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安心的挑撥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8:28
A+ A- 關燈 聽書

重磅炸彈。

滿室嘩然。

所有人都開始交頭接耳。

安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她自己也有幾分吃驚。

因為之前,喬御仁並沒有說過自己有什麼未婚妻。

不過她心裡倒是坦然。

她看向雷雅音:「原來是雷小姐,我現在正在上班時間,有什麼事兒,您要麼在這裡說,要麼就等到我下班吧。」

「在這裡說?你確定?」雷雅音眼神中帶著一抹不置信。

安然笑:「對。」

「好,那可說了,你不要後悔,我聽說,喬御仁最近在追你。」

「他最近經常找我一起吃飯,可是追我這件事兒,我也是從別人的議論聲中聽到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雷雅音笑:「這麼說就是沒有咯,我就說嗎,御仁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人,你只是他的前女友,對吧。」

安然想了想,點頭,這一點,沒有什麼必要迴避。

雷雅音笑:「好,那我就放心了,我特地從美國回來,就是為了……」

「雷雅音,」辦公室門口傳來男聲凌厲的呵斥。

眾人回頭,就見喬御仁冷著一張臉快步走了進來。

他上前,一把抓起雷雅音的手腕,不悅道:「誰讓你過來的,跟我出來。」

雷雅音被他一扯,穿著高跟鞋的腳差點崴到。

「哎呀,御仁,你慢點兒,我要摔倒了。」

喬御仁怒氣未消,絲毫沒有減緩腳下的步伐,硬將雷雅音給拽了出去。

辦公室里的議論聲並未停止,安然抿唇。

完了,又要大紅大紫了。

估計別人又要翻出一百種花樣,來說她的故事了。

比如,她是小三兒,搶人未婚夫之類的。

安然搖了搖頭,垂眸,幹活兒。

外面,喬御仁一路將雷雅音帶出了公司。

到了公司門口,喬御仁回身看向一直小碎步跑著跟出來的雷雅音。

雷雅音嘟嘴:「你生什麼氣呀,我剛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不是跟你說了嗎,你要是不出來見我,我就要去找安然問清楚。我總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勾引我未婚夫吧。」

喬御仁覺得頭皮發麻。

他現在真的很擔心,安然會不會想多了。

「雅音,我在電話里已經跟你說清楚了,我跟你的婚約,不是我自己做主的,那是我哥私下裡跟你家裡長輩訂好的,我沒想過要跟你結婚。」

雷雅音不爽,抱懷:「所以,你就是想娶剛剛那個女人?」

「我一直都很愛她。」

「那我也愛你呀,而且,這些年陪在你身邊的人是我,陪你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的人也是我,你累的時候,傷心的時候,陪在你身邊的人一直都是我,這一點,你不能否認吧。」

「我認,我都認,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們家人的庇護,我哥不可能饒過我母親,可是雅音,感恩是一回事,愛情又是另一回事,如果我明明不愛你,卻還是娶你,那才是對你的不負責任。

你是個好姑娘,我希望你能夠幸福,而不是跟在我這樣的人身邊,苦兮兮的過一輩子。」

「你怎麼知道我在你身邊會受苦?你陪著我的時候,我一直都挺開心的。」她抱懷:「反正我不管,喬御仁,我喜歡你,你也是我的未婚夫,我不能讓人把你搶走,你要麼就跟我一起回美國,要麼我就留在這裡陪你,我爸爸已經說了,隨我胡鬧。」

喬御仁凝眉:「雅音,我心意已決,我們的婚約必須要取消,我不會娶你,這件事兒,不能由我開口來提,會壞了你的名聲,所以……我希望,你能先開口提解除婚約的事情。」

「切,」她撇嘴:「你想的倒美,我這個人可是很執著的,我看上的人,我就是扔了也不會讓給別人,所以你休想背叛我。」

她說著走到喬御仁身前,一本正經的道:「我跟你說哦,如果你真的要背叛我,那個安然就是我的敵人了,我會討厭她的。」

喬御仁抬手握住了雷雅音的手:「雅音,我這個人,真的沒有什麼值得你喜歡的,你根本不知道,四年前,我是怎樣卑鄙的放棄了安然。

我的心裡愧對她,讓她恨了我四年,承受了四年的痛苦。現在,我想要把她追回來,實現我曾經給她的承諾,我這輩子,都會跟她在一起過,生也好,死也好,我都只想為她而活。

你這樣好的女孩兒,不該把人生浪費在我這種人身上,我一直都跟你說,我配不上你,我是說的真心的話,你懂嗎。」

「我不懂,」她嘟嘴,有些傷心:「我就是不能為了成全別人的愛情,而犧牲自己的愛情。」

「可重點是,我跟你之間,並沒有愛情。」

她挑眉,深吸口氣:「我愛你就夠了。」

喬御仁眉心微微的皺在一起,覺得有些累。

「所謂的愛情,是要兩廂情願的。」

「那是因為你現在心有牽挂,如果有一天,你心裡沒有了這份牽挂,不就可以愛我了嗎。」

「這份牽挂,是刻進了骨髓里的,不可能有不再牽挂的那一天,不可能。」

「你……」雷雅音跺腳:「好你個喬御仁,你說要回國探親,結果一走就杳無音信,還說要跟我取消婚約,現在我萬里迢迢的回來找你,結果你避而不見也就算了,還這樣對我,你把我雷雅音當什麼了。

