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小姑娘,你有我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0:09
A+ A- 關燈 聽書

我撐著傘穿梭在巷子里,回到車上時還處於方才的壓抑情緒中,我從沒想過我爸媽當年會那般對小五,硬生生的拿走她一個腎。

其實她也只是一個小女孩。

跟我年齡相差不大的小女孩。

但因為出生不同所以命運天差地別。

助理察覺到我的情緒低落,他開著車輕聲的問我,「時總,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搖搖頭說:「沒事。」

剛剛站在門口,看見那個穿著碎花裙像似小五的女人,我心裡升起一陣莫名的恐懼。

我不知道自己心底在害怕什麼。

或許是那份愧疚。

我問時騁那是不是小五。

時騁否認道:「小五沒在國內。」

那個神似小五卻又不是小五但又是時騁情人的女人……

我瞬間明白時騁一直都是喜歡小五的,這就是他離開時家真正的原因。

因為喜歡,所以找了個模樣相似的女人做情人,我方才問他,「你會去找小五嗎?」

時騁答:「這輩子都不會。」

時騁不會去找小五,我不敢問他為什麼,但我心裡清楚他這輩子都不會再原諒時家。

助理問我,「現在回梧城嗎?」

郁落落還在鎮上的醫院,我讓助理送我過去,到的時候我讓他在門口等我。

我裹著又長又厚的羽絨服進去進電梯按了四樓,剛出電梯就看見一個挺直的背影。

顧瀾之正站在郁落落病房門口的。

似乎在猶豫進不進去。

我正想打個招呼他就推開門進去了,我過去聽見郁落落驚喜的語氣喊著哥哥。

「傷勢如何?」

他的嗓音溫潤,透著一絲薄涼。

郁落落乖巧的回答說:「醫生說沒什麼大問題,就是有點痛,但看見哥哥就不痛了。」

顧瀾之忽而道:「是她讓我來的。」

我一怔,當即明白他口中的她是我。

我沒想到顧瀾之這麼直接。

我那個電話是不是不該打?

郁落落失落的聲音問:「時笙姐嗎?」

「除了她,我誰都不關心。」

顧瀾之這句話太狠了。

他嗓音平靜的解釋說:「我不想讓她失望,哪怕是一點兒,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哥哥在遠離我。」

郁落落的聲音里透著無比的難過,我聽見她悲戚的問:「哥哥真的很愛她嗎?」

郁落落的問題太直接,我內心深處覺得我站在這兒偷聽別人說話不怎麼道德。

再說這個答案我早就不想再知道。

我匆匆的離開去了走廊那邊,望著窗外因著下雨而格外乾淨的天空,心裡的鬱結漸漸的消失不少,小五的事等我回梧城再調查吧。

沒多久顧瀾之就從郁落落的病房裡出來了,他看見我在外面時神色沒有絲毫的詫異。

他似乎面對什麼都很從容。

我笑著解釋說:「剛去警察局解決了一些事,打算回梧城的,想著看看落落再走。」

顧瀾之恩了一聲說:「去吧。」

他的語氣很淡。

就像剛剛那句,「除了她,我誰都不關心。」好像不是從他的嘴裡說出來似的。

我停止胡思亂想繞過他進了病房,郁落落看見我蠻驚訝的,「時笙姐,你也在啊。」

我笑說:「我剛在外面看見你哥了。」

怕她誤會,我又刻意的解釋了一遍道:「我到警局處理點事,完事後想著來看看你。」

似乎明白我的用意,郁落落說了聲謝謝,感激道:「要不是你,他不會來看我的。」

顧瀾之來看她又有什麼用?

不過是聽他說幾句冷漠的話罷了。

我現在挺後悔打那個電話的。

我坐在郁落落身邊問了她一些身體狀況,她樂觀的說:「挺好的,我等過幾天就回梧城,我打算聽二哥的話在公司用心學習怎麼做生意,畢竟身為顧家人還是有責任逃不掉的。」

是的,郁落落終究是顧家的人。

我握緊她的手心,愧疚道:「抱歉。」

原諒我的擅作主張給他打了電話。

「時笙姐你道什麼歉啊?當年的事要不是我,你和哥哥……你都沒怪我,給我道歉做什麼……該說對不起的一直都是我。」

在愛情中,誰都有自己的小手段。

我原諒郁落落,因為她來捨命救我了。

「那我們互相原諒吧。」

我好奇問她,「你昨晚為什麼要跟著我?」

郁落落舔了舔唇角解釋說:「昨天你對我說的那些話讓我感觸很深,你一直都在為我考慮,而我卻那麼自私……我想追上你告訴你當年的實情,結果看到你越走越偏僻,我怕你一個人會有危險就一直在後面守著你。」

「謝謝你,落落。」

……

我離開病房時沒在四樓看見顧瀾之,我輕輕的抿了抿唇想著,難不成他已經離開了?

