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他只想留在安然身邊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11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沉默片刻。

安然笑:「你會選她,因為她是你心愛的女人,所以我想不明白,既然你愛她,為什麼卻要跟我做這種事情。」

喬御琛看向她眼底的雲淡風輕,心裡有一絲不痛快。

讓他不痛快的,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按照道理來說,他的確該毫不猶豫的選擇安心的。

畢竟……安心才是他本來要娶的女人。

可是為什麼,他卻只想留在安然身邊。

為什麼……他變了。

「起開吧,這賭,我贏了。」

「那我問你,如果我跟傅儒初同時遇到危險,都需要你來救,你會選擇誰。」

「你們兩個遇到危險,跟我有什麼關係,我肯定不會冒著危險去救你們任何人,我的命比較值錢。」

喬御琛凝眉:「如果必須要救一個呢?」

安然想也不想:「救你。」

喬御琛正覺得得意,只聽安然道:「你還有利用價值。」

喬御琛冷眼:「這麼說來,我對你來說,就只意味著還有利用價值?」

「不然你以為,你在我這裡很神聖?值得我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我們都別太瞧得起自己。」

「安然,你不氣我是不是會死。」

「是你自己要問這個問題的,你不是也很會氣人,你覺得安心比我強,我也很不爽。」

「安心起碼不會像你這樣無理取鬧。」

「對,她不會,但她會暗箭傷人,會耍心機的讓你撇下我,滿布拉格的找她,她會裝柔弱,這些我都做不來。」

「夠了,別說了,」他嘆息:「我知道,你討厭安心,可你不用這樣數落她,她從來沒有在我面前說過你任何的不是。」

「那是因為她演技好。」

「你太偏激了。」

安然冷笑:「或許吧,你這樣壓的我不舒服,閃開點。」

喬御琛不動,再次問道:「那我跟喬御仁呢,你會選擇誰?」

安然心一緊:「你還真是會將我一軍,我只問了你一個問題,你卻問我兩個。」

「回答我。」

「如果我回答了,你今晚是不是就不會碰我了?」

她看他,覺得今晚自己還有一絲反敗為勝的機會。

他沉默片刻:「好,我要你誠實的回答。」

安然表情淡定的看向他:「我會救御仁。」

「你果然還愛他。」

「與愛無關,只是因為,他為了我敢跟這世界作對,我不能讓一心為我的人,再受到任何傷害,僅此而已。」

「所以安然,於你而言,我依然是一個令你討厭的存在,對嗎?」

她有些無言以對。

片刻后,她笑了笑:「這個問題,我不回答,你現在可以從我身上離開了吧,你剛剛答應了我的。」

喬御琛翻身下來,他平躺在她身邊:「今晚就睡在這裡,哪裡也不要去。」

安然身子一旋,沒有出去,她躺在床的左側:「晚安。」

這一晚上,兩人各懷心思。

天亮后,安然醒來發現喬御琛已經離開了。

她昨晚睡的有些熟,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走的。

最近,她對他的警惕性似乎越來越低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不禁搖頭,洗漱后換了身衣服下樓。

