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傅先生,我坐過牢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7:53
A+ A- 關燈 聽書

她垂眸,他的手卻握住了她的手。

安然將手縮了回來,在膝蓋上來回擦拭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笑道:「被你的話嚇的出了一手的汗。」

傅儒初笑了笑:「該害怕的應該是我吧,畢竟是我在跟你告白。」

氣氛短暫的緩和了片刻后,她再次看向他。

「傅先生,對不起,我不能答應你。」

傅儒初倒也並不生氣:「能告訴我理由嗎?」

安然嘆口氣:「我若成了悠悠的母親,悠悠將來一定會很羞恥的。」

「羞恥?」他有些驚訝於安然用了這樣的詞語。

安然點頭,糾結再糾結之後道:「傅先生,我坐過牢。」

傅儒初瞿然望向她,顯然是被她的話驚到了。

她苦笑,雙手再次交握到了一起:「你沒聽錯,是真的,我坐過牢,四年,幾個月前,才剛從監獄里出來,我無心騙你,只是不想提起這羞恥的過去,所以……」

傅儒初目光並沒有因為聽到她說自己坐過牢,而變的嫌棄。

他只是靜靜的問道:「願意跟我分享一下你的故事嗎。」

「四年前,我高考的前一天傍晚,我媽去世了,她是被人害死的,我因為太過憤恨,送走了我媽之後,去找那一家人理論,結果吵鬧過程中,我跟那家人的女兒打了起來,我們一起從樓梯上滾了下去,我被那家人從家裡轟了出去,那家的女兒有個很強勢的男朋友,他因為我故意傷人,把我送進了監獄,坐了整整四年的牢。」

她說著,緊緊交握的雙手也不禁顫抖了起來,因為憤怒。

傅儒初凝眉,再次握住了她的手:「這不是你的錯。」

「可是,沒有人聽我,信我,我的案子,甚至沒有經過公開審理,」她苦笑,抿唇:「傅先生,我坐過牢這件事,不管是不是我的錯,都將會成為我人生中的污點,我謝謝你的厚愛,但我不會跟你走到一起的。」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我倒是覺得,你可是試著相信我,依靠我一下,或許,來到我身邊,能讓你看到不一樣的世界呢。」

安然搖頭:「對不起,我不想連累你,也不會考慮這件事。」

傅儒初嘆口氣:「好吧,安然,我不為難你,反正遇到你之前,我也並沒有要結婚的想法,如果哪天你想通了,可以隨時來找我,或許,我不能給你多麼浪漫的愛情,但我可以成為你後半生最強有力的依靠。」

安然感動的望向他,她何德何能,竟然可以得到傅先生這樣的信任。

「謝謝你,傅先生。」

傅儒初暖暖的看著她笑了笑:「別把過去曾經經歷過的一些事情,當成自己人生中的污點,抬起頭,驕傲的活著,因為你並沒有做錯什麼。」

安然笑:「嗯。」

悠悠睡了兩個多小時。

下午,三人又一起去轉了轉。

四點多,他們就回城了。

悠悠有些小興奮:「爸爸,不是說要請我們吃飯嗎,我們去哪兒吃呢。」

「悠悠,」不等傅儒初說話,安然卻是先開口了。

「真的特別抱歉,阿姨今晚不能陪你和爸爸一起吃飯了,這樣吧,我先把你們送回家,讓爸爸帶你去吃好吃的,你幫阿姨多吃一點,好嗎?」

「啊?」悠悠有些失望。

「阿姨,那我們什麼時候還能再約呢?」

傅儒初回頭看著悠悠笑道:「你還惦記著玩兒,後天就要回外婆家了,該收收心了。」

安然看向他:「悠悠要回去了?」

「是,她外婆就給她請了這幾天的假,總不能一直在外面帶著。」

悠悠嘟嘴,情緒有些失落。

安然看了一眼後視鏡,笑了笑道:「悠悠,你回去以後,還會跟阿姨常聯絡嗎?」

「當年會。」

「那你想阿姨的時候,一定要給阿姨打電話,知道嗎?」

「好啊。」

悠悠點頭,小孩子的情緒總是比較容易帶動,很快就又歡聲笑語的跟他們聊了起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將傅儒初和悠悠送回家,安然開車回到了家裡。