顧瀾之千里迢迢的趕飛機來這裡就僅僅是為了看郁落落一眼?

我下樓離開時看見站在醫院門口挺拔而立的男人一怔,隨即明白他在這兒等我。

現在雨小了不少,微風細雨。

顧瀾之穿著一件薄款的西裝,裡面兜了一件乳白色的襯衣,手腕處戴著一塊勞力士。

他特別高,額前的烏髮整理過,露出了光潔的額頭,此刻他正撐著一把黑色的竹骨大傘,眼眸閃爍,似含著萬千星輝般璀璨。

他眼眸中的浩瀚星辰,是我曾經不曾到過的凈土,如今的我早就不配擁有。

我愛上了另一個男人。

一個與他長相一模一樣的男人。

我背叛了我的執念。

背叛了我那純粹的愛。

可走到如今這一步,我自得歡喜。

感謝他,讓我遇到了顧霆琛。

至少讓我擁有了愛情。

我猶豫的走近喊著,「顧瀾之。」

他微笑問我,「陪我走走?」

醫院的樓梯下面停著我的車,按理說我應該直接走的,但這樣太過於傷人。

我笑道:「嗯。」

他將傘往我這邊撐了一大半,我們兩人沿著公路走著,正巧附近有一家咖啡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開口提議去喝咖啡。

顧瀾之沒有拒絕。

我們兩人剛走進咖啡廳,裡面便傳來一陣悅耳的鋼琴聲,我順著聲音看過去見最前面有人在彈鋼琴。

見我好奇,服務員笑著解釋說:「我們店每天推出一項活動,如果誰彈的鋼琴好誰就免單,現在台上那位先生已經擊敗了很多對手。」

我好奇問:「怎麼才算好?」

「獲得觀眾認可。」

我哦了一聲說:「先上兩杯綠山咖啡。」

我和顧瀾之坐在了最裡面的位置,我們兩人雖然相顧無言,但相處的狀態很舒適。

咖啡上來后,我指著彈著鋼琴的那人點評道:「彈的技巧很好,但感情並不豐滿。」

顧瀾之輕聲問我,「怎樣才算豐滿?」

「他沒有表達出這首曲子的感情,很乾枯,基本上是用的技巧,算中等水平吧。」

我學鋼琴多年,雖然比不上顧瀾之,但教學生的能力,評價一首曲子的好壞是有的。

「嗯,你要不去試試?」

我望著那台鋼琴說道:「免費咖啡哪能這麼好喝?你瞧這咖啡店裝修很精緻,鋼琴都是德國產的卡爾斯坦鋼琴,你說在一個小鎮上,能開這樣的咖啡店甚至用得起這樣的鋼琴的店主像是缺錢的嗎?可能是大隱隱於市的高手,一旦出現打不敗的對手他就會親自出面。」

顧瀾之寵溺的問:「怕什麼?」

我下意識看向他,「嗯?」

「小姑娘,你有我。」

我突然反應過來坐在我對面的人是鋼琴界的大師,今天這頓咖啡的確可以免費喝了。

但他卻要我先去彈。

我猶豫,因為我從沒有在他面前彈過鋼琴,像是學生遇到老師那樣……九年前他的確是隔壁班的老師,而我只是一個學生。

顧瀾之鼓勵我說:「彈給我聽聽。」

我仍舊猶豫不決,就在這時台上的鋼琴已經演奏完畢,服務員看向咖啡店的問:「還有沒有人蔘賽的?如果沒有的話今天就是……」

就在這時,顧瀾之抬手示意,「這裡。」

顧瀾之把我推了出去。

我被趕鴨子上架,路過一個穿著正統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時我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他穿的衣服很正式。

是禮服。

是參加重大聚會和表演時才穿的。

我大概猜出他的身份。

我坐在鋼琴前略有些緊張,將不安的目光看向顧瀾之,他溫和的對我綻開笑容。

郁落落說過他是個極致冷漠的男人。

但他對我總是露出微笑。

他所有的溫柔似乎只給了我。

我不知道彈什麼曲子,腦海里只有一首風居住的街道,但剛聽說了小五的事我對我的母親心裡有了芥蒂,自然不願再碰這首曲子。

可我和顧瀾之唯一的緣分就是它。

風居住的街道,他曾經為我彈了一次又一次,這次我還給他,以後我們兩不相欠。

熟悉的旋律而出,因為彈過太多次,我都不用去看黑白鍵,我閉著眼彈完了它。

睜開眼時對上顧瀾之的目光。

很淡,卻充滿回憶。

我有一個藏在心底的秘密——

我愛顧瀾之九年。

年少時,常尾隨在他身後。

年長時卻成為了他兄弟的妻子。

我和他的緣分最終斷在九年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