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他的底線是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7:59
A+ A- 關燈 聽書

葉錦的面色全是困惑,像是這件事並不是她做的似的,我突然將懷疑的目光看向葉挽。

葉挽的神情雖然鎮定自若,但她比我還著急的問:「錦兒,你這聲音怎麼是這樣的?」

葉錦咬了咬唇,面色非常難看,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突然問了我一句,「時笙,你究竟要做什麼?抓到我然後呢?定我的罪?」

要是剛剛我還懷疑葉挽,但葉錦這兩句話又把自己證實了,管家聽見葉錦喊我時笙,詫異的問:「你就是時家的總裁時笙小姐?」

剛剛他還不太想搭理我的樣子,現在卻稱我為時笙小姐,我壓根就沒有理會這個管家,而是將我這兩天的錄音都放給了葉錦。

葉錦聽完後面色鐵青,她著急的看了眼葉挽,但葉挽淡淡的安撫她說:「別怕錦兒。」

隨即葉挽站起身問我,「這件事是我們葉家做的不對,我也沒想到錦兒她會……時總你說個解決的辦法吧,我們葉家定會賠罪。」

葉挽說的很敞亮,她口中的解決辦法無非就是想拿錢財解決這件事,偏偏我最不缺錢。

我沒有說話,偏頭看向了外面的葉家大院,假山假石古香古色,漂亮的不像話。

助理了解我的性格,語氣鄭重的替我說:「葉小姐這樣的行為觸及了法律,該怎麼解決並不是我們說了算,應該是看警察怎麼判。」

葉挽詫異道:「時總怎麼不留情面?」

我微笑問她,「你看我什麼時候好說話了?葉挽,我從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女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我看向臉色蒼白的葉錦,嘲諷道:「反正像她這樣沒長腦子的女人去監獄待著也沒壞處。」

話剛落,外面傳來一抹溫和的聲音,「時總,這件事是我們葉家的錯,是我們葉家管教不嚴,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放過錦兒一次吧。」

我偏過頭看見一個穿著儒雅的女人,眼角有微微的皺紋,瞧著應該四十歲往上數。

我皺眉問:「你是?」

助理在我耳旁低聲的解釋說:「時總,她就是顧總的姑姑,如今葉家的葉夫人。」

我瞭然的望著她說:「原本是該給你一個面子的,但我大老遠的跑到A市不想將這事就這麼算了,而且你可以聽一下錄音,全都是說的一些詛咒我的話,什麼時笙活不長之類的。」

見我拒絕她面色沒有著急,依舊溫和的說道:「時總,這件事的確是我們葉家的錯,但錦兒畢竟是葉家的小輩,如果關進警局會對葉家產生不小的影響,明天股票一定會大跌……」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該是我考慮的問題嗎?

我皺眉,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

畢竟她是顧霆琛的姑姑。

我不想將事情弄的太難看。

很想賣給她一個情面。

但葉錦這個蠢女人我真不想放過。

正在我陷入糾結中時顧霆琛的姑姑突然說了一句,「時總,我知道你和霆琛的關係,正好霆琛現在也在A市,我給他打個電話讓他過來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一下找一個解決的辦法如何?」

我心裡錯愕,顧霆琛怎麼跑到A市了?

那他現在知不知道我在葉家?!

原本想繞過他把這件事解決了,但現在看還是需要他出面,我私心的也想看看他怎麼解決這件事的,是偏向我,還是偏向他的姑姑。

就像曾經季暖被抓時,他沒有絲毫撼動的選擇了偏向溫如嫣,我想看看他是不是還能像曾經那樣選擇……說到底我心裡還是有芥蒂。

想在溫如嫣面前失去的場子在這裡找回來,說實話我這樣的心態真是幼稚的很。

我同意道:「可以啊。」

葉夫人取出手機給顧霆琛打了電話,向他簡單的說明了下這裡的複雜情況,他人真的在A市,我隱約的聽見他冷道:「我馬上到。」

葉夫人見顧霆琛會過來所以鬆了一口氣,似乎覺得那個男人能將我勸著離開這兒。

掛了電話後葉夫人讓我坐下又讓人給我倒了一杯茶,依舊溫和的笑說:「時總,我常常聽起我哥哥給我說,他這個兒媳婦是梧成最厲害的人,是她帶動顧家走向了全世界。」

她的哥哥就是顧董事長。

一直以來顧董事長對我都是稱讚的,他覺得他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就是找到了我。

並且成功的讓我嫁進了顧家。

但葉夫人這誇讚太過了。

我客套的笑了笑說:「沒有這樣的事。」

我目光突然看向葉挽,她見我突然看她面色怔了怔,我又看向異常沉默寡言的葉錦。

這樣的葉錦有點令人陌生。

按理說她現在應該像個蠢貨一樣懟我,拿難聽的話罵我,但是她沒有,她沉默到讓我覺得這不是她,像是被人封印在了座位上。

甚至從剛才開始到現在她從未為自己狡辯過,像是刻意的像承擔下什麼真相似的。

承擔下真相……

我生性多疑,什麼結果都會想一遍,倘若這件事是葉挽做的,而葉錦在替她背鍋?!

