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她的心,死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24
A+ A- 關燈 聽書

「你敢威脅我?」喬御琛蹙眉,面帶不悅。

在他眼裡,安然不是會無理取鬧的人。

她會用自己身上所有的積蓄去建孤兒院,要幫助孤兒這一點,就足可以證明,她的心很軟。

可她現在是在做什麼。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喬御琛,你就當我瘋了好了,今晚,我會做晚飯,我熱情的邀請你回來吃飯,我的警告依然有效,如果七點之前你沒有進門,我就發布消息,我實話跟你說好了,這就是我跟你結婚的目的。

用你,來刺激安心,讓安心成為小三兒,你回來抑或者不回來,對我來說,都無所謂,所以,剩下的決定,交給你自己。

只是我告訴你,我交給記者的那些關於安家的材料,都是真實的,我知道你在這北城可以隻手遮天,但你千萬不要試圖枉法,否則,我就算拼了命,也會把你們被繩之以法。」

安然知道,她這樣說有些不自量力,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到了這一刻,她是真的不希望喬御琛幫安心。

安家的事情,喬御琛,她安然的丈夫,憑什麼去插手。

她走進卧室,開始收拾行李,做好了離開這裡的準備。

之後進了廚房,做了一桌子的菜。

六點四十,喬御琛還沒有回來。

安然坐在餐桌前凄涼一笑,看來,她是時候要做最後的決定了。

她用手機編輯了一條消息,但是卻沒有發送。

她說過的時間,是七點。

六點五十,家門忽然有了響動。

安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眼,看向那邊。

喬御琛推門走了進來。

安然的心裡莫名的鬆了口氣。

他冷眼掃了安然一記,走到了餐桌邊,冷笑:「現在你滿意了?」

安然笑:「很滿意。」

「你知道接下來,如果這件事情被司法機關立案調查,安家會如何嗎?」

「我知道,安展堂要去坐牢。」

「你當真這麼恨他們?安總已經快六十歲了。」

安然表情平靜:「當年我在安家被戴上手銬,送進警察局的時候,安展堂,路月,甚至於是你心愛的安心,都是滿臉的高興,誰也沒有想過,我才19歲。我承擔了莫須有的痛苦,憑什麼他們做錯了事情,卻不用承擔後果?

我記得當初你跟我說過的,做錯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也說過,我跟你結婚,就是為了證明,這句話,不是只針對我一人有效。為自己做錯的事情付出代價,不分年齡。」

「當年把你送進監獄里的人,是我。」

安然咯咯笑了起來,表情平靜,聲音卻是凌厲:「你以為誰不知道嗎?所以我已經不止一次的告訴過你了,我恨你。你以為我讓你回來,是因為什麼?

我知道你的能力,想要幫安家翻盤,你輕易就能做到,安心也在期待你這樣做,但我偏偏就不讓你幫她,若你不幫她,你說她該有多傷心呢?幫不了她,你現在心裡也一定想被螞蟻啃咬一樣難受吧。」

她挑眉,呵呵笑了起來:「今天的晚餐,我放了老鼠藥,你要是覺得心裡不爽,可以多吃點,死了就不用痛苦了。不過你放心,你要是死了,我給你陪葬,我們現在畢竟是夫妻,我沒有黑心到讓你一個人上路的地步。」

喬御琛眼神里滿是冷漠:「安然你很聰明,不管我幫不幫安心,對她來說,都將是沉重的打擊,從前我覺得,我可能做錯了,讓你承受了四年牢獄之災,讓你痛苦,可是今天我才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她眼眶裡帶著隱忍的霧氣,可是嘴角卻在笑:「對,我不冤,都已經承受過了,即便喊冤,也沒有人有辦法彌補我了,所以我不冤,但是這句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放在安家人身上,同樣有效。」

她閉目,呼口氣,將眼淚的生吞回肚子里。

今天是個好日子,該高興才對。

喬御琛沒有吃飯,安然卻是拿起筷子開吃,他一直在盯著她,不是因為害怕所謂的老鼠藥,而是他實在看不懂,這個女人……到底是個怎樣的存在。

即便她做成了這樣,他也不恨她。

安然瘋了,他又何嘗不是。

喬御琛的手機響起,見是安心,他起身走到一旁接起。

「喂,我在家裡。」

「你不是說,一定會站在我身邊為我遮風避雨的嗎,我現在需要你。」

「會計師在查賬,我在也幫不上什麼忙。」

「呵,喬御琛,安然到底給你吃了什麼迷魂藥,你要這樣對我,我一心一意的愛你,第一次給了你,愛給了你,結果你就這樣對我嗎?如果早知道,要了安然的肝臟,就要失去你,我寧可去死,也不會接受她的幫助。

從小到大,我對她有多好,她自己心知肚明,現在她因為她母親死了,將所有的過錯都怪在了安家的身上,怪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我又做錯了什麼呢?我又是為什麼要去承受她的這份痛恨?

