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我不是時笙?!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8:56
A+ A- 關燈 聽書

聽到季暖出車禍的消息我趕緊前往醫院,在病房門口我看見顧霆琛正站在走廊一側抽煙,他見我過去趕緊熄滅煙頭,淡淡的語氣告訴我道:「季暖已經搶救過來了,而開車的人是……是她想接近的那個男人。」

我立即反應過來問:「你說是陳深?」

他怎麼知道季暖想接近陳深?

顧霆琛問我,「你調查陳深是因為季暖?」

我點點頭承認,顧霆琛很聰明,突然瞭然的說:「我認為她是故意這樣做的,將自己陷入險境置死地而後生!我們之前真的是小瞧了她的復仇心,為了深入陳家,敢去招惹陳深不說竟然還耍手段設計他。」

顧霆琛這話說明他對陳楚的死也抱著懷疑態度,我們幾個人都想到了一處。

他明白季暖不會善罷甘休!

我好奇的問:「陳深人呢?」

陳深不會撞了她就跑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走了,不過留下了助理。」

我不解的問:「她這樣能得到什麼?」

不能因為一場車禍陳深就對季暖負責吧?

顧霆琛忽而笑了笑,瞭然於胸的說:「或許是能正式談判的機會。」

我不太懂這個談判的機會指的是什麼,我去看季暖時她還在昏迷,除了臉上身上沒有一塊是好的,這樣的她瞧著真令人心痛。

季暖的命太差,等了陳楚一輩子好不容易聽說他還活著,可沒有三個月就有人斷了她的希望,現在的她真的什麼都不剩了。

心如死灰,只想為陳楚報仇雪恨。

可至今連個真相都沒有。

我在她床邊坐下對顧霆琛道:「你去忙吧,我在這兒陪陪她。」

顧霆琛擔憂的問:「你一個人可以嗎?」

「嗯,等她醒了我就回家。」

顧霆琛離開沒多久季暖就醒了,她艱難的睜開眼見是我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我猜測她想見的是陳深,畢竟這是她接近他最好的機會。

我趕緊對她說:「陳深的助理在外面。」

聞言季暖鬆了口氣笑著說:「好在他沒想象中那般那麼絕情。」

季暖的臉色異常蒼白,像是經歷了什麼磨難,我抿了抿唇心裡難過的問:「這樣值得嗎?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賭注這樣值得嗎?」

「沒什麼值不值得,有些事我必須要做。」

季暖的語氣很淡,似乎看淡很多事。

我原本不想去干涉她做的決定,可她今天做的事太過出格。

我怕季暖最終把自己算計進去,所以擔憂的提醒她道:「你可以去接近陳深,但千萬別用這種故意的行為!更別用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暖兒,男人都有防備之心,最厭惡的就是女人的算計以及自以為是,你別惹惱了他,到時候他較真起來誰都保不了你。」

季暖只是淡淡一句,「我自有分寸。」

我:「……」

多說無益,我待了沒多久就離開了。

下了一樓我在大廳里看見了熟人。

沒想到兩次都在醫院裡遇見溫如嫣。

她像是在這兒長住了一般。

我原本對她的事毫不感興趣,但看見她一直和醫生說個不停,我悄悄地走進聽見她懇求的說:「醫生,你幫我這個忙我就給你五十萬!就一個小忙,你能做到的!」

醫生拒絕說:「抱歉,這是違法的。」

溫如嫣又在打什麼壞心眼?!

我抿唇離開大廳,站在醫院門口看見溫如嫣離開后我才進去找到剛才那個醫生,他是認識我的,因為他和我的主治醫生是師兄弟。

我客氣的問他,「剛剛那女人找你做什麼?」

他沒有任何隱瞞,坦誠的說:「想要顧太太的出生檔案。」

溫如嫣要我的出生檔案?!

我當年是在這個醫院出生的嗎?

我困惑的問:「她要這個做什麼?」

醫生答不上來,索性我問他要了我的出生檔案,因為我是本人,只要走了醫院的流程就能拿到。

我拿著文件回了時家。

剛到就接到助理的電話。

他彙報道:「時總,我剛回到梧城,A市這邊的事都解決了,陳錦如願的進了監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她會被軟禁三個月!還有葉家的股票今早上跌了七個點,葉董事長剛剛還親自給我打了電話為這件事替葉家向我們道歉,不過有一件事我需要彙報一下。」