下了樓梯,聽到廚房裡傳來叮叮噹噹的聲音。

她心下狐疑,總不至於是阿姨來了吧。

她走過去,輕輕推開門。

看到廚房裡的人是喬御琛的時候,她心裡不震驚是假的。

她看向他,瞳孔驚訝無比的圓瞪。

喬御琛看向她,勾唇一笑:「你還真能睡。」

安然愣了好半響:「你……」

她撓了撓眉心:「做了什麼?」

「你上次做的炒麵,我嘗試的做了一下,一會兒你也嘗嘗我的手藝。」

安然看了一眼鍋中醬油色濃重的菜。

誰能想象到,不可一世的喬御琛做菜是這副樣子的。

她抱懷看向他,表情愜意:「你說,要是別人知道你在家裡還要給老婆做飯,會不會嘲笑你。」

「我又不是為別人活的,為什麼要管別人在乎不在乎,我問你,這世上,除了我,還有別的男人給你做過早餐嗎?」

安然搖頭:「沒有,你是第一個。」

他邪魅一笑:「嗯,不錯,我總算也佔了一個你的第一次。」

安然覺得這話聽起來……有些不對勁。

早餐做完,兩人一起做到餐桌前。

喬御琛有些期待:「嘗嘗吧。」

安然用叉子捲起來,吃了一口。

炒麵以房間口中,她本能的蹙眉。

「怎麼?不好吃嗎?」

安然看他,搖頭:「挺好吃的,你也吃吧。」

喬御琛這才放鬆一笑,吃了一口。

可很快,他的表情也一樣難看。

他快速將面吐了出來:「呸,怎麼會這麼咸。」

「你放了醬油,是不是又放了鹽?」

喬御琛凝眉:「不對嗎?」

「醬油本來就很咸,可以不用放鹽的。」

他擺了擺手,彎身就要將她身前的麵條盤子扯開。

她護住:「怎麼了?」

「別吃了,太咸了。」

「關於乾和咸,解決方法雷同。」

她說著,起身端著兩個盤子進了廚房。

她用保溫瓶中的水沖了一下,再端出來的時候,醬油色已經不那麼重了,不過她用西紅柿醬拌了一下。

她坐下:「嘗嘗,應該可以吃了。」

喬御琛吃了一口,果然……

「看來我今早的早餐失敗了。」

「不算失敗,這算是我們一起努力的結果,你的功勞比較大。」

「一起嗎?」喬御琛勾唇淺笑:「味道還不錯。」

吃過早飯,安然起身將碗盤收拾了。

她從廚房出來,喬御琛道:「以後在公司,你還是少跟喬御仁來往的比較好。」

她看他,沒做聲。

喬御琛道:「喬御仁有他不得不去守護的責任,這四年,你改變了,他又何嘗不是,你們的生活已經沒有相交點了。」

「我知道。」

「你不會覺得……我很殘忍吧。」

「你的確很殘忍,說起來,我們是被你拆散的,當年,我入獄跟你有關,他離開北城也跟你有關,本來……我們也像你跟安心一樣幸福呢。」

她笑了笑,喬御琛凝眉未語。

她聳肩:「不過,我也知道時光不能倒流,過去的美好,已經被打破了,再沒有重新合到一起的可能,我已經髒了,可是御仁他……還很美好,我不該像個累贅一樣,拉扯著他前進,所以你放心,即便你求我,我也不會重新回到他身邊的。」

「以他的個性,應該不會那麼容易放棄你,這就是他進公司的目的。」

安然抿唇:「我知道,所以我想求你一件事。」

「求?」

安然點頭:「對,是求,我知道,你不喜歡他,也巴不得他能離開北城,永遠的消失在你眼前,但他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離開。我會想辦法讓他走的,所以,我想求你,不要傷害他。」

「你還真的是在乎他。」

「對,他的身上有我青春的印記,我在乎他」

聽到她這麼說,喬御琛心裡不能說爽,只不過,聽慣她維護喬御仁,他倒似乎沒有那麼生氣了。

「我盡量答應你,前提是,他不要主動來招惹我。」

安然對他笑了笑:「那就多謝你了。」

他們難得如此平和的一起出門上班。

只不過,兩人各自開著自己的車。

到了公司,辦公室里的流言蜚語在繼續。

安然也只能繼續裝聾作啞,當做沒有聽到別人的議論聲。

本以為,她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只要喬御仁老老實實的,這件事兒早晚會被平息。

可顯然,她真的高估了自己的預測能力。

昨天中午,她明明已經跟喬御仁說了那麼難聽的話。

可沒想到,今天中午,他又來了,跟昨天中午一樣。

他是提著飯盒上門的。

「走吧,吃飯去。」

安然凝眉:「我今天中午要加班。」

「加班的人也得吃飯,帝豪集團不至於壓榨員工到這種地步。」

一旁有人起鬨:「是啊安然,你哪有那麼忙,快去吃飯吧。」

安然看向喬御仁,覺得有些難看。

她往門口走去,經過喬御仁辦公室門口的時候,聲音冷清道:「你跟我出來。」

喬御仁笑,轉身跟著離開。

安然來到樓梯間,她下了四層樓梯,這次停住腳步。

喬御仁跟下來,在台階邊坐下,就開始開飯盒。

「今天的兩道菜也都是你愛吃的,有韭菜炒海腸和干炸裡脊,怎麼樣,是不是很有食慾。」

安然看向飯盒中的菜,是啊,這世上除了喬御仁,還有誰會知道她喜歡吃什麼呢?

也就還有他了。

可是知道又有什麼用,正如喬御琛今早所說的,這四年,他們都變了。

安然笑:「你是不是聽不懂人話?喬御仁,我現在真的是快要被你煩死了,如果你還有點兒自知之明的話,就趕緊給我滾出北城,別再讓我見到你了,我安然這輩子就算是死,都不會再回到你身邊,我,說到做到。」

她說完,冷眼轉身,上樓。

喬御仁盯著地上的飯盒,勾唇,苦笑:「你們被拋棄了。」

此刻,28樓總裁辦公室,喬御琛正要下樓吃飯,手機就響了起來。

見是安心打來的,他莫名的煩躁了一下。

不過手機響了許久,他還是接了起來。

電話那頭立時傳來安心緊張的哭聲:「御琛,不好了,安家出事兒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