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不變的是愛你的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32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心痛了一下,回頭看向她。

片刻后,他躺在她身後,伸手環住她。

安然不動,只是閉上了眼睛,心裡一片荒涼。

這一晚上,她失眠了。

她聽到喬御琛,在凌晨的時候,接到了一通電話后離開了。

她終究沒有留他。

只是自嘲一笑,留下他又如何。

只要喬御琛想幫忙,即便不通過自己的手,也可以輕易的讓安展堂脫責……

呵,她說什麼,都只是多此一舉的廢話。

第二天,安然準時來到公司上班。

關於安家的事情,似乎完全沒有影響到她的心情。

早上出發前,她給葉知秋打過一通電話。

知秋說,因為偷稅醜聞,加上安展堂不做解釋,而是直接犯了心臟病入院的消息,讓安家的股票一夕之間受到了很大的波動。

當然,這波動並不見得會傷及公司的筋骨,卻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平息的。

這件事,得先由稅務部門稽查,確定有刑事責任的,移交公安機關處理。

不管結果怎麼樣,安然都不會吃虧。

安展堂不是最在乎自己的公司嗎,能讓他心裡痛一痛,也算是她在老虎身上拔毛成功。

中午,喬御仁像之前兩天一樣,來找她吃飯。

雖然只有兩天,可行政部的員工似乎已經習慣了喬御仁出現在這裡。

大家都見怪不怪了。

安然走到他面前:「你還真是執著。」

「你不知道嗎?我從前就很執著。」

安然無奈:「你跟我出來吧。」

她帶他上了天台。

她雙手交握,手臂支在天台邊,看著遠處的天空,唇角勾著一抹笑意。

他站在她身側,看著她的笑容微微蹙眉。

時光好像忽然就重新回到了四年前。

只是那時候,她長發飄飄……迎著風笑起來,像是能暖人心脾。

可現在,她笑起來,眼神里也寫滿了沉重。

「你今天心情是不是還不錯?」

安然點頭:「嗯。」

「因為安家的事情?」

安然看他,笑了笑:「嗯。」

「你不怕我哥會插手幫忙?」

安然聳肩:「沒關係,我覺得,我的目的已經實現了,安展堂坐牢也好,不坐牢也罷,能夠這樣反撲他一口,我也已經很高興了。」

「然然,你……」

「你知道嗎,出獄后,我有很多次,都站在這樣的地方,想要跳下去,可一想到我媽,想到我這四年的遭遇,我都咬牙忍住了,我若死了,安家人只怕會徹夜狂歡來慶祝,所以我不能死。」

她看著他:「哪怕只能讓他們痛一點,我心裡也會覺得很好受。」

說著說著,她嘆息一聲:「可能,我現在的心思已經有些病態了,但我真的覺得,我餘生除了報仇,好像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做了。」

她笑了笑,看向他:「你有時候,也會有這種無力的感覺嗎?」

喬御仁點頭,眼眶酸澀:「看著你,卻不能擁抱你,不能放肆的說愛你,我會覺得很無力。明明想要跟你結婚,給你一個家,可是我知道,即便開口也會被拒絕,每當這時候,我會覺得很無力。看到你這麼痛苦,想要帶你離開這裡,重新開始,可你卻為了仇恨,不願意跟我離開,我真的覺得很無力。」

她吸了吸鼻子,搖頭,走到陰涼處盤腿而坐:「今天中午吃什麼?」

喬御仁愣了一下:「昨天中午你沒吃的,我又讓人做了一遍。」

「如果我今天中午還不吃呢?」

「那我就讓人每天都做一遍,直到你吃了為止。」

安然笑,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坐吧,吃飯。」

喬御仁在她身側坐下,小心翼翼的看向她:「然然。」

「嗯?」

「你……其實沒有那麼恨我,對嗎。」

安然他:「我有什麼理由恨你嗎?好像沒有。」

她搖頭:「不過以後,你不要每天中午都來找我了,公司里的人流言蜚語太多,我不喜歡聽。」

「既然已經開始了,如果我不來找你,別人會說,喬家二少爺追女人只有三分鐘的熱度,興許還有人會說,我已經得到了你,所以就把你甩了。」

安然無語呵呵一笑,這倒是真的。

「那也不要來了,」她一邊用小隔層盛了米飯,一邊吃了起來。

「流言蜚語聽多了就習慣了,反正現在的人,都喜歡用議論別人的事情,來掩飾自己的空虛,如果我的閑言碎語,讓他們能夠得到短暫的快樂,就讓他們議論好了,我不在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我在乎,你是我深愛的女人,我不想讓你受到這樣的委屈,尤其還是因為我。」

