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她的傳言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8:14
A+ A- 關燈 聽書

「之前我調查的時候,聽到了一個很奇怪的傳聞,路陽跟安小姐所在的監獄的所長關係很好,可是有一次,我碰到了路總,問他這事兒的時候,他卻臉色很不好的告訴我,沒有這回事,他還讓我不要亂說話,我覺得……路總當時的樣子,分明就是有問題的。」

喬御琛沉聲,路陽,安心的親舅舅……

「查。」

「是,BOSS,我會換方向,重新調查的。」

掛了電話,喬御琛回了包間。

安然已經吃的差不多了。

她指了指桌上的殘羹剩飯:「你都吃掉吧。」

喬御琛笑:「你把我當成豬了?」

「你一個大男人,總不至於還吃不過我吧。」

「吃不過你很正常,應該有很多男人都吃不過你,」他搖頭,「你也幸虧就是嫁給了我,要是嫁給那些窮小子,估計會因為能吃,被打出家門的。」

安然瞪他:「你真的是一句好聽的話都不會說。」

「所以我們才是夫妻。」

「這跟我們是不是夫妻有什麼關係。」

「物以類聚。」

安然正要喝水,一口老血差點兒從鼻子里噴出來,誰跟他一類。

「趕緊吃飯,廢話真多」

她掏出手機,看到有未接來電,還是傅儒初打來的,就起身:「我出去打個電話。」

「給誰?」

「你管呢。」

他伸手擋住她的路:「喬御仁還是傅儒初?」

她心虛:「傅先生,有個未接來電。」

「在這兒打。」

他指了指她的座位,收回手。

安然回到座位上,白了他一眼。

電話撥通,喬御琛道:「開免提。」

安然瞪他:「憑什麼。」

「你要是不開免提,一會兒我會搗亂。」

安然瞪他,喬御琛這個不要臉的。

正這時,電話那頭傳來傅儒初的聲音。

見喬御琛要說話,安然連忙開了免提。

「阿姨,我還以為,離開之前聽不到你的聲音了呢。」

安然抿唇一笑:「悠悠要離開?」

「是啊,爸爸送我去機場,我要回外婆那裡了,阿姨,我不捨得你。」

「我也捨不得你,悠悠,記得阿姨的話嗎,以後有事兒,可以給阿姨打電話。」

「可是如果打了電話還是想呢?」

「那……我們就視頻。」

「阿姨,你可以跟我爸爸一起來看我嗎,我跟我外婆說我喜歡你,我外婆說,也想見見你呢。」

安然尷尬了一下:「悠悠,阿姨平常要上班的,比較忙,這樣吧,等你下次再來的時候,阿姨一定多陪你出去玩兒幾次,好嗎?」

「那……好吧。」

安然笑了笑,電話那頭又傳來了傅儒初的聲音:「安然,在忙嗎?」

「沒呢傅先生,我在吃飯。」

「這個時間,吃飯,有些晚了,以後三餐還是要按時吃,對身體比較好。」

安然看了喬御琛一眼,那貨臉色已經黑了。

「好啊,傅先生,你在開車吧,那還是先不聊了,你安全駕駛吧。」

「好。」

掛了電話,安然心裡鬆了口氣。

喬御琛不爽:「這個傅儒初以為自己是養生專家?」

安然將手機放回了口袋裡:「你不按時帶我吃飯,還嫌別人關心我的健康啊。」

「這可不是普通的關心,還有你,我是你丈夫,倒沒見過你對我這麼溫柔。」

安然看他:「我也沒見你對我像對安心一樣好,將心比心,別沒事兒找事兒。」

她說完,手指點了點桌子:「你是真打算把這頓飯吃到晚上是嗎,我困了,你要不趕緊吃,我要先走了。」

喬御琛放下筷子,「算了,不吃了,走。」

安然蹙眉:「還剩這麼多呢。」

「被你氣的沒胃口了。」

安然不屑,不吃算了。

她叫來服務生:「麻煩幫我打包一下。」

喬御琛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倒是服務生嚇了一跳。

老闆帶女人來吃飯不說,還打包……

兩人一回到家,安然立刻就回房去睡了。

她覺多,睜開眼已經下午五點了。

晚上,她就用剩菜給他燴了米飯。

中午的時候不好好吃,晚上他倒是吃了不少。

她就覺得,這人天生就是吃剩菜的命。

第二天是周一,一周中最忙碌的一天。

安然每周一,都會刻意的早一點去公司。

今天也不例外。

進了辦公室,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子,就去茶水間接水。

裡面有一男一女在聊天。

男人道:「她就是高中文憑,不會錯的。」

「咱們公司怎麼可能招聘進高中文憑的人進來。」