葉董事長一直都是鐵錚錚的人,做事言行必出,誠信正直,葉挽與她的父親完全不能相提並論,這次他能道歉在我的意料之中。

我拿著出生檔案問:「什麼事?」

「我離開葉家之前在後院不小心聽到葉挽和葉錦兩個人在爭執,葉錦問她,為什麼要將你的手機悄悄地塞在我的包里,葉挽一直哄著她背鍋,並承若說如果她願意做替罪羊就給她葉家百分之一的股份。」

我果然猜得沒錯,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葉挽。

昨天葉挽不知道我會到葉家所以沒有想過去藏匿手機,我和助理在葉家附近守株待兔這麼久為的就是打她一個措手不及。

她估計是在大廳里看見我走進來的時候大概猜到自己凶多吉少,所以悄悄的把手機塞給了身邊的葉錦。

沒想到這次還讓她逃過了一劫。

「沒事,我們想要的目的已經達到。」

見我這麼平靜,助理驚訝問:「時總一直都知道是葉挽?」

「我猜的,具體沒有證據。」

掛了助理的電話后我坐在床上打開了那份出生檔案,名字是時笙沒錯。

照片里的我是個嬰兒,唯一不同的是出生年月這裡寫的一九九五年。

可我九六年出生,今年正滿二十三歲。

檔案里的這個時笙二十四歲。

緩緩地,我心裡升起一絲不安。

我突然明白溫如嫣想做什麼了!

我趕緊給助理髮消息讓他處理掉我當年的出生信息,他沒有問我原因,只回復了兩個字收到,可我的心裡卻一直堵著一口氣。

我感覺,我不過是鳩佔鵲巢。

是的,我感覺我是那個假的時笙。

真正的時笙今年應該二十四歲。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的父母也是假的?!

我接受不了這樣的信息,可時家現在沒有一個長輩,我又找不到人詢問真相。

我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時騁。

我翻出手機通訊錄找到時騁的電話號碼,這麼多年也不知道他換了手機號沒有,我猶豫了許久最終撥通了這個電話號碼。

我將手機擱在耳邊等了一分鐘那邊才接通,裡面傳來不耐煩的聲音道:「時笙你沒事給我打什麼電話,我們兩個的感情很好嗎?」

時騁從小就對我冷言冷語,倒不是和我有什麼仇,只是他一直就是這樣的人。

我心底毫無介意的問道:「你最近怎麼樣?缺錢用嗎?」

「關你屁事,老子缺錢又不找你。」

我:「……」

時騁一直都是壞脾氣,他天生就是這樣的人,而且他對錢財沒啥追求,不然當初也不會那麼乾脆的離開時家,甚至多年不與我們聯繫。

哪怕他清楚只要一回頭,身後就有無數財富等著他。

是的,在我眼裡他一直算是時家人。

只要他願意,我會給他幾輩子都用不完的錢,但他不願意,所以在外飄蕩多年。

至今我都不知道原因。

「時騁,我想跟你聊聊。」我說。

時騁沒好脾氣道:「老子跟你有什麼好聊的?」

他的話里透著濃濃的不屑。

我皺著眉問:「你很恨時家?」

時騁反問我,「老子一天閑得慌?」

「時騁,我覺得我不是時笙。」

當我說完這句話時時騁突然沉默了。

他似乎知道點什麼苗頭。

我趕緊問:「我們能見見嗎?」

「老子現在沒空,等著我安排時間。」

說完時騁就直接的掛斷了電話,在這個世上唯一知道這事的人也就是我和時騁,我主動告訴他並不是說他很值得令我信任。

因為他沒有貪戀,不會拿這事像溫如嫣那般千方百計的攻擊我。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再去想這事,而是倒了熱水喝抗癌藥,晚上時我突然接到郁落落的電話,她可憐巴巴的問我,「時笙姐我想見你。」

我和郁落落的關係沒有好到這種隨叫隨到的程度吧?

我想拒絕郁落落,但想著她畢竟是顧霆琛的妹妹,這樣駁她的面子不太好,我無奈的吐了一口氣問:「在哪兒?我過來找你。」

「在海邊,我給你發定位。」

我看向窗外,梧城的夜晚似乎有雨。

現在去海邊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但答應了赴約無法退縮,我拿著車鑰匙出門開車導航過去,路上就下起了傾盆大雨。

我到的時候郁落落身上已經淋的濕透,我趕緊打開車門讓她上來,她進來脫下身上濕淋淋的外套感激我道:「謝謝你時笙姐。」

我擰著眉問她,「你一個人在這兒做什麼?」

「我很難過,想見見時笙姐。」

他們的母親這兩天就要做手術,按理說她應該在南京陪著的,而現在她出現在梧城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讓她迫切的想逃離那裡吧。

可讓她感到難過的事除開顧瀾之我想不到其他人。

我斟酌的開口問:「是因為感情的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