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喬御琛,我警告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18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回事,你慢慢說。」

「今早,新聞上忽然曝光了,安氏集團旗下一家子公司偷稅的事情,現在,整個北城的記者都堵在安氏集團的門口,等著要我爸爸給個說法,我爸爸著急之下,心臟病發,住院了。現在整個公司的擔子都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一個人真的應付不來,你說我該怎麼辦。」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心邊說,邊哭的更難過了。

喬御琛蹙眉:「這事兒屬不屬實?」

「什麼?」

「偷稅漏稅的事情,屬不屬實。」

「怎麼可能,安氏集團在北城一直是信譽企業,我們就算真要這麼做,也有那麼多機構在監管呢,這麼多年了,安氏的賬務都是有據可查的,我們怎麼可能做的了假。」

喬御琛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行了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出發,去你們公司一趟,我會帶著會計師們到你們公司幫你們查賬,讓他們做好一切準備。」

「可是樓下有很多記者。」

「放心吧,我有辦法避開他們。」

喬御琛說完掛了電話就出發了。

安然沒有回辦公室,而是一個人去樓下找餐廳吃飯了。

一進餐廳,新聞里就傳來了關於安氏集團偷稅漏稅的消息。

安然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電視屏幕,走上前,站在那裡駐足安靜的看著。

新聞里說,安展堂因為受到刺激心臟病發入院了。

她冷笑,這隻不過是安展堂為了給自己解決危機爭取的時間吧。

她抱懷,眉心微挑。

新聞中說,安氏集團現在是在由沒有接觸過管理的安家大小姐管理。

安心在出事後,一定會找喬御琛幫忙。

她努嘴,喬御琛是會幫呢,還是不會幫呢?

偷稅漏稅,可不是小事。

她轉身離開餐廳,撥打安諾晨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聽得出,安諾晨那邊有些忙。

「然然。」

「哥,安氏集團現在情況怎麼樣。」

「因為總裁住院的事情,安氏集團現在亂的一塌糊塗。」

「你覺得安心管得了這一大攤子事情嗎?」

「當然不行,所以剛剛,安總給我打電話,讓我去協助安心。」

安然沉默片刻:「哥……」

「然然,你放心,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會幫你的。」

安然笑:「謝謝你,哥。」

「不許跟我客氣,不然我會生氣的,然然,我現在有些忙,就先不跟你說了,回頭我給你打電話。」

「好。」

掛了電話,安然往帝豪集團走去。

腦子裡一直在整理思路。

片刻后,她撥打喬御琛的電話。

喬御琛接通,安然笑道:「喬總,一起吃飯。」

「我今天中午……」

「剛剛御仁來找我,我找了個借口避開了,你不覺得,我很聽話嗎?」

喬御琛勾唇:「是嗎?那你的確很聽話。」

「所以呀,請我吃飯吧。」

「現在不行,你應該看到新聞了,我要去一趟安氏,現在那邊有點亂,我要去幫忙。」

「喬御琛,」安然聲音瞬間冷了不止十度。

喬御琛蹙眉:「嗯?」

「你別忘了,現在還不滿六個月,你還是我老公,想給我戴綠帽子,就先跟我離婚。」

「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

「不要幫安氏,」安然咬牙:「最好就這樣看著安氏倒閉,不要插手。」

「你說什麼?」

安然聲音帶著幾分刺骨的陰寒:「老天爺終於要報復這一家人,你卻要當他們的救世主?你是不是太高看你自己了?喬御琛,你不要幫她們,否則……我會把對他們的恨,再多分給你一份。」

喬御琛良久的沉默之後問道:「今天曝光的新聞,跟你有沒有關係。」

她勾唇:「跟我有關如何,跟我無關又如何。」

「如果跟你有關,那我倒是提醒你一句,安然,要報復,首先要找對人,安氏集團旗下數千名員工,都會因為你的胡鬧而受到波及,若安氏倒閉了,多少員工會失去工作,你想過嗎?」

「我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所以自然不會大度的去體諒別人,因為當初我坐牢的時候,他們全都沒有做過我的救世主,所以我憑什麼要為他們著想?」

「安然,我實在是討厭你這份自私的個性。」

安然冷笑:「是嗎?那既然你要做綠茶男,就去吧,我祝你……能一輩子做你心愛的女人的黑騎士,永遠替她遮風避雨,喬御琛,你說你討厭我的自私是嗎,我告訴你,我恨你的獨斷,你根本就什麼都不懂,你跟他們一樣,都是畜生。」

她說完,直接將手機掛斷。

安氏怎麼可能會倒閉,有安諾晨在,她不會讓安氏倒閉,他們都是計劃好的,可是喬御琛非要來橫插一腳。

喬御琛這個混蛋……就像是她人生中出現的絆腳石,讓她只想殺了他。

她心情難以平復,有喬御琛的幫助,她這次……還有勝算嗎?