她今晚其實沒什麼事情,只是覺得……自己的情緒不對勁。

自打傅先生跟她說了那些話后,她還沒有調整好心情。

下午與傅先生相處的時候,略顯尷尬。

傅先生眼中滿是坦蕩。

是她自己不夠坦然。

既然是她的問題,索性,她就回來好好的冷靜一下,調節一下自己的心情。

這樣,下次再見到傅先生的時候,才不會覺得尷尬。

她去廚房做了兩道菜。

本以為大周六的,喬御琛應該會回來吃晚飯。

結果等到十點,也沒見他的人影。

她心下不爽,飯菜涼了,她也沒什麼胃口了。

上樓洗了洗,她先躺下睡了。

不過個把小時之後,樓下傳來了輕微的動靜。

沒多會兒,房門打開,喬御琛進來了。

他走到床邊坐下,看向床里側的她。

「安然。」

安然背對著他,眼珠子翻了翻,沒理會他。

他起身,去了浴室。

聽著嘩啦啦的水流聲,安然提醒自己,別理他,睡你的。

喬御琛很快就出來了。

他翻身上了床,從后伸手環住她。

安然已經習慣了,最近他一直都是這樣睡的。

剛剛一個人躺在這兒,倒還覺得有些不自在了。

他環住她,忽然就開始親吻起了她。

脖子上傳來癢的感覺。

她用力的閉了閉眼。

「我知道你沒睡。」

安然往前縮了縮:「別。」

「你每天都說你不想做,可我是個男人,」他坐起身,一翻她的身子,翻身壓住了她。

她蹙眉:「你這是又去哪兒喝酒了,喝成這樣。」

喬御琛勾唇一笑,眼神有些迷離。

「你放心,我再醉,也知道要回家,也明白,該睡的人,是我的妻子,不會亂來。」

他說著,低頭吻她。

她側頭想要躲避,可卻被他用力的禁錮住了。

他在她耳畔,輕聲:「今晚,你別想躲著我。」

安然臉微紅:「我不想要。」

「你的反對無效,別掙扎,就像你說的,掙扎一身臭汗不說,還平白給我添了興緻,要知道,男人都有征服欲。」

安然凝眉望向他:「你是不是喝醉了。」

「誰說我醉了,我沒醉,我清醒的很。」

「對,喝醉的人,誰也不會說自己醉了。」

他呵呵一笑,低頭,繼續。

安然莫名的煩躁,她討厭被他碰觸。

尤其是在這種她不甘心情願的情況下。

她用力掙扎,他緊緊的禁錮著她,不讓她有分毫逃脫的機會。

「我說了,別動,越動,我越開心。」

「喬御琛,你不要臉。」

「如果睡自己的老婆叫不要臉,那你說對了,我就是不要臉。」他說著,就在跟她的糾纏之間要了她。

安然覺得,喬御琛如果不是醉的已經糊塗了,就是在故意耍酒瘋占她便宜。

他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才總算是放過了她。

有的時候,尤其是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安然莫名的害怕這個男人。

因為在他眼裡,他跟自己的妻子做這種事情,沒有道理可言的是應該的。

可是她卻覺得,這種事情,起碼要跟自己心愛的女人做,才算正常,他不愛她,卻跟她做,這讓她覺得,他就是渣男沒錯。

她要下床,他卻禁錮住了她:「你身上很香,不用洗了,睡吧。」

安然心裡一陣發悶,為了不激發他的潛力,索性就老老實實的睡了。

在她快要睡著的時候,她迷迷糊糊聽到他在她耳畔呢喃。

「下次,我若不回來吃飯,一定告訴你。」

像是做夢一樣,她『嗯』了一聲,接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安然下樓,正好喬御琛從廚房端著早餐出來。

「過來,吃早飯。」

她走過去坐下,抱著三明治啃了兩口。

好餓。

「昨晚你沒動的菜,我倒掉了。」

「嗯。」

「怎麼不給我打電話?」

「什麼?」她看他。

「昨晚你做了飯菜等我回來吃,為什麼卻又不給我打電話?」

「誰說我等你了,我是炒好了之後,又覺得沒胃口了。」

她又啃了一口三明治:「喬總,原來你也愛老孔雀開屏呀。」

他笑:「由著你嘴硬吧。」

「誰說我是嘴硬了,我說的是真的,我沒等你。」

喬御琛不做聲,點頭:「對,你沒等我,下次我要是不回來,提前跟你說。」

「你愛說不說,」她不爽:「不對,什麼叫不回來?你以後打算就一直跟我這裡住了?」

想到昨晚,他折騰她的事情,她心中大不爽。

「我不住這裡,難不成你要搬到我那裡去?你不是喜歡住在海邊嗎。」

「不是,我們這樣的假夫妻,為什麼一定要住在一起呢?我們各自住各自的,給彼此留下空間,不是更好嗎?」

「你想的倒美,」他壞笑:「安然,別跟我耍心眼兒,我早就不吃你這一套了。」

「誰跟你耍心眼了,我的話難道沒有道理嗎?」她瞪大眼睛看他:「你自己摸著良心說,我們是為什麼開始的,是因為契約呀。」

「不管因為什麼,現在都已經開始了。」

她將手中的三明治重新放回了盤子里:「有件事兒,我這兩天一直想平和的跟你商量一下。」

「你說。」。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