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你好,你是時笙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49:39
A+ A- 關燈 聽書

「她喜歡我,我就一定要給她回應?」

顧瀾之的話一直回蕩在內心深處,我怔住,不知曉該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

他嘆口氣放低嗓音溫潤的說道:「小姑娘,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是求而不得的,我知道你很心疼落落,而我身為她的兄長又如何能做到波瀾不驚?只是有些事我有自己的底線!落落喜歡我……這是她自己的事,倘若我不狠心,她便會在我這兒看見希望。」

顧瀾之說的沒錯,其實愛情這個東西講究你情我願,如果他對郁落落沒那個意思,他遠離她不給她希望是對的,免得這樣下去一直糾纏不休。

顧瀾之這樣做的目的郁落落心底是明白的。

但有些東西明白是明白,可捨不得放棄又是另一回事。

我覺得郁落落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棄顧瀾之。

說實話,看見這樣的她我心裡說毫無波動是假的。

特別是在她救了我后,我心底對她的憐惜更深。

我心底特別的惆悵,抱歉的說了聲對不起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應該拿這種事打擾你的。」

顧瀾之寬容的說了聲沒事問:「你身體最近如何?」

我隨意的回著說:「挺好的。」

「嗯,等有時間我回梧城看望……」顧瀾之說了半句忽而頓住,嗓音低低的笑著說:「小姑娘,恭喜你願意放過自己原諒霆琛。」

我:「…….」

原來顧瀾之已經知情我和顧霆琛複合的事了。

不用猜,這應該是顧霆琛回南京時告訴他的。

那個男人有強烈的佔有慾,他特會宣誓自己的主權。

而我最終沒有選擇九年前的那份溫暖,還強制性的把他帶進了我的世界里。

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他那句,「這次我會在原地等你,一生可否?」

我濕潤著眼眶說:「抱歉,顧瀾之。」

「傻姑娘,你我之間何必這樣客套。」

顧霆琛說的沒錯,我和顧瀾之的確有一股難言的默契。

像是很熟的老朋友,這一生都值得信任。

我伸手捂住濕潤的眼睛沉默不語,顧瀾之一直沒有掛斷電話,最後還是我忍不住的掛了電話回到郁落落的病房。

郁落落休息了,顧霆琛困惑的問我,「怎麼這麼久?」

我扯謊說:「肚子有點不舒服。」

顧霆琛眸光沉沉的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唇終究什麼都沒說,他開車帶著我回梧城,沒有回時家,而是去了那個山頂別墅。

我一下車就看見那隻胖橘貓卧在泳池前面的,它身側還懶洋洋的躺著一隻白貓,橘貓看見顧霆琛的身影趕緊起身過來蹭著他的小腿。

顧霆琛沒有理會它,拉著我進了別墅,橘貓尾隨進來將身子懶在地板上。

見它這樣,男人笑了笑問:「你真把我當你主子了?」

橘貓喵了一聲,顧霆琛懶得理它帶著我回了房間。

裡面的被褥還是兩天前的,顧霆琛看了眼外面漆黑的夜空說:「現在都凌晨三點了,早點睡吧。」

我乖巧的轉身去浴室洗漱,出來沒有看見顧霆琛,透過落地窗,我看見他正在泳池那邊逗貓。

我躺在床上望著他的側臉,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房間外面的雨聲越來越大,吵的我難受,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偏過頭看見身側熟睡的顧霆琛,我輕輕地轉了個身子吵醒了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將我摟.進懷裡,嗓音低低的問:「醒了?」

我迷糊的問:「外面怎麼又下雨了?」

今夜的雨格外的大,郁落落在手術室里清理傷口的時候停過一陣子。

沒想到現在又下起了。

顧霆琛揉了揉我的腦袋解釋說:「梧城原本就是個就是座多雨的城市,再過一陣子會好一點,等夏天的時候才是梧城真正的雨季。」

身上涼嗖嗖的,我雙手緊緊地擁住顧霆琛的身體撒嬌的說:「我有點冷。」

男人伸手探了探我的額頭問:「是不是感冒了?」

「應該是吧,我有點頭暈。」

聞言他起身去找了溫度計讓我含著,一測是有點輕微感冒。

顧霆琛找到急救箱里的備用藥讓我喝下,又煮了兩個雞蛋為我的臉頰消腫。

臉上被打了幾巴掌,現在還有點輕微紅腫,顧霆琛用雞蛋揉著我的臉頰,溫柔的安撫我道:「明天中午應該就能消腫了。」

我聲音軟軟的嗯了一聲,顧霆琛忽而低頭吻了我的唇瓣,沒多久我們兩人身上的衣服都不見了。

人世間最愉悅的事,莫過於男歡.女愛,特別是在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做這事。

我閉上眼聽見他含著笑問:「喜歡嗎?」

他竟然打趣我。

他倒吸一口氣道:「磨人的小妖精。」

我們兩個人折騰到早上,我疲倦的躺在床上眯著眼,顧霆琛吻了吻我的額頭起身叮囑我說:「今天乖乖的在家等我。」

頓了頓,他抬手摸了摸我的額頭,嗓音淡淡的威脅道:「不準亂跑,不然……我有的是辦法治你,對了,我記得你好像很怕我爸?」

我從不怕顧董事長,只是他念叨起來沒完沒了,無論什麼事他都會打電話給我。

「你再亂跑我就帶你去見我爸。」

我:「……」

顧霆琛開車離開了。

我覺得他的擔心多餘,沒有車我怎麼下山?

再說外面在下雨我壓根就不願意跑。

我裹緊被子沒一會兒就睡著了,再次醒來時是被時騁的電話吵醒的,但說話的卻是一個女人。

「你好,你是時笙嗎?」

我剛睡醒腦袋有些懵,問:「你是?」

「我是時騁的女人,他剛被幾個警察闖進屋抓了,求你想辦法救救他好不好!他案底很多,我怕他這次進去會被關幾年的。」

我擰眉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