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葉挽的惡作劇?!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7:25
A+ A- 關燈 聽書

對話掛電話的速度超級快,不知道他是因為這邊說話的聲音突然變成一個男人,還是被顧霆琛說中了打電話的真實主人。

我更沒想到顧霆琛直接猜溫如嫣。

他似乎了解這個惡作劇。

顧霆琛把手機還給我摟著我的身體替我解惑道:「我和溫如嫣在一起時因為工作忙就很容易忽略她,大多數時候是想不起自己是有女人的,她心裡不痛快就經常找我玩這樣的遊戲讓我猜她是誰,不過我很少搭理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說完顧霆琛眸色一沉道:「這件事我會調查清楚,如果真是她……我會給你一個交代。」

兩個多月前季暖被溫如嫣激怒開車撞了她,顧霆琛堅持要給溫如嫣一個交代。

因為他曾經說過,「我得給她一個交代,就像你受傷了我也得給你一個交代,不然她會跟我一直鬧,心裡也會一直惦記這事,總覺得她信任該護著她的男人卻什麼都沒做。」

顧霆琛是個好男人。

前提得是愛著你的男人。

我笑說:「嗯,我相信你。」

我相信他會給我一個交代。

他揚了揚唇伸手揉著我的腦袋,他忽而用手臂緊緊的圈住了我的脖子。

我下意識的動了動身體,他用力的收緊我說:「讓我抱抱。」

他的嗓音暗啞,低沉。

像是在剋制著什麼。

我是成年女人,我自然明白他的渴望。

可現在身體是不允許的。

我沉默不語,顧霆琛明白了我的抗拒,他沒有強迫我或者再透露出什麼信息。

他抱著我沒一會兒就起身去了浴室,出來時全身濕漉漉的,眼中的欲.望消退。

我猜他估計是洗了冷水澡。

我懶懶的躺在床上,顧霆琛擦乾頭髮就穿上了昨晚那件西裝,看著裡面襯衫皺巴巴的,他皺起了眉頭建議我說:「時家的公司離顧家近,你要是覺得方便可以搬過去。」

我依稀記得在顧家那三年自己一個人守著空蕩蕩的別墅,心裡希冀著他的回應,但從始至終……那三年過的什麼日子不提也罷。

我可以不再去計較,但心裡壓根不願意回到顧家,「不了,我住在這裡挺好的。」

顧霆琛沒有強迫我,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說:「我下午讓助理把我的東西都送過來。」

顧霆琛是打算在這兒長住了。

「隨你吧,你還要回南京嗎?」

他細長的手指理了理襯衣袖口,沉呤道:「等過幾天母親做手術的時候我再回去,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我爸心裡也很擔憂她。」

我特別好奇的望著顧霆琛問:「既然擔憂為什麼他們還要離婚?」

顧霆琛走到落地窗前打開窗帘一角,外面的光芒照射進來,我從被窩裡起來聽見顧霆琛頗為遺憾的說:「他們兩個都太好強了,誰也不肯服輸,最後只落下這麼個……我爸心裡想復婚,但心裡因為自尊太強始終開不了那個口。」

我隱約猜到他下句想說什麼話。

他轉過身問:「願意和我復婚嗎?」

果然被我猜中了。

我模稜兩可的說:「這事不著急。」

見我沒有拒絕顧霆琛鬆了口氣說:「我先去公司處理點事情,你記得吃早飯和葯。」

我乖順的點點頭,顧霆琛過來抱了抱我,我看著他離開后趕緊撥打了早上那個電話。

我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沒想到那邊接通了,我試探性的問道:「你是溫如嫣?」

那邊直接答:「我不是。」

仍舊是滄桑沙啞的聲音。

助理說是合成的。

我似乎猜出一點苗頭,笑說:「知道我得病的人沒幾個,而且又玩這種惡作劇的……應該是認識溫如嫣的吧?即知情我的病我又認識溫如嫣,在這個世界上也找不到幾個吧?」

那邊沉默,我接著說:「溫如嫣這女人沒啥人脈,交往的人不過那幾個,我一一的排查下去很快就能找到你,希望你別被我逮著。」

電話那端問了我一個傻.逼的問題,「你憑什麼肯定我玩的這遊戲是溫如嫣教的?」

我笑出聲說:「你真傻。」

他錯愕問:「什麼?」

「我從始至終都沒說這個遊戲是溫如嫣教你的,你真是自亂陣腳,跟個傻.逼似的還想跟我玩惡作劇?等我找到你一定送你進監獄!」

他心虛的掛斷了我這個電話,雖然顧霆琛剛說過這事交給他處理,但我還是給我的助理打了電話讓他去查溫如嫣身邊出現的人。

吩咐完這件事後我去見了季暖。

她的精神狀態好了不少,但依舊沉默寡言,眸子里暗沉一片,她見到我忙讓我幫忙查陳深的電話,我讓她直接去聯繫姜忱並說:「以後姜忱都會聽你的吩咐,有什麼事安排他去做就是了,無論是哪個方面他都可以幫你。」

