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別讓我對你敞開心扉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8:07
A+ A- 關燈 聽書

他說完看向她,「還愣著幹什麼,走吧。」

安然回神,對墓碑鞠了鞠躬,跟他離開。

走到台階邊,他下了一層台階,半蹲:「上來吧。」

她走到他身側:「不用了,下山的時候我自己就可以了。」

「你確定?」

安然笑:「等我覺得自己走不動的時候,會說的,現在我沒有那麼累了。」

喬御琛將胳膊遞給她:「那你自己走,抓著我的胳膊。」

她看了一眼,抓住。

「我覺得,你今天就是自己找累受,有些話,明明在家裡也可以說的。」

「讓你在你婆婆面前保證,你才會比較長記性。」

「保證什麼?」

「保證你跟喬御仁之間不會有未來。」

「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有未來,都說了,是朋友。」

他勾唇,沒有作聲。

下山也沒有想象中輕鬆,下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后,剩下的路,是喬御琛把她背下來的。

「你以前帶安心來也背她上過山?」

喬御琛冷臉看向她:「你就非得把什麼事兒都扯到安心身上?安心為什麼要來這裡?」

安然嗔目結舌了一下:「你是說,安心沒有來祭拜過你母親?為什麼。」

喬御琛直接將她塞進了車裡:「你廢話真不是一般的多。」

安然白他,不爽的直接將車門關上。

喬御琛上車,安然問道:「你剛剛跟阿姨……婆婆說要給改口費,你可別忘了。」

「我現在就是帶你去給你清算改口費的。」

她蹙眉:「真的假的。」

「騙你做什麼。」

他一路開車,來到喬氏集團旗下的酒店餐廳。

他特地找了一個包間,點了菜。

等菜的過程有點兒無聊。

喬御琛起身去將電視打開。

安然問道:「你打算給多少改口費?」

她話音才落,電視里就傳來一些令安然覺得頭皮發麻的聲音。

她側頭看去,就看到屏幕里的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那是一個跟這邊差不多的包間。

裡面的圓桌上,除了譚正楠之外,還坐著幾個女人。

那幾個女人,是曾經在監獄里時看守安然的獄警。

看到安然的臉色,喬御琛走到她身邊坐下:「你認識她們吧。」

安然握拳,看向他,聲音冷清:「你想做什麼。」

「我想調查一些事情,所以在讓正楠加班。」

「調查?」她握拳:「調查什麼。」

「關於你的事情。」

安然咬牙切齒:「想知道什麼,就問我,她們不是我。」

「你身上的傷疤,是她們弄的,對嗎?」

安然斜眼看向他,眼眶因為恨意而變的猩紅。

「喬御琛,你到底想幹嘛。」

「我想知道,她們為什麼要傷害你。」

「為什麼?你真的不清楚?」

「我知道,你懷疑是我找人做的,可這件事,與我無關。」

安然側頭一笑,表情冷漠的與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電視里傳來獄警的聲音:「這件事,我們真的不知道。」

「我已經調查過許多人了,她們都說,是你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把她帶走折磨一次,你們卻說你們不知道?今天被我請到這裡的諸位,都是被不止一個證人點過名的。

如果你們堅持不承認,那我也就只能把這件事報上去,由我們BOSS找你們局長派人親自調查了,到那時,你們知道後果吧。」

幾個獄警互相對望一眼,大家都不做聲了。

安然冷笑,想起了她被綁在牢間折磨的畫面,眼神間帶著一抹倔強和桀驁。

監控那頭,終於有人開口:「譚秘書,這事兒,真的要說開了嗎?我們當時的確是針對了安然,可是那時候,我們收到的消息,就是喬總讓我們動手的,這事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人邊說著,邊有些為難。

旁側幾人也道:「是啊,明明就是喬總讓我們做的,怎麼現在卻又要調查我們?」

喬御琛冷眼:「簡直一派胡言。」

安然看向他。

喬御琛目光落到她臉上:「我從來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當年是我讓人把你送進監獄的,但是毆打你的事情,與我無關。」

安然不屑一笑。

喬御琛凝眉:「你不信我?」

「既然不是你,還有可能是誰?」

「我會調查,我會讓這群人開口的。」

「曾經,她們說我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大人物,除了你,還有誰?你真的想不到?」