安然看了他一眼,勾了勾唇角。

「你終於願意對我笑了。」

她沒有做聲。

「就是笑容……如果能更走心一點就好了,你知道嗎,你笑起來,真的好美,我之前,連做夢的時候都能夢到你對我笑,用拳頭捶我的樣子。」

安然正吃飯的手頓了一下:「你話真多,快點吃吧。」

喬御仁聳肩:「明天中午想吃點什麼?」

「你來這公司,就是為了每天跟我一起吃飯的?」

「我想重新走進你心裡,讓你心甘情願的跟我離開。」

安然想到自己跟喬御琛的婚姻,她搖頭,「不可能。」

「許多事情,不嘗試又怎麼知道不可能呢?當年我追求你,你也不要我,可後來,你還不是一樣被我打動了?」

「可是,現在的我跟從前的我不一樣了。」

「對,你變了,我也變了,唯一沒有改變的,只剩下了這顆愛你的心,」他說著,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心臟:「而且我能保證,我永遠都不變。」

她看他,無語的搖了搖頭:「好了,別貧了。」

「我什麼時候跟你貧過嘴,當年阿姨還在世的時候,不是也讓你珍惜我的嗎。」

安然垂眸,凄苦的笑了一聲,「別提我媽,提起她,我會怨你,怨你當年為什麼不在家,為什麼讓我……」

她欲言又止,搖頭:「算了,都過去了。」

「是我對不起你,」說到這個,他垂眸,滿心愧疚。

安然笑了笑,他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何必道歉。

「快吃吧,吃完就下樓去,今天是最後一次,真的是最後一次。」

「我明天中午還會去找你的。」

「御仁,我現在是你的嫂子。」

「我永遠都不會認可你的。」

安然抿唇:「喬御琛不會跟我離婚,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他凝眸。

「不管你承不承認,我都是喬御琛的女人,你嫂子。」

「別說了。」

「有些道理,我知道現在跟你說不通,我只是想告訴你,你了解的,你愛的,都是四年前的安然,而剛好,我再也回不去了。」

她放下碗筷:「一樣的話,我們不要重複過來重複過去的說了好嗎?」

「若我堅持呢?」

「我會很累,非常累,我現在的心已經很焦躁了,你就別再給我添亂了。」

她說著,放下碗筷:「今天的飯很好吃,我好久沒吃的這麼開心了。」

她站起身:「我先走啦。」

「曾經,你答應做我女朋友之前,也沒有對我敞開心扉,那時候,你說,可以先從朋友做起。然然,就當我們沒有過曾經,我們從朋友的階段,重新開始,好嗎?我等你。」

她笑:「我們本來就是朋友,走啦。」

她雲淡風輕的下樓去。

她不知道喬御仁為什麼要犯傻。

其實他明明也應該知道,他們絕沒有可能了。

為什麼還要這麼執著?

大概,就是為了圓自己年少時的一個夢吧。

一下午,安然按部就班的工作著。

下班的時候,她接到了安諾晨打來的電話。

安然走到一旁,接起,輕聲問道:「哥。」

「然然,喬總的人已經查到了,因為賬務有些亂,所以他的人就從曝光的子公司開始調查的,調查結果顯示,那邊的確有偷稅漏稅的現象,查到這些后,喬總已經讓他的人從安氏撤掉了。」

安然凝眉:「為什麼撤掉?」

「我剛剛去安總辦公室時,在門口聽到喬總跟安心說,如果是被冤枉的,他一定會出手幫助,可現在,子公司偷稅的事情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兒,他不會跟國家律法作對,所以這件事,他幫不了忙,只能讓公司的負責人出來承擔該承擔的責任。我聽到安心哭鬧著讓喬總幫忙,可是喬總始終沒有答應。」

安然勾了勾唇角,「好,我知道了,哥,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你的目的達成,是不是也該從喬御琛身邊全身而退了。」

她抿唇,全身而退……

「哥,我這邊你不要擔心,你就按照我們之前的計劃,去找安展堂吧,你一定要把安氏集團變成你的,一定,只有這樣,我才能夠安心。」

「不是變成我的,是變成我們的。」

安然笑了起來:「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不要,跟安氏有關的所有的東西,我都不要,只要你能得到它,我就知足了。」

安諾晨凝眉,莫名心疼:「我答應你,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會幫你實現,這是我做為……『哥哥』,必須要為你做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