我笑了笑說:「盡時家之全力幫你。」

季暖感激的抱著我,嘴裡一直說著謝謝,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說:「沒事的,暖兒你要記住,無論發生任何不好的事我們都要共患難。」

當時的我很有權勢,幫季暖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壓根就沒指望過她給我什麼回報。

而那時的我從沒有想過,當我在未來逼入絕境毫無所依的時候,是她拯救我出了火海。

……

離開季暖的公寓后我去了公司,我的助理很忙,除開公司的事我還扔給他很多雜事,但他很有能力,處理起來井井有條。

我在公司里待到中午時顧霆琛給我打了電話,他清冷的聲音通過電話傳來,「吃了嗎?」

我翻著文件問:「午飯嗎?」

「嗯,沒吃的話我過來接你。」

顧家公司離時家很遠,他過來一個來回就是兩個小時,我猶豫了會說:「剛吃了。」

在我還是顧霆琛妻子的時候他就很忙,每次聽到他的消息都是在公司忙碌,我不想他浪費這兩個小時所以說了謊話。

他倒沒有察覺到異常,說了一句記得吃藥就掛斷了電話。

剛掛了電話助理就推開辦公室的門進來說道:「時總,我已經查到那個人是誰了?」

我抬眼望著他問:「誰?」

「葉挽。」

我和葉家無冤無仇,現在又是合作的關係,再說葉挽看著也不像是做這事的人。

那個女人心底有自己的傲氣。

我皺眉問:「你確定?」

助理解釋說:「最近和溫如嫣有過接觸的就幾個人,包括葉挽,我剛開始也不確定,但你說過這個號碼是從A市那邊打過來的……」

「除開這個呢?」我問。

「我只是猜測,時總如果想要確定的話可以親自跑一趟A市,那些電話卡應該就在葉家。」

這個惡作劇的事可大可小,特別是那句,時笙,你活不長的,久久的徘徊在心中。

我起身問:「以什麼名義出訪葉家?」

助理的面色突然有些猶豫。

我問他,「你想說什麼?」

「其實顧總和葉挽的關係挺好的,時總你可以拜託他……」助理突然頓住,搖搖頭否定道:「這事如果牽扯到顧總就不好解決了。」

顧霆琛和葉挽的關係很好?!

我記得上次見面葉挽看顧霆琛的眼神很特殊,而且聽葉錦的意思葉挽是喜歡他的。

我疑惑的問:「為什麼?」

「葉挽的后媽是顧總的姑姑,他們兩家一直親近,如果真是葉挽,顧總也不好處理。」

顧葉兩家還有親戚關係?!

那顧霆琛這次為什麼不和葉家合作?

他是刻意把葉家的合同讓給我的?

那葉家又怎麼肯同意?!

「那我們自己去A市。」

惡作劇這個事一定要弄清楚。

如果真是葉挽我一定要找出證據。

起碼要捏住葉家的把柄。

更是消除自己身邊的危險。

「我去想個理由。」助理道。

我輕輕的恩了一聲,待助理離開辦公室后我給顧霆琛打了電話,他很驚訝,嗓音愉悅的說道:「笙兒,你很少主動給我打電話。」

是的,在婚姻期間我從不給他打電話,除開那次要和他離婚問他什麼時候回家。

即使離婚後都沒有主動給他打過。

是我心底傲,更是我不願再將自尊扔在他的面前任由他踩踏,我沒有接他這句話,而是轉移話題說:「我待會要去A市出差。」

他詫異問:「怎麼突然出差了?」

我胡謅道:「時家在那邊有些業務。」

「嗯,什麼時候回梧城?」

「辦完事情后我順道要去一趟S市,可能暫時不會回來,估計得明天晚上吧。」

說到S市顧霆琛沉默了,他似乎很怕這座城市,默了默他低呤的問:「要不要我陪你?」

「不用,我明天回來再給你打電話。」

他叮囑道:「嗯,注意安全。」

我給顧霆琛打這個電話是給他報備,不然等他晚上突然發現我沒在梧城他肯定會到處找我,到時候他發現我去葉家……

我不是不信任他,只是有些事我想自己解決,更不想他為難,畢竟葉家算他的親家。

我正想掛斷電話,顧霆琛突然問了我一句,「笙兒,你是不是在查陳深?」

應該是助理在查陳深的聯繫方式。

我想了想說:「是吧。」

他突然冷漠的嗓音警告我道:「這個男人是你惹不起的,最好別做這些小動作。」

我知道那個男人惹不起,至少不能成為敵人,我蹙著眉問:「你怎麼知道我在查他?」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