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選安心還是我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04
A+ A- 關燈 聽書

她不悅的瞪向他:「喬御琛,你渾身上下,除了臭毛病,真的什麼都沒剩了。」

喬御琛眼神陰霾的望向她:「你說什麼?」

「上次我約你在外面吃飯,你還不是遲到了兩個小時?我說你什麼了嗎?現在我只是晚回來一個小時,你就覺得等不得了?怎麼,就你喬御琛矜貴,我們都是活該等你?」

喬御琛看向她,眼神中滿是火氣,沒人敢跟她這樣說話。

沒人敢。

「看什麼?我說錯了嗎?」

「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這麼記仇。」

「對,我就是這麼記仇,你要是非要問我為什麼回來晚了,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就是故意的。憑什麼呀,我約你吃飯,你可以因為跑遍全城去給你心愛的安心買吃的,遲到了還說自己是有事兒耽誤了。那我現在也是有事兒耽誤了,不行嗎?」

「你還真是會無理取鬧,我上次的確是有事兒,我什麼時候跑遍全城去給安心買吃的了。」

「你想不承認,我也沒有辦法,不過這是安心親口告訴我的,我信了。」

「安心說的?」

「沒錯,她親口告訴我的,她說是,你說不是,你們兩個總有一個在撒謊,不管誰在撒謊,我都覺得,你們真是天生一對,一對大騙子。」

喬御琛不爽的將盤子大力蹲到了桌上。

裡面的菜都濺出了一些。

看到他將盤子幫下,她也不搭理他,

她端起米飯碗,拿起筷子,夾了一筷子芹菜吃了兩口。

喬御琛不爽:「誰讓你吃的。」

「你做菜難道不是給人吃的?那要不供給我媽?」

「你……」

「要吃你就趕緊坐下吃,不吃就別在這裡站著,影響別人吃飯的心情。」

喬御琛咬牙:「安然,你最近實在是太放肆了。」

「知道我為什麼放肆嗎?」她笑著看向他,眯眼一笑。

喬御琛冷眼,並沒有說話。

「因為我發現,跟你們這種人客氣,就是對我自己的殘忍,這世上沒人愛我,要是連我自己都不懂得愛我自己,那我太可憐了。

你不是說,你不跟我離婚嗎,那我決定了,從此以後,我就要用我有限的生命,在你身邊使勁兒造作,我看你到底能不能受得了。」

她說完撇嘴一笑,眼看著自己把喬御琛氣的不輕,她心裡得意不已。

「芹菜炒肉的味道趕得上五星級大廚的手筆了,需要給你點贊嗎?」

喬御琛看著她這副樣子,真的是氣都氣飽了。

接著她又吃了一口素炒西藍花,凝眉。

她抬眼看向喬御琛。

他不爽:「看什麼?」

「嗯……我忽然覺得,你干錯行了,你去做廚子吧,以第一次下廚的水準來說,這絕對是大神級別的了。」

他不屑一笑:「所以,以後你不用崇拜的說傅儒初會做飯了,這種小兒科的東西,傻子才不會。」

他坐下,抱懷看她吃。

她又勉強自己吃了幾口看向他:「你不吃嗎?」

「我剛剛說過了,我氣飽了,你不是不讓我倒掉嗎,那你全都吃掉,不許浪費。」

安然無語,早知道剛剛少吃點了。

現在都要撐爆了。

她又吃了一口西藍花,喬御琛看向她:「今天中午為什麼跟喬御仁一起去吃飯。」

早就猜到,他不可能不知道。

「需要理由嗎?」

「我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不要招惹他。」

「那要是他來招惹我呢?」

「躲開。」

「你真有意思,安心天天找你,你躲的掉嗎?」

「你別拿我跟安心說事兒。」

安然坦然:「那你也別拿我跟喬御仁說事兒,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事兒,從此以後,在我這裡行不通。」