安氏不能倒,你知道的,御琛,沒了安氏,我如何與你匹配,本來,我就配不上你啊,本來我就……沒有資格站在你身邊,如果安氏沒有了,那我算是什麼呢。」

安心哭的撕心裂肺,幾乎崩潰。

喬御琛閉目,片刻后再睜開眼:「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有我的考量和算計,我說過,會計師在查賬,如果安氏集團真的沒有差錯,那我不管別人說什麼,都一定會幫你們,可如果有問題,我愛莫能助。

聽著安心,你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平靜自己的心情,等待結果,當年我跟你在一起,與你的家世無關,所以不要拿家世說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冷笑,聲音高昂的響起:「老公,吃飯了。」

電話那頭,安心聽到安然的聲音,整個人的精神幾乎崩潰。

「我以為你很忙,以為你只是回家問安然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以為,你是在幫我,原來……你在忙著,陪你的愛人一起吃飯。喬先生,真的對不起了,我好像打來的不是時候。」

喬御琛看向安然,並沒有對電話那頭的安心解釋什麼。

安心冷笑一聲:「御琛,你真的以為,你跟安然有可能嗎?你是真的不知道她有多恨你,還是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攔你,只是不想你受傷,因為我愛你,可現在看來,我的阻攔,對你來說都是多餘的。好吧,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跟她,是不是真的能天長地久。」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

她很憤怒,非常憤怒。

在這種時刻,喬御琛竟然回去陪安然吃飯了……

喬御琛望著安然,「你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安然揚唇:「我覺得安心現在應該快要氣炸了,哇,心情實在是太好了,你知道我現在最期待的事情是什麼嗎?」

喬御琛冷眼看向她。

她抿唇:「我希望,安展堂去坐牢,安心被氣死,路月孤苦無依,跳樓自盡。」

「惡毒,安然,你一定要把自己變成這樣的毒婦嗎?」

「我還沒有說完呢?我還希望,你一輩子孤苦無依,永遠得不到一顆真正愛你的心,因為你這樣的人,不配擁有愛。」

喬御琛握拳,冷眼:「安然,你要報復,前提是,不要傷害你自己,你捫心自問,你為了折磨別人把自己變成這樣,你幸福嗎?」

他說完,轉身,上樓。

安然愣了一下,他……竟然沒有對她發泄怒火,沒有像從前一樣,掐著她的脖子,罵她惡毒。

她坐在餐桌前,終於抑制不了心裡的委屈,眼淚滴落到了餐桌上。

喬御琛根本就什麼也不懂,他明明什麼都不懂。

安家對她做了那麼多壞事,可她只不過是找到了安家的把柄公注於眾而已。

她做錯了什麼?

她捂著自己的心臟,她的確不幸福,一點也不幸福。

可是能夠讓她幸福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勇敢愛著她的那個男人,她也不敢要了。

她已經髒了,沒有權利再去擁有幸福了。

她的世界已經坍塌了,她的心……死了。

喬御琛,他什麼都不懂。

十點,喬御琛從樓上下來,看到她窩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電視里在播放著,足以令人捧腹大笑的娛樂節目。

他繞到沙發前,看到她已經睡著了,眼睫毛上掛著霧氣。

他坐在茶几上,盯著她看,一分鐘,兩分鐘……半個小時。

他閉目,他真的瘋了吧。

她做了這樣的事情,他為什麼沒有辦法跟她生氣。

為什麼沒有辦法用殘忍的手段懲罰她。

為什麼……還要覺得現在的她令人心疼?

他近乎認命的嘆口氣,沒錯,就是瘋了。

他將她打橫抱起,安然忽然睜開眼,看向他。

她沒動,他也沒有作聲。

他將她抱回房間,放到床上。

他坐在床邊,安然翻身,背對他。

房間里安靜的,讓人連呼吸都覺得沉重。

安然道:「喬御琛,既然從一開始,你對我那麼殘忍,那現在,也就不要對我好了,我們是註定的仇人。我不想,終有一天,我甚至……都沒有勇氣恨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