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引火上身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0:24
A+ A- 關燈 聽書

風居住的街道是個小眾的悲曲,很少有人能引起共鳴,除非是真正能聽懂的人。

即便如此,我的實力在這裡。

觀眾都為我投了票。

我沒有輸,就在服務員問還有誰挑戰沒,那個穿著正統西裝的男人緩緩的舉起了手。

他靦腆的笑說:「我要跟她比試。」

果然我之前假設的沒錯,他應該就是老闆,他是在等最後的贏家然後再親自出手。

我心裡一點都不緊張,先不說我會不會輸,起碼顧瀾之在這裡。

在鋼琴方面,我從不懷疑他。

我又彈了一首現代鋼琴曲,那個中年男人彈了一首肖邦的夜曲,不愧是隱藏的大.Boss,我輸的體無完膚,我對顧瀾之無奈的笑笑,後者走過來溫潤道:「我試試。」

顧瀾之坐在鋼琴前面,即便他穿著黑色西裝,雖然跟中年男人那正式的禮服有一定的區別,但即便是這樣的他仍舊高貴不可侵犯。

他的神情寡淡,這樣的他看上去很生疏富有距離感,他挑選的曲子是我剛剛演奏的現代音樂,他想用同樣的曲子打敗他替我報仇。

顧瀾之的手速極快,彈的很入情,我每次見他演奏都很痴迷,那個中年男人在他彈一小段的時候神情就已經很錯愕了。

底下觀眾響起一陣掌聲,顧瀾之完勝,我們獲得了免單,坐了一會兒便起身離開,走了沒多遠有人喊住了我們。

我和顧瀾之偏過頭,看見剛剛那個中年男人跟了出來,他走到我們身前笑著伸出手說道:「你好,我是咖啡店的老闆,你應該就是享譽國際的鋼琴師顧瀾之吧?抱歉剛剛沒認出你,你彈的特別好,是我永遠都無法到達的境界,如果有時間的話我能不能請你……」

果然沒錯,他就是咖啡店老闆。

他面對顧瀾之的模樣像是小粉絲見到了偶像,有點手足無措的模樣。

他後面這句話像是要邀請顧瀾之什麼的,後者淡淡的打斷他說:「抱歉,我有事要離開。」

中年男人的神色很失望,他沒有再挽留我們,我對顧瀾之說:「你很厲害。」

他的鋼琴能抓住每一位觀眾的心。

顧瀾之笑著誇我,「你也很厲害。」

咖啡店離醫院不過幾十米,我和他到了要分開的時候,只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就在我糾結時顧瀾之忽而向我伸出了手,嗓音性感溫潤道:「小姑娘,祝你以後幸福安康。」

他這是在向我道別。

我們心裡都清楚我們的距離。

以後我們要保持這個距離。

我伸手握住回道:「祝你幸福安康。」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捏了捏我的手背,隨即鬆開了我。

我上車笑道:「再見。」

他聲線沉道:「嗯,再見。」

助理開著車離開,我透過後視鏡看見他仍舊站在原地,目光長遠的望著這邊。

再見,顧瀾之。

望你我之間都能善終。

……

回到梧城特別晚了,我原本想去看望季暖的,但身體疲倦就先回了別墅。

我推開門進去時顧霆琛正坐在沙發上拿著筆記本處理公務,我過去趴在他身上道:「累。」

顧霆琛放下筆記本摸了摸我的腦袋,隨口問了一句,「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我將腦袋埋在他懷裡坦誠的說:「昨晚救我的那個人因為犯事被抓進警局了,我過去把他撈出來了,算是還他的救命之恩。」

顧霆琛無奈的揉著我的腦袋說道:「如果你告訴我,我打個電話過去不就行了?」

我抬頭望著他,「你怎麼不早說?」

他低低笑道:「瞧你笨的。」

我坐在他的身上雙手摟著他的脖子,笑道:「我可一點都不笨。」

剛還一眼找到咖啡店的老闆。

聽聞我這麼說,顧霆琛吸了吸鼻子想問我什麼,但突然沉下臉問:「你見過顧瀾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錯愕的問:「你怎麼知道?」

「你身上有他的味道。」

顧霆琛的臉色很冷,我肯定不能說我和顧瀾之去了咖啡店,所以下意識扯謊道:「在離開前我去見了落落,他也在醫院裡,我們聊了幾句,然後我就跟助理回來了。」

我並不是想騙他,只是不想他生氣。

他蹙眉問:「顧瀾之去見落落了?」

我信口胡謅道:「嗯,他還是心軟了。」

聞言顧霆琛探究的目光望著我很久,半晌才淡淡道:「他從不是心軟的人。」

「是嗎?」

我轉移話題問:「我身上有什麼味道?」

「令人厭惡的男人氣息。」

我:「……」

我提醒說:「他畢竟是你哥哥。」

顧霆琛沉默寡言,他突然抱著我起身去樓上把我放在床上,我知道他想做什麼,趕緊起身抱著他的脖子說:「我累。」

他冷哼道:「瞎跑倒有精神。」

我沒敢接話,他抬手揉了揉我的臉頰,溫柔的問道:「消腫了嗎就化妝?」

我討好的說:「消腫了。」

「吃飯了嗎?」

男人突然變的很溫柔。

我撒嬌的問:「你要給我做嗎?」

我和顧霆琛如今的相處狀態很膩,我對他很有依賴感,我享受這樣的日子。

聞言他低頭親了親我的臉頰轉身出了房間,我脫下羽絨服換了睡裙去了樓下。

顧霆琛正在廚房裡做牛排,我過去摟住他的腰問:「可以放辣嗎?」

他疑惑問:「牛排放辣?」

「嗯,可以加辣嗎?」

我比較喜歡吃辣點的食物。

「你身體不好吃清淡點。」

顧霆琛拒絕了我。

我低聲的說:「可我想吃。」

我的語氣軟軟的,我懂撒嬌女人最好命,特別是現在面對著我愛的男人,我可以肆無忌憚的享受著我的權利。

顧霆琛堅決的拒絕道:「不行。」

我摟緊他的腰,手心繞過他的皮帶悄悄地扯出了他的襯衣。

顧霆琛身體猛的一僵,嗓音沉沉的提醒說:「小東西別惹火。」

我趕緊鬆開逃跑,剛到廚房門口就被拎著后領給拉了回去。

我被他突然抱起來放在了切菜的地方,我雙手下意識的摟住他的脖子,抬頭正巧對上他一雙暗沉的眼睛。

他嗓音沙啞道:「時笙,這場火是你先挑起的。」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