安然握拳,回公司跟楊主管請了假。

她來到醫院,本來想見安展堂,可是安展堂的安保做的很好,真的是蒼蠅也難飛進去。

她撥打安展堂的電話,安展堂接起,口氣帶著憤怒:「安然。」

安然笑:「安總,好久不見,聽說你心臟病發,我很是擔心,所以給你打電話探望一下。」

「你這個孽女,竟然還敢假惺惺,剛剛我的人已經調查過了,消息是你散布出去的,是不是?」

安然笑:「哇,安總,你到底是這北城的老薑,這麼短的時間,已經掌握了一切?」

「安然,你要做什麼,你真想毀了我安氏的百年基業不成?」

安然眉頭一冷,可是聲音卻帶著笑:「毀?你確定,我是為了毀安氏,而不是要為我母親報仇?說真的,如果你或者那個路月死了,我或許就不會這麼執著於這件事兒了,現在你們都還好好的,我要讓誰去給我母親償命呢?」

「你媽的死,跟我們有什麼關係,那是她自己……」

「閉嘴,」安然怒吼一聲:「不想讓我把我們正在通話的錄音公注於眾的話,你最好現在就給我閉嘴,安展堂,我媽是怎麼死的,你心裡比我更清楚,你以為你自己用嘴撇清了關係,這事情就與你無關了嗎?我告訴你,要麼你整死我,要麼,我就用命跟你們拼,就算是死,我也要拉你們下地獄。」

她說完,平復了心情,她呼口氣:「你裝心臟病還是不要裝太久的為好,不然,我怕你那個女兒呀,會把你的企業敗光。」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她從醫院離開,回家。

這一下午,她就平靜的坐在二樓陽台上,看著遠處的海,腦海里一片空白。

安氏集團已經一團亂。

喬御琛趕到,安心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鹿一般,撲進了喬御琛的懷裡。

「御琛,你來了,你終於來了,我真的好怕。」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好了,現在你在旁邊,我要讓我的會計師團隊查賬,安心我告訴你,這次的事情,若你們真的是被冤枉的,那我一定會幫你,可是如果不是,那我可就愛莫能助了。」

「不,你一定可以幫我的,你可是北城的神話啊,安氏不能倒,御琛。」

喬御琛看著她哭的幾乎暈厥的樣子,微微嘆息一聲。

安然和安心這兩個人,一個倔強的,好像天塌下來也不能動搖她的心。一個又好像淚人兒,哪怕有點風吹草動,都能哭瞎雙眼。

以常人的眼光來看,安心這種女孩子才更容易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可他……卻覺得安然更讓他心疼。

下午四點半,喬御琛正在幫忙看財務表格,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見是安然打來的,喬御琛起身要到一旁去接。

安心連忙拉住他:「御琛,這次的事情,就是安然做的,我爸爸已經派人調查過了,安然是想恩將仇報的毀了安家。」

「你有想過,她為什麼這麼恨安家嗎?」

「安家把她養大,她有什麼理由這樣做?御琛,是不是她跟你說了些什麼?然然小時候是不撒謊的,可是她畢竟坐了四年牢,監獄完全可以把她改變成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人,所以……」

「別說了,」喬御琛打斷她的話:「我不了解她的過去,但我相信,現在的她不是一個壞女人,她只是……」

手機鈴聲停止,他剛要將手機放進口袋裡時,鈴聲再次響起。

他看了安心一眼:「我出去接電話。」

安心閉目,安然這個該死的瘋子。

喬御琛將手機接起,口氣冷漠:「你又要做什麼?」

「喬御琛,安家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

「我說過了,我不會看著安氏倒下。」

「那你是想要看著我倒下?」

「你胡說什麼呢?」

安然笑:「對,我的確是胡說,因為在沒有拉著他們一起死之前,我不會倒下。喬御琛,這一次,換我警告你,這件事情,你不許再插手,否則,我現在就把你跟我結婚的事情昭告天下。

到時候,安氏集團不光要背負偷稅漏稅的醜聞,你心愛的女人也會成為被人唾罵的小三。當然,我真的不介意看到這一幕發生,我已經準備好了,現在,就要看你的態度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