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求姐姐庇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2:20
A+ A- 關燈 聽書

第58章求姐姐庇佑

「求姐姐庇佑。」唐瑩安倏地跪下,一臉悲切。

容離挑了挑眉,本要起身的她又靠了回去,有點兒意思。

「求本妃庇佑?本妃在府里是什麼處境,想必你不會不清楚吧?」

「姐姐乃是丞相之女,即便是再不得寵,在王爺心裡也是有地位的,賤妾雖為皇后所賜,但到底身份上不得檯面,慕雪柔在府內橫行霸道,連您都不放在眼裡,更何況我們了。」唐瑩安聲音有些哽咽。

「之前是您大度,不跟她計較罷了,她便以正妃自居,日日讓我們在她跟前立規矩,稍有差池便要責罰,王爺在時她便裝成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實在令人作嘔。」唐瑩安頓了頓,接著道。

「那日桃花宴,姐姐懲治慕雪柔,實在大快人心,所以妹妹今日前來,便是要追隨姐姐,求姐姐收留。」

唐瑩安終於說完了,她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等了半晌不見容離說話,悄悄抬頭想要看看怎麼回事。

正巧碰上容離看向她的眼睛,唐瑩安被嚇得一抖,再不敢抬頭。

容離沒急著開口,食指輕扣桌面,一下一下牽動人心,唐瑩安跪在地上,心跳跟著容離的節奏,少頃腦門上便見了汗。

「妹妹起吧,地上怪涼的,快坐椅子上。」容離柔和的嗓音從主位上傳來。

唐瑩安險些跌坐在地上,穩了穩心神,這才裝作激動般的開口,「謝姐姐。」

說罷又叩了一個頭,這才由瑞珠扶著起身,坐在容離下首。

「我家丫頭逃懶,現下連杯熱茶都沒能讓妹妹喝上,實在有些不像話。」容離無奈的搖了搖頭。

「姐姐哪裡的話,今日本就是妹妹前來叨擾,怎的能怪姐姐身邊人,姐姐若不嫌棄,便讓瑞珠去燒壺水,可好?」唐瑩安知道,容離這是有話要單獨跟自己說,所以她便把瑞珠支出去。

「如此,便勞煩妹妹了。」容離笑著點了點頭。

「姐姐言重,哪裡有什麼勞煩不勞煩的?」唐瑩安客氣完便吩咐了一句,「瑞珠,去燒壺水,再去咱們院子里將我做的糕點拿來,讓姐姐嘗嘗。」

「是。」瑞珠退出屋子,還貼心的將門給關上。

容離笑著對唐瑩安說,「妹妹真是好福氣,身邊伺候的人都是機靈的。」

「她們個頂個的拙,那裡當得姐姐誇獎,倒是姐姐身邊的小桃姑娘,妹妹看著實在喜歡呢。」唐瑩安連忙恭維回去,她心裡略微有些著急,這麼兜圈子說話,什麼時候能聊到正事上。

「妹妹就是嘴甜,以後常來我這裡走動走動,我這平日里清靜,實在有些無趣。」容離一點都不急,她是怕麻煩,可兜圈子也不是不會,她不急。

「妹妹正是這麼想的呢,」唐瑩安聽容離自稱都變了,心下一喜,「到時姐姐可別煩妹妹才好。」

「怎麼會。」容離笑著回。

一時半刻瑞珠回不來,容離也不說重點,唐瑩安陪著干聊,臉都快笑僵了。

直到瑞珠回來帶來了點心,容離還在閑話家常,唐瑩安都要把自己祖上八輩交代清楚了,容離還沒提起對付慕雪柔的法子。

出了沐芙院,唐瑩安臉色晦暗不明,又扭頭看了眼院子,不知在想些什麼。

小桃終於睡的解乏了,來到容離房內,發現她沒在,有些奇怪她去哪了,便去院里找。

一出門就看到院里整逗小黑的容離,聽到響動聲,容離回過頭,「睡醒了?」

「嗯嗯,」小桃連忙跑過來,「主子,您這是哪兒找的?」

怎麼看著有點眼熟?

她指的是小黑正抓著的棲木,兩頭掛了兩根繩子,綁在樹杈上,小黑此時跟盪鞦韆似的在上面玩。

容離在小黑盪上來的時候,向空中拋個小紅果,小黑一口叼進嘴裡,倆人玩的不亦樂乎。

「這個啊,」容離順著小桃的手看了看棲木,「就籠子里那根。」

容離繼續拋小黑繼續吃。

小桃眨了眨眼,突然向小黑的房間跑去,老天保佑,千萬別是她想的那樣。

一進屋,殘根斷木散了一地,唯有兩個食缸好好的擱在地上。

「主!子!」小桃頭上冒著煙就出來了。

「那個,小桃啊,你聽我說。」容離知道小桃得怒,但沒想到她能這麼生氣,趕緊給小黑打眼色,自己可是為了它啊。

「這可是府里最好的鳥籠子啊,您說拆就給拆了,以後小黑住哪?」小桃才不給容離機會狡辯,一會又被帶溝里了。

容離還在給小黑使眼色,再不解圍,她就讓小桃找個鐵籠子給它裝里,剛剛誰飛來找她說籠子門太難開的?

小黑終於動了,它可不想睡鐵籠子。

繞著小桃飛啊飛,又停在她的肩頭用小腦袋蹭著小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小桃本來噌噌冒火的小情緒,隨著小黑的動作,怒氣值越來越小,容離舒了口氣,小桃終於不懟她了。

「丫頭啊,那籠子精緻是精緻,可你看小黑這麼大個,放裡面太憋屈,你去要個大點的籠子,不拘多好,得讓它住的舒服不是?」容離提了個不成熟的建議。

「唔,也對,我去找章管事,」小桃點了點頭,接著把小黑從肩膀上拿下來放在棲木上,順了順它的毛,「你好好待著啊,不許亂跑,我這就給你找窩去。」

說完轉向容離,「主子,您可不能再折騰了啊。」

待小桃跑出院子,容離嘆了口氣,「這丫頭,對你比對我好多了。」

「那是,我多可愛。」小黑傲嬌的挺了挺胸脯。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容離點了點小黑的腦袋,「是你要換住的地兒,我除了挨罵一點兒好處都沒得著。」

「誰讓你使那麼大勁兒把籠子拆了?」小黑斜眼,它是想換個大點兒的地方,可沒讓她拆了呀,拆完還不收拾,留下證據了吧?

「我哪知道那東西這麼不結實,」小黑把自己鎖籠子里了,她送走唐瑩安之後去小黑那轉了一圈,沒想到它自個兒玩鎖玩脫了,她這才把籠子給拆了,按道理來說,「你是不是得謝謝我?」

「說謝多見外,咱倆誰跟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