「是真的,她就是走了後門唄,你看她來了沒幾天,就給公司闖了那麼大的禍,結果公司里連半個處分都沒有,倒是霍妍倒霉催的被開除了。」

女人聲音忽然小了幾分,可在門口卻還是聽的清楚:「估計就是二少爺的關係,你看二少爺,追她追的多緊,你不記得啦,二少爺可是叫她然然,這一聽,就是老關係了。」

男人嘖了一聲:「不過說真的,就以安然那種姿色,的確是夠勾人魂魄的了,我站在男人的立場上來看,那也絕對是九分女人。」

「不是十分?」

「學歷不行,」男人嘿嘿一笑,就拉開了門要出去。

結果,見安然就站在那裡,男人愣了一下,「安……安然。」

安然笑了笑:「以前,我只聽說過女人愛嚼舌根,沒想到男人嚼起舌根,也挺溜。」

男人尷尬了一下:「我們……就隨便聊聊,不是在說你。」

「看來公司里叫然然的人很多,」她笑了笑,走進了茶水間。

裡面的女同事看到她,連忙拿起杯子往門口走去。

安然問道:「我是高中文憑沒錯,可這跟我有沒有用心工作不掛鉤,希望你們不要用我的學歷,來侮辱我的工作態度和能力。還有,霍妍被開除的事情,與我無關,別往我身上潑髒水。」

兩個人對望一眼,都沒做聲。

安然道:「我一般不喜歡跟別人過不去,可如果別人得罪了我,我也很記仇,以後你們要在我背後說我壞話,就走的遠遠的,不要讓我聽到,不然……我就只能讓把我弄進公司來的人,找一下你們的麻煩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兩人聽完,立刻離開。

安然將杯子放到了桌上,臉上的表情不是一般的臭。

大清早的,真的是太壞心情了。

如她所料的那般,公司里在議論她學歷這事兒的不是只有那一兩個。

中午,她跟郝正在外面吃飯。

郝正問道:「小徒弟,我問你個八卦問題。」

安然看他:「不會是學歷的事兒吧。」

郝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能不能問?」

安然無語笑了起來:「當著我的面兒問什麼都行。」

「我還怕問了你生氣呢。」

「我不生氣,我本來就是高中學歷,沒什麼好生氣的,可是別人都在背地裡這樣議論我,卻讓我覺得很不高興。」

「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光明磊落的活著。」

安然笑:「可我不喜歡成為他們不光明磊落的犧牲品,畢竟被議論的滋味,不算太好,他們倒不如直接來我面前,問我是不是真的有後台,是不是真的是靠關係進來的,那樣我還能坦然的說一聲,是,你能耐我如何,可現在呢,他們就像是一群老鼠一樣,天天在我背後吱吱吱,我就沒法兒給他們一包耗子葯,把他們的嘴都賭上。」

「別聽,別管,在這種大公司里,這種議論聲多了去了,可是你自己想想,被議論的,往往都是別人羨慕的。

別人因為羨慕二少爺追你,所以議論你,別人因為羨慕你雖然沒有高學歷,卻能在公司工作,所以議論你,還有人羨慕你長的好看,背後詆毀你。你就這麼想,被人議論了,是因為我足夠優秀。」

安然笑了起來,拍了拍郝正的手臂:「師傅,你太神了,這麼一說,也就是這個道理,我不生氣了。」

她剛說完,手機響了,掏出手機一看,是喬御仁打來的,她將手機接起:「喂。」

「然然,你在哪兒呢。」

「在外面吃飯。」

「你是故意躲著我,跑出去了?」

「我躲你幹什麼,我跟我師傅出去辦事兒了,還沒回公司呢。」

「今天公司里別人議論你的事兒,我都聽說了,你別生氣,我……」

「我沒生氣,有背景不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嗎?」

喬御仁笑道:「你能這麼想?我記得,你可是很愛生悶氣的。」

「生悶氣的人,也有能把事情想通的時候,你太小瞧人了,」她正說著,手機插進了通話。

她看了一眼,見是葉知秋打來的,忙道:「我有電話打進來,先不跟你說了。」

她直接掛斷了喬御仁的通話,接聽了葉知秋的電話:「知秋。」

「看來你的計劃挺順利的。」

「怎麼了嗎?」

「安展堂今天出院了,一出院就準備開記者招待會呢。」

安然眉心微微糾在一起:「知秋,能安排一個可靠的人進去,幫我看看裡面的情況嗎?」

「放心吧,我已經跟安諾晨打好招呼了,一定給你帶來一手的最新消息。」

安然揚眉,她倒要看看,安展堂到底要說些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