

他這條命,本來就應該交代在五年前,若不是他得上天眷顧,逃過一劫,現如今怕早已是一捧黃土,消失在這塵世間。

好運氣只有一次,如今,怕是真的要死了…

只可惜,他死在仇家手中,想要報仇的願望,徹底落空。

老者閉了半天眼,一動未動,心中百轉千回,靜靜等到死亡的降臨。

然而,預計中的痛楚,並沒有發生。

老者忽然皺起眉頭,接著緩緩睜開雙眼,他看到之前還與他對打的少年,已經收起招式,正靜靜的看著他。

「你…為何…不…殺我。」

許是很長時間未與人交流的緣故,老者開口說話時,聲音晦澀難聽,說的極慢。

「長老。」夏侯襄抱拳躬身,對他很是尊敬。

老者並不奇怪對方為何知曉自己的身份,他嗤笑一聲,「不必…多言,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長老有所誤會,我等,不是來取長老性命的。」夏侯襄話語間依舊尊敬,看來他所料沒錯,這位老者,應該就是畫中那位,被五位長老合謀打傷的另一位長老。

「什麼?」老者這次疑惑了,他以為人家是要取他性命,現在竟然告訴他不是?

「那你為何要…破陣?」

「我們只是,一時興起而已,」夏侯襄不知該怎麼解釋,之前還站在角落的容離趕忙跑過來救場,她笑眯眯的說道,「沒想到把您給破出來了,實在抱歉啊。」

前一天兩人夜入藏書樓的事情他知道,這陣是他設的,但是有一點,設陣之人,若是待在陣法之中,便只能看見外界的景象,而聽不到聲音。

昨日,他聽到響動,便在五樓看著他二人的動作,從四層到五層,之後這個矮一些的少年,似乎非常難受,被高一些的扶下了樓。

老者對自己的陣法相當自信,他布陣也不是為了傷人,就是想要隱藏自己,若是上來的人覺得不舒服,便不會待多久。

另外,第五層空了許久,月華祠里的弟子都知道藏書一共四層,所以,等閑不會往上上。

誰知昨兒這倆直接上來了,還是晚上,這才引起老者的懷疑,從而將守衛陣法換成了攻擊陣法。

老者昨夜一夜未睡,他覺得可能是那幾位發現了他的存在,所以找人來滅口的。

今日在他自己將陣法破開,又和那個高一些的年輕人腳手后,老者便覺得自己可能活不過今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結果,現在給他來了句『一時興起』,瞬間給他整蒙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