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他沒失憶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6:55
A+ A- 關燈 聽書

季暖語出驚人,我不知道她怎麼突然有這麼個想法,便問她為什麼會有這個決定。

她的眼睛很濕潤,像兔子一樣紅潤不堪,她閉上眼睛堅定的說:「我要替他找到一個真相,笙兒,我偏不信他是因為意外……」

陳楚的事原本就有蹊蹺,人怎麼會說沒了就沒了,再加上助理前天給我說的那些話……

不排除有人起了嫉妒心。

況且季暖肯定不會甘心,她要徹查這件事是我早就猜到的,但沒想到會用這種方式。

雖然陳家的兩個兒子都沒有結婚,但長相一般更沒有什麼能力,年齡都三十好幾了。

我困惑的問:「你想嫁給誰?」

「陳深。」

我忽而想起昨天見到的那個矜貴男人。

我驚訝道:「你怎麼知道……」

「姜忱昨晚給我說的,他說陳深回了陳家,陳家最近會有大的變動,我問他陳深是誰,他昨晚都給我解釋了,我想要嫁給那個男人。」

陳深那男人很不簡單,季暖想嫁給他靠什麼資格?

倒不是我瞧不起季暖,反而覺得她很優秀,但她的優秀在陳深面前小巫見大巫。

那個男人憑什麼要娶她?

再說陳深來參加過葬禮,明確的知道季暖是送葬人,稍微一打聽就知道季暖和陳楚之間的關係,他又怎麼會跟自己侄子的女人結婚?

季暖這想法太異想天開。

實現的概率為零。

可現在她的精神狀態很差,我又不忍心打擊她,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將這件事隱瞞住。

我支持季暖說:「嗯,我對你做的決定從來不干擾,但你自己要想清楚後果是什麼。」

「謝謝你,笙兒。」

我送季暖回家後去了公司,再然後又接到了那個惡作劇的電話,仍舊同一個聲音。

這次我聰明的錄了音。

我把錄音發給助理讓他去調查,他很快查到是一個網路合成的聲音,當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我怔了怔,心裡忍不住的發冷。

究竟是誰這樣搞我?

我吩咐助理去查,然後匆匆的離開了公司回到時家,晚上顧霆琛又給我打了電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溫潤的嗓音問我,「在做什麼?」

此刻我正泡在浴缸里的,下面又隱隱的流了血,現在好似一切都回到了三個月前。

三個月前我病重,等著生命結束。

那個時候對死亡看的較開。

心態很平和,對顧霆琛都不怨了。

三個月後我仍舊病重,似乎撐不到楚行所說的那個時間,可這次我非常害怕死亡。

是的,非常非常的害怕。

我想要活著,好好的活著,想要擁有愛,想要愛人以及被愛的資格,比如顧霆琛。

是的,我的心終歸偏向了他。

我愛他,因為陪在我身邊三年的是有血有肉的顧霆琛,我願意嘗試著去原諒他。

願意嘗試著和他在一起。

我壓下心裡的所有波濤洶湧,淡淡的回了一句,「在洗澡呢,怎麼又給我打了電話。」

昨天他說,我愛你,千千萬萬遍。

真的是令人歡喜又嬌羞。

他低低的說:「我想你了。」

下面流血不是很嚴重,浴缸里的水只有微微紅,我起身擦了擦下面轉移話題問:「阿姨的身體怎麼樣?我看天氣預報南京還在下雪。」

「嗯,小鎮上冰天雪地。」

我開了手機擴音放在床上找到一件睡袍穿上,盡量雲淡風輕的說:「那應該很漂亮。」

他附和我說:「特別的漂亮。」

我笑著喊他,「顧霆琛。」

「嗯?」

「我想你。」

顧霆琛:「……」

他沒有再說話但也沒有掛斷電話,最後還是我掛斷給我在梧城的主治醫生打了電話。

我把我的近況都告訴了他,他想了想輕聲的問:「顧太太,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

他做我主治醫生的時候我還是顧霆琛的顧太太,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是這般稱呼我。

我沒有糾正他,而是仔細的說:「我閨蜜愛的男人去世了,而且我之前這幾天……我的心很亂,我不知道自己喜歡的是誰,還有今天有個陌生電話打給我……像是惡作劇。」

我把電話內容告訴了醫生。

聞言他說:「顧太太,你剛做過手術不久,按理說病情複發的沒有這麼快,應該是心理壓力過大導致的……你先聽我說,你先看看你下面流血是不是經期,我記得你經期的時間就在這幾天,還有盡量的放平心態,別太過大喜大悲,記得按時吃藥,應該不會有問題的,你別太過憂心了。」

頓了頓,主治醫生又說:「顧太太,你兩個月前做的手術成功了,這將你從癌症晚期拉了大半回來,你只要好好的配合醫生治療還有記得吃藥,你能活下來的幾率非常的大。」

「我明白了。」我說。

「嗯,平常也少熬夜。」

掛了電話后我趕緊去洗手間看了眼下面,我分不清是不是姨媽,先墊了塊衛生巾。

我做完這個就回床上睡覺了,這次仍舊失眠嚴重,但強迫自己在一個小時之內睡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陣鈴聲吵醒,看了眼備註是顧霆琛,我皺著眉接通擱在耳邊。

他含笑的嗓音問:「你是不是說想我?」

我剛剛的確脫口而出說了想他。

但這個時候我絕不會承認的。

我否認問:「說過嗎?」

突然被吵醒精神很恍惚,我閉著眼睛聽見顧霆琛笑著說:「笙兒,你看看窗外。」

我不解的問:「做什麼?」

話剛脫口我突然明白了什麼,趕緊起身去了落地窗旁,男人此刻正站在前院桃花樹下的,花瓣落了他一身,也施施然的落了一地。

在路燈的照射下,顯得他格外的英俊。

我紅著眼圈用額頭抵著窗戶問:「顧霆琛,你這是做什麼?你怎麼突然回梧城了?」

「你說想我,我就回來了。」

我:「……」

「笙兒,下來接我。」

我提醒說:「你知道我家的密碼。」

「今天我不想按那個數字。」

那個數字,1227。

這是我認識顧瀾之的日子,當然也是他的生日,聞言我肯定道:「你果然沒失憶!」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