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我不想與你分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19
A+ A- 關燈 聽書

我突然想起他剛剛給我發的消息,我想了想措辭說:「我來A市並不是不信你不能解決這件事,只是剛好查到一點線索就過來了。」

他偏過頭問我,「那為什麼撒謊?」

撒謊……

我的確騙他說我來A市是臨時出差。

我從不是一個擅長解釋什麼的人,想到這我嘆了一口氣如實的說:「我這邊查到的線索在葉家,原本助理提議告訴你的,但他突然告訴我說葉夫人是你的姑姑,我不想讓你為難所以才決定隱瞞你的,沒想到還是被你……」

我頓住問他,「你怎麼突然來A市了?」

顧霆琛將車停在路口,他拉起手剎望著我半晌,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問:「你看什麼?」

「我想你,不想與你分開。」

男人吐著甜言蜜語道:「所以忙完了事就趕緊過來找你,我剛到A市時姑姑就給我發了消息,問我能不能趕緊來一趟A市,我回復她說就在A市,然後她就把你在葉家的事告訴了我。」

原來葉夫人在來大廳之前就聯繫了顧霆琛,那個時候他已經在來葉家的路上了。

而葉夫人還裝模作樣的當著眾人的面給顧霆琛打電話,這是在給我裝深沉還是給葉挽?

我點點頭,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頰示弱的說:「你別生氣,下次我一定告訴你實話。」

見我這樣,顧霆琛毫無脾氣。

他嘆息問:「現在要去哪兒?」

「我想回S市。」我說。

他低呤問:「要去楚家嗎?」

我的手心輕輕的摩擦著他英俊的臉頰解釋說:「嗯,明天要例行的檢查身體,不然楚行會擔心,到時候就會親自到梧城來抓我了。」

見我提起楚行,顧霆琛的面色有些難看,他抬手貼住我的手背想問我些什麼終歸頓住。

我們到S市已經是晚上八點鐘的時間,助理沒有跟著我們一起,只有我和顧霆琛兩個人。

聽著我到了S市,楚行趕緊來機場接我,他到機場看見顧霆琛面色下意識的沉著,但最終看在我的面子上什麼也沒說,將我抱在懷裡拍了拍我的背部,嗓音溫柔道:「笙兒,不過幾天沒有見而已,我感覺我們分開很久了。」