我跟全世界的人說我喜歡你,我對你付出了那麼多,如果這樣還被你甩了,那我成什麼了?總之,婚約已在,你想要悔婚,除非我死了,不然我絕不同意。」

她說完,哼的一聲轉身就走了。

喬御仁凝眉,覺得頭都大了。

他轉身回到公司,拿出手機撥打安然的號碼。

安然看了一眼號碼,接起:「喂。」

「然然,出來跟我談談吧。」

「現在是上班時間,不能出去,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今天中午我們一起吃飯好嗎?我想跟你解釋一下。」

安然嘆口氣:「好,那今天中午,我們談談。」

正好,藉此機會,把該說的,都說清楚。

他既然有未婚妻了,那姑娘看起來還不錯。

她就該勸他,好好的跟女孩兒過日子。

他們……總要有一個人擁有幸福才對。

安然放下手機,專心工作。

雷雅音開車回到酒店,一進門,就被人叫住了。

她轉頭看去,見是認識的人,便走了過去。

她抱懷,眉眼揚起看向對方:「怎麼是你。」

「雷小姐,我也是今天剛聽說你回來了,所以過來看看你。」

雷雅音撇嘴:「你消息倒是很靈通嗎。」

「我們兩家公司畢竟有合作,你又獨獨受雷總的寵愛,所以你一回國,雷總就給我父親打電話,請我父親一定要多多照顧你,今天我其實就是代替我爸爸來探望你一下的,我爸爸昨天才剛出院,身體不是很好,沒法兒直接來探望你,他也覺得很惋惜。」

雷雅音努嘴:「這樣啊,叔叔沒事吧。」

「他的身體沒什麼大礙了,不過醫生還是囑咐要多休息。雷小姐,你在北城有什麼需要,一定要跟我說,我會第一時間派人給你準備的。」

「不用了,我需要什麼,會自己讓人給我置辦的,今天多謝你來探望我了,我還要倒時差,先上樓休息了。」

安心忙道:「哦對了,雷小姐,回來以後,你去見過御仁了嗎?他現在就在帝豪集團工作。」

提起喬御仁,雷雅音看向她:「看了啊,我剛剛就是從帝豪集團過來的。」

安心點頭:「這樣啊,有件事兒,我得提前給你打個預防針,最近帝豪集團有些關於御仁的不好的傳聞,你聽了別往心裡去,現在的員工,都喜歡亂嚼舌根,你得相信御仁的人品,他可是個好男人。」

雷雅音不爽:「你是說御仁和安然的事情?」

安心很是驚訝的看向她:「你……你怎麼會知道的。」

「有人給我郵箱里留言,說喬御仁在公司里追一個女員工,我怕他被人拐跑,所以才跑回來的啊,今天我已經去打聽過了。」

安心上前,伸手溫暖的握住了雷雅音的手:「雷小姐,你沒有胡思亂想吧。」

雷雅音看著她,努嘴:「你男朋友要是跟別人曖昧不清,你會不胡思亂想嗎,安小姐,你可別在我面前說風涼話,這些漂亮話,誰不會說。」

安心嘆口氣:「對,你說的對,可是你的心情,我是懂的,因為我現在經歷的問題,也正是我在承受的。」

「什麼意思呀,難不成,你的喬總也被人撬門子了?」

安心眼眶瞬間蒙上了一層霧氣,搖頭:「算了,不說了,誰讓安然是我的妹妹呢,說多了,也改變不了什麼。」

「安然?你提那個安然幹嘛?」

「雷小姐大概並不知道吧,安然是我們安家收養的孩子,在我們安家長大的,前些日子,我生了重病,需要做肝移植手術,正逢我妹妹期滿出獄,就把自己的肝臟捐給了一部分,她在那時候認識了御琛,捐肝手術后,她就跟御琛開始走動,慢慢的……」

安心說著,眼裡的淚開始打轉。

雷雅音氣憤的跺腳:「沒想到這個安然看著安安靜靜的,竟然是這種不要臉的人,她竟然還坐過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