「誰給你的勇氣,讓你最近變的這麼狂躁的。」

「我狂躁嗎?」她放下筷子,佯裝生氣:「我不是狂躁,我是煩躁。」

她說完站起身,「本來好好的心情,都被你搞砸了。」

她要上樓去。

他呵斥:「幹嘛去,把東西吃完。」

「不吃,就你會氣飽了呀。」

安然頭也不回,上樓,走到卧室門口,她打了個嗝。

一晚上吃兩頓飯,這滋味真的是……

喬御琛跟上樓來,進了她的房間。

她剛進了浴室,準備要洗澡,回頭看向他:「喬先生,我要洗澡了。」

「那又如何?邀請我?」

她瞪他:「請你出去。」

「我老婆洗澡,我迴避?像話嗎?」

「那我洗澡,你看著,像話嗎?」

「跟你一起洗都不過分,」他說著,直接進門,將門鎖上。

安然往後退了一步,一臉的警惕:「你……無聊不無聊。」

他直接將衣服脫掉,「不無聊。」

「你出去。」

「不出去。」

「你不出去我出去。」

「你也不許出去,」他長手一撈,將她擋了回去。

「一起洗,我給你洗,二選一。」

「憑什麼?」

「就憑一會兒我要睡你,就像你去飯店點餐,魚沒洗乾淨就下鍋,你吃嗎?」

「你……」安然瞪他:「我不洗了。」

「你以為你是三歲的孩子?還想讓我慣著你?」

「你不要臉。」

「如果睡自己的老婆叫不要臉的話,那麼,那些睡別人老婆的就叫高風亮節?」

安然睥睨了他一眼,他已經隨手脫完衣服,走過去打開開關。

他拿起蓬頭,壞笑一聲,對準安然噴去。

安然尖叫一聲,邊躲避邊往後退。

因為沒穿鞋,她腳下一滑,向後摔去。

喬御琛見狀,連忙甩掉蓬頭,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她驚惶未定,環住了他脖子。

確定自己安全了,安然緊閉的雙眸微微睜開。

還不等看清什麼,唇上一熱,喬御琛吻住了她。

那一瞬,她連忙鬆開環著他的手。

身子再次下墜時,卻被喬御琛摟的更緊了,吻的更深了。

她腦子有些亂,不迎合,也不掙扎。

好半響,他鬆開她。

「你今晚在外面吃過飯了?」

安然心裡慌了一下:「啊?」

「你嘴裡有水蜜桃汁的味道,這是酒店裡鮮榨果汁的味道。」

她心虛,眨巴了兩下眼睛。

他站起身,鬆開她。

「又去跟傅儒初一起吃飯了?」

她本來想說不是,可是他已經有些不悅的背過身:「出去。」

她愣了一下,轉身拉開門離開了房間。

喬御琛冷笑一聲,覺得自己實在是傻。

竟然因為她的一句話,就特地去學做菜,還眼巴巴的等到她那麼晚……

安然離開浴室的時候,忽然覺得有點愧疚。

當然,只是一點點,畢竟……他也不是沒有騙過她的。

剛才被他噴了一身水,她身上濕粘的難受,她轉身去了隔壁房間洗澡。

從浴室出來,她驚訝的發現,喬御琛竟然沒有跟過來。

她有些小竊喜,正要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卻發現手機沒有拿過來。

她鬱悶了一下,起身,下床,走到喬御琛的房間敲門。

房間里沒人應。

她蹙眉,進自己的房間,憑什麼要敲門。

這麼一想,她直接推門而入。

剛一起去,就看到他坐在床邊,在翻看她的手機。

她不爽,快步上前去搶。

只可惜,喬御琛反應更快,直接將她的手機高舉過頭。

她撲的太快,他身子又向後一躺。

安然身子沒有著力點,直接撲到了他的身上,跟他一起摔在了床上。

她反應很快,直接就要爬起來。

可他卻環住她的腰,一翻身,將她壓在床上。

「喬御琛,你幹嘛看我手機。」

「今晚你是跟葉知秋一起吃飯的。」

安然蹙眉:「是又怎麼樣。」

「那我剛剛問你是不是跟傅儒初一起吃飯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反駁。」

「你不是沒有給我反駁的機會嗎?你說完就讓我出去了。」

「那後來呢,剛剛你回來之前,傅儒初給你打電話幹什麼?」

安然看他,也不說話。

「說話。」

「我說什麼?電話又不是傅先生打給我的,是他女兒打給我的。」

「他女兒?」

「是啊,傅先生的女兒約我周六帶她出去玩兒,這我還要跟你彙報?那你以後是不是去哪裡,也都會跟我彙報?」

「你答應了?」

「我不能答應嗎?」

「你以為你是她媽?我告訴你,離傅儒初遠點兒,如果說我沒有心,那傅儒初就更沒有。」

「我跟傅先生是朋友,跟他有心無心有什麼關係。」

「你確定,他是把你當成了朋友?」

「我確定。」

「你還真的是太會異想天開了。」

她推了他一把:「我不想跟你聊這個話題,讓開,我要回房間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難道不是你的房間?」

「有你在的地方,都不是我的房間。」

她側身想要爬起,可他卻在她唇上嘬了一下:「那你從今天開始習慣,從此以後的每一天,我都會陪你睡。」

安然不屑一笑。

「你不信?」

「打賭嗎?」她挑眉,表情愜意。

「又賭什麼。」

「如果安心給你打電話,要讓你立刻出現在她面前呢?你會選擇她,還是我。」

她表情淡定的看向他,其實答案顯而易見。

可她要他說出口。

說出口,他才會知道,自己在這段婚姻里,扮演的是怎樣的渣男角色。。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