喬御琛望她:「你知道?」

「你是真的願意裝傻,還是就真的相信,安家人是天底下最好的大善人?跟我有衝突的是安家人,送我進監獄的是你,你沒有傷害我,那你覺得會是誰?」

喬御琛沉默的看向她:「或許,這中間有什麼誤會。」

安然挑眉,笑:「你說是就是吧,你讓譚秘書送她們走,我不想再見到她們,還有,這件事,不要再調查,我不需要結果,因為我確定,要我死的,就是安家人。」

她說著,拿起筷子,就要開始吃飯。

喬御琛掏出手機,給譚正楠打了一通電話。

很快,視頻中的幾人紛紛離席。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譚正楠走了進來。

「BOSS,人被我送走了。」

「好了,這裡沒你什麼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譚正楠對兩人點頭后,離開。

安然吃著菜,眼神平靜。

「喬御琛,以後不要再在背地裡調查我,也不要為我做什麼,我不是很稀罕。」

她看向他:「我們之間的關係,沒有好到要讓你為我做這種事情的地步。」

「我今天帶你來這裡,是想讓你知道,你身上的傷,不是我派人做的,我當年的確是想讓你受到應有的懲罰,但我沒想在後面傷害你,折磨你。」

安然沉聲。

喬御琛面色凝重:「我喬御琛這輩子活的坦蕩,做過的事情,我認,可是沒有做過的事情,我不認。」

她看他:「快吃吧,要涼了。」

「你為什麼總要把所有的話都憋在心裡,你就不能把話說開?」

「喬御琛,在你做不到完完全全百分百的相信我,不管我說什麼你都信,不管我做什麼你都認可,不管別人說我什麼,你都能義正言辭的告訴他們,『安然不是這樣的人』之前,請你不要站在我面前,要求我對你敞開心扉。

你根本就不知道,當你對一個人敞開心扉,可她卻在你背後捅你一刀的痛苦。我不怕別人對我冷漠,對我不堪,在我背後捅我刀子。可我卻怕,我回頭,看到的那個對我捅刀的人,是我最信任的人。」

她說這話的時候在笑。

他的心卻是在滴血。

她只有23歲,可是她現在說出來的每一句話,卻都像是歷經過滄桑后的人說出來的。

安然垂眸,繼續吃飯,「快點吃飯吧,你是不是不知道,餓肚子是什麼滋味?」

他凝眉。

安然勾唇:「有一次,兩個獄警打的我下不了床,吃飯的時候,我沒能及時出現,跟我同一個房間的小姐姐給我偷偷留了一個饅頭帶了回來,我吃的時候,卻正好被獄警發現了。

獄警進來,二話不說就搶走了我的饅頭,在地上狠狠的碾壓了兩腳,她問我是從哪裡弄來的饅頭,為了不了連累那個小姐姐,我說饅頭我偷的。

那時候,我滿身的傷,可是獄警還是打了我,當時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她眼眶有些濕的看向他:「我在想,如果打了我,能把那個饅頭還給我該有多好,我真的很餓,餓的頭眼發暈,餓的甚至想去把那個饅頭撿起來,再啃上一口。」

「別說了,」喬御琛握拳,他心疼的看著她。」

她笑:「別可憐我,我跟你說這些,不是為了讓你覺得我有多可憐的,我是在告訴你,糧食要珍惜,飯菜要好好的吃,快吃吧,兩個人一起出來吃飯,我一個人吃有什麼意思。」

喬御琛沒有說話,將筷子拿起。

安然想起什麼似的道:「我的改口費呢。」

「我會給的。」

她笑,就像剛剛的事情,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給多少?」

「你想要多少,就給多少。」

「真的假的。」

「真的。」

安然愣了一下,隨即白了他一眼:「一千萬。」

「我現在就讓正楠給你轉賬。」

他正要打電話,安然忙道:「也不是那麼著急,先吃飯吧。」

喬御琛沒有應,起身,走出了包間,給譚正楠打電話。

譚正楠這才剛開車走出沒多遠:「BOSS。」

「一會兒,轉一千萬到安然的卡上。」

「好的。」

「還有,你派人操作,將曾經安然坐牢時,打過安然的獄警,列一個名單,交給她們局長,我要她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喬御琛說這話的時候,口氣是冷的。

譚正楠隔著電話都感覺到了刺骨的寒。

「是。」

「正楠。」

「BOSS還有什麼吩咐。」

喬御琛沉默片刻:「將調查方向,轉移到安家人身上,用最短的時間,確定這事兒跟安家人有沒有關係。」

譚正楠有些擔心:「BOSS,有件事兒,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說吧。」

「這事兒,可能跟安家人有關。」

喬御琛臉色一冷:「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兒瞞著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