我笑著說:「我離開才三四天啊。」

楚行笑而不語,他拉著我的手走到顧霆琛的面前,後者冷漠的看著我們牽著的雙手。

楚行率先伸出手道:「顧先生。」

楚行很討厭顧霆琛,至少我以為是這樣的,因為他曾經親眼在醫院門口撞見過顧霆琛帶著溫如嫣,而且還任由溫如嫣侮辱我。

他那天非常的生氣,覺得我不該這樣委曲求全,所以當晚在宴會上宣布楚家和顧家斷絕一切商業合作,將溫如嫣逼到了尷尬的位置。

這樣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楚行毫無顧忌,一心只想為我報仇,到後面也沒有鬆口。

直到我親自打電話求了他。

而且為了讓顧霆琛的餘生陷入無盡的愧疚中,他還花心思策劃了我的假死。

甚至推動他們替我辦了一場葬禮。

從這些方面來看,楚行對顧霆琛是真的討厭,至少做不到表面和氣,不能共存一處。

可就是這樣,楚行還是主動的伸出了手喊著他顧先生,他給了顧霆琛極大的尊重。

我知道,他這樣做是為了我。

因為我把顧霆琛帶到了他的面前,他尊重我的選擇,哪怕他之前是那般的針對他。

見他這樣,我眼圈生疼。

顧霆琛垂眸緩緩的伸出手握住,「楚先生,別來無恙,這次到S市怕是要叨擾你了。」

楚行冷著臉道:「無妨。」

雖然不討厭,他也做不到熱情相迎。

我和顧霆琛坐在楚行的車上,一路他都沉默寡言,就只有我和楚行兩個人一直在說話。

楚行問我病情怎麼樣,問完之後他否定道:「你還是別說了,你只會告訴我好消息。」

我掙扎說:「本來就沒大問題。」

除了昨晚流了一點血。

但這個應該不是很嚴重。

楚行不置可否的說道:「你是什麼性格我還不知情?笙兒,你在我面前還是個小孩子,你想說什麼,你想做什麼我還能不清楚?」

我:「……」

我識趣沉默,他好奇的問了一句,「季暖呢?最近沒聽到她的消息,她在做什麼?」

「她精神狀態很不好。」我說。

楚行好奇問:「發生了什麼?」

「死的那個朋友是她的愛人。」

楚行:「……」

話題終結在這兒,楚行帶我們回了楚家別墅,進去我沒有看見嫂子,我好奇的問嫂子呢,楚行嘆口氣無奈道:「又跑出國玩去了,她那人一天沒個正形,比你還像個小孩子。」

我咧嘴笑說:「這樣挺好的。」

顧霆琛在我的身後,楚行似乎不願意在陌生人面前多提她,淡淡的說道:「她壓根就沒有成婚的心思,好在我對這方面沒什麼想法,順其自然吧。走吧,我帶你去樓上房間看看。」

楚行竟然用這樣的語氣說這話……

我好奇問:「哥哥你不想娶嫂子?」

「至少現在不想。」他道。

楚行目光深沉的望著我,顧霆琛突然握住我的手心說道:「上樓吧,你今天跑了一天估計很累了,待會洗個澡,我去給你做晚餐。」

聞言,楚行把別墅鑰匙交給我道:「公司那邊很忙,我晚上要加班,明天早上我過來接你。如果沒有問題的話你再回梧城我才沒意見,不然的話……你好好聽我的話待在S市。」

楚行例行的抱了抱我就離開別墅了,他走了後顧霆琛突然道:「我不喜歡他這樣抱你。」

我翻了個白眼說:「他是因為愛我。」

顧霆琛嗓音加重問:「愛?」

我滿足的說:「嗯,我的哥哥楚行是世界上待我最好的人,他是我母親留給我的。」

「他待你最好,那我呢?」

顧霆琛開始糾結這個了,我斜了他一眼提醒說:「至少目前為止他是待我最好的。」

他沒有接我這話,而是疑惑的問我和楚行之間的關係,並道:「就我了解的,時家和楚家之前沒什麼聯繫,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我不想告訴任何人楚行的曾經,應該說這是楚行的秘密,不該由我張口到處宣揚。

我敷衍顧霆琛說:「認識的,我母親好閨蜜的兒子,很早就認識了,他是我的哥哥。」

我這個解釋顧霆琛說不上滿意但也沒有質問,他轉過身直接去了廚房做晚飯了。

望著他挺直的背脊,我無聲的笑了笑轉身上樓,我先去了嫂子的房間拿了卸妝棉。

嫂子的房間有很多化妝品,還有很多漂亮的衣裙,她跟我身材差不多,我拿了一套嫂子的衣服以及一些新的化妝品回了自己的房間。

是的,我在楚家有自己的房間。

不過房間里沒什麼東西。

空蕩蕩的。

我卸了妝去浴室洗澡,還專門看了眼下面,一點血色都沒有,看樣子情況好了很多。

我剛吹完頭髮,顧霆琛就推門進來了,他手裡端著一碗麵條說:「將就著吃一點。」

他把碗放在我的面前,我坐在梳妝台前一口一口的吃著面,吃完發現他一直看著我的。

我疑惑的問他,「你在看什麼?」

「你臉上的疤痕……」

顧霆琛還在意這個?!

我放下筷子問他,「怎麼?」

「我可以找人替你去掉。」

不想辜負他的好意,我答應他說:「嗯,留著的確難看,化個妝都要補很多的粉。」

他嗓音略有些著急道:「我沒有覺得難看,只是純粹的想去掉,再說這是我給你留下的。」

的確是他給我留下的。

是他將我推到了地上摔傷的。

我不想去計較以前的事,默默地起身端著碗下了樓,回到樓上時顧霆琛在浴室里。

我坐在床邊玩著手機,沒有一會顧霆琛就從浴室里出來了,他的下面圍著白色的浴巾。

沒有像昨天那樣直挺著……

想起昨晚,我臉頰有些發燙。

顧霆琛擦乾了頭髮過來坐在我的身邊問我在看什麼,我把手機向他靠了靠說:「閑著無聊刷一下微博,對了,我給嫂子發個消息。」

他摟著我問:「楚行的女人嗎?」

「嗯,我剛拿了嫂子衣服。」

「他們兩個關係好嗎?

顧霆琛問的問題莫名其妙的。

我反問他,「不好我能喊嫂子?」

我找出嫂子的微信給她發消息道:「嫂子,我在楚家,我剛去你房間拿了一套衣服。」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發過去我又問道:「讓哥哥多給你買幾件還你,對了,嫂子你什麼時候和哥哥結婚?」

嫂子沒有回我的消息,估計沒在,我放下手機脫掉鞋子爬到床上,對顧霆琛說道:「我們早點睡吧,明天早上我還要去醫院檢查身體。」

顧霆琛淡淡的嗯了一聲,再次開口時嗓音有些沙啞的說道:「時笙,你衣服散開了。」

我轉回頭問:「哪裡?」

對上他的目光時我忽而覺得可怕,我從沒有見過他這樣,眼圈泛紅的盯著我,似乎壓抑的很厲害,我趕緊扯了扯自己的睡裙。

但是晚了,他伸手抓住我的腳踝就把我拖了過去。

顧霆琛很壓抑,特別的壓抑。

他用自己鋒銳的側臉乖順的蹭了蹭我的臉頰,像個小狗似的想要得到許可和安慰。

可是我……

幾個月沒開葷的男人有多可怕我能想象得到,可我咬了咬唇說不下去可以那兩個字。

但不是我矜持,我是在考慮我的身體。

做了手術之後的身體一直都在恢復期,兩個月過去按理說可以做這事的,但昨晚卻突然流了點血,這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預兆。

可見顧霆琛這樣……

就在這時,顧霆琛軟軟的嗓音說:「笙兒,幫幫我!」

我咬著唇沉默,心裡也隨之跟著發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