只有這樣葉錦才會特別沉默。

她只想這件事趕緊解決消停。

想到這,我皮笑肉不笑的問葉挽,「葉小姐,我聽助理說你和溫如嫣走的挺近的?」

反觀葉錦和溫如嫣毫無交集。

「是的,早就認識的朋友。」

葉挽回答的很淡,毫無破綻。

我忽而明白,葉錦就是替罪羊。

但現在人贓俱獲的是葉錦,我壓根就查不到葉挽的身上,不得已只能讓葉錦背鍋。

一個是她心甘情願。

二個她原本就是葉家的人,懲罰她也能讓葉家受到警鐘,這算是我想要的結果。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進了簡訊。

是顧霆琛給我發的。

他問我,「在葉家?」

我回復道:「你不是知道嗎?」

顧霆琛回了我一句語音,我取出耳機戴上,聽見他嗓音冷漠的說道:「你待會最好給我解釋一下出差怎麼突然跑到葉家去了!」

我回復他問:「我不能去葉家?」

顧霆琛久久沒有回消息,待他再回消息的時候葉家的管家跑進來說:「顧先生到了。」

顧霆琛還沒有到大廳,我悄悄地點開了他的語音,聽見他語氣惆悵的說:「這件事我在幫你查,你怎麼自己跑到A市?笙兒,曾經我對你不夠好,而如今希望你能多依靠我一點。」

我剛聽完語音抬頭就看見顧霆琛長腿闊闊的向我這邊走來,冷著的臉龐很英俊,輪廓很鋒銳,身材高大挺.拔,讓人欣喜的緊。

我對上他的目光咧嘴笑了笑,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淡問:「穿這麼單薄冷嗎?」

明明很生氣,以為我不信任他。

但還是關懷的問我冷不冷。

我搖搖頭看向大廳里的眾人,特別是葉挽,她看顧霆琛的目光很像曾經的我。

貪戀,求而不得。

葉夫人見顧霆琛到了,忙起身說:「霆琛,我把剛剛的事都給你講一遍,這事是我這邊的過失,但希望你能讓時總通融一下……」

顧霆琛過來站在我的身側,對自己姑姑緩和了語氣說道:「這事我已經知道了前因後果,該按照什麼程序辦就按照什麼程序辦!」

我詫異的望向顧霆琛,低聲道:「你都不嘗試和我溝通一下,萬一我願意放過葉……」

顧霆琛垂眸看向我,眸心沉沉,他抬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示意我閉嘴,當著眾人的面鏗鏘有力的說道:「這件事已經不是單純的惡作劇,已經構成了人身威脅,再說即使時笙願意不計較這事,可我不願意,我放在心裡的女人憑什麼由你們這般欺負?當我不存在是嗎?」

顧霆琛頓住,看向他姑姑說:「抱歉姑姑,並不是不願意幫你,但我有我的底線。」

葉夫人失望的問:「你的底線是她?」

顧霆琛堅定道:「是。」

顧霆琛說,他的底線是我。

我突然明白了身側的這個男人。

無論是溫如嫣還是我,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哪怕付出代價他都只守著自己的女人。

我很幸運,遇到了他。

至少比溫如嫣幸運。

溫如嫣得到了他這個人,可從始至終都沒有得到他的心,不不不,連人都沒有得到。

他從沒有跟溫如嫣睡過,溫如嫣只是在名分上佔了他幾年而已,這真的很可笑。

從始至終溫如嫣都是一個笑話。

「霆琛,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嗎?葉家股票大跌,我也會失去一部分的……」葉夫人猛的打住,想了想措辭悲憤的問:「一直以來我都在儘力的幫襯你,你確定要讓我寒心?」

「姑姑,凡事好商量,唯獨這件事沒有餘地。」顧霆琛拉著我起身,對著大廳里的人冷酷的說:「我剛才已經報警了,警察馬上到。」

「霆琛,放過葉家,就這一次!」

他拉著我離開,不管葉夫人怎麼喊他都當聽不見,坐在車裡的時候我提醒他說:「如果葉錦進了監獄,這事一定會被有心人利用上娛樂頭條,到時候葉家的股票肯定會大跌!你為了我……選擇和葉家反目成仇值得嗎?」

葉夫人原本是想拉他過來當救星的,別說是她,連我都壓根沒想到他還直接報了警。

顧霆琛開著車斜我一眼,提醒說:「與其擔憂這些,還不如想想該怎麼給我個解釋。」

我一時懵逼的問:「什麼解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