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二把火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3:55
A+ A- 關燈 聽書

第69章第二把火

自從荷香穿上瑞珠的衣服后,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天天昂首闊步像個驕傲的大公雞。

對瑞珠倒沒之前那麼刻薄,雖然說不上太好,但總算能好好說話。

瑞珠過了幾日又送了她一些珠釵手串,可把荷香高興壞了,整日擺弄那些個物件,時不時接受小丫鬟們的讚賞。

就這些東西,哪怕自己不用,等出府兌了銀子,也是不小的一筆錢。

瑞珠更是拉著她誇了半天,直說她這些年被埋沒了,早該被提上來才是,說著一拍腦門,「看我這腦子,之前主子給了我一個腰佩。」

說罷從腰間解下一個玉佩,放到荷香手裡,「這腰佩雖不是整玉,可成色還算不錯,我一直帶在身上養著,如今看妹妹投緣,這腰佩便給了妹妹吧,算是姐姐的一番心意。」

荷香拿著腰佩端詳了半天,一枚彩雲玉佩,角上還綴著一枚玉珠,彩雲常被稱為祥瑞,這枚腰佩正是代表了瑞珠的名字。

上面用七彩纓絡連著,小巧精緻。

荷香簡直樂的合不攏嘴,她就知道瑞珠這兒的好東西多,「姐姐所贈妹妹不敢推辭,那我就收下了。」

直接將腰佩掛在腰間,開心的轉了兩圈。

瑞珠看著越來越像自己的荷香,終於踏實了,外面的小丫頭只知道荷香拿了瑞珠幾件衣服,對於她的變化並沒有明顯的感知。

因為瑞珠一點點的改造,所以荷香的變化並不突兀。

本說要往梧桐院送新人的慕雪柔,一直在挑選合適的下人,至少在別人眼中,她很盡責。

只不過,一直沒有合適的罷了。

夏侯銜也不過問,慕雪柔只要做足了樣子便成。

這日,瑞珠再一次收到了一個包子,照例躲在角落裡,看了上面的字后,她先是一驚,接著便穩住心神,將字條和包子吃了,繼續裝作若無其事。

兩日後,深夜大火衝天而起,因為這裡沒有侍衛守著,所以一時並沒有人發現走水了,院里的人睡的格外沉,直到火勢蔓延,才有人幽幽轉醒。

一時間哭喊聲尖叫聲和大火灼燒聲交織在一起,梧桐院本就有些偏僻,院里樹木又多,不一會整個院子都燒了起來。

天乾物燥,一點點零星的火便會引起火災,更何況院里還有個瘋子。

院門被鎖,院里的人不出去,外面的人還沒發現火勢,整個梧桐院成了人間煉獄,凄慘的叫喊聲不斷傳來。

終於,當侍衛發現院子走水,前來施救時,火勢已經控制不住。

一桶桶的水被抬來,所有下人都在奮力救火。

這邊的動靜,自然驚動了雪羽院,今日夏侯銜沒進後院,而是歇在前院書房,他被小廝叫醒之時,還有些疲憊。

慕雪柔由人抬著來到梧桐院外,坐鎮現在指揮救火,火被漸漸撲滅,這時夏侯銜也來了。

他看著黑黢黢的梧桐院,臉也跟著黑了下來。

「爺。」慕雪柔看見夏侯銜,連忙過來行禮。

「你怎麼出來了,不在院里待著。」夏侯銜皺了皺眉,有些不滿。

「柔兒沒事,聽下人來報梧桐院走水了,柔兒便趕緊跑過來,誰知還是晚了,」說完嘆了口氣,「若是柔兒再來的早些,便好了。」

「這怎麼能怪你,」夏侯銜拉過慕雪柔安慰道,「誰都不想發生這種事。」

慕雪柔往夏侯銜懷裡靠了靠。

「火勢止住了嗎?」夏侯銜問救火的侍衛。

「回王爺,大火已經撲滅,屬下正派人進去檢查,有無生還。」侍衛抱拳跪在地上。

「嗯,」夏侯銜點了點頭,沒有牽連到別處就好,接著厲聲道,「王妃呢?發生這麼大的事,她在哪兒?睡的倒踏實!」

「說誰呢?」容離從人群中走出來,「你怎麼知道我沒來?」

「哼,」夏侯銜一甩袖子,他不過隨口一說,誰知道容離真的來了,往日這些事情她都不管的。

其實哪裡是容離不管,原主到是想管,也沒人報給她知道啊。

「本妃來時就看柔側妃坐鎮指揮,救火救的挺好,本妃也就不用操心了。」

容離剛說完,就有侍衛來報,梧桐院內無一人生還,他們已經將屍身抬出,等夏侯銜過目。

夏侯銜對兩個女人說道,「你們先回院子,這裡不用你們管了。」

畢竟是女人,見不得那些場面。

可慕雪柔拉著夏侯銜堅定的說,「爺,柔兒想進去看看,畢竟姐妹一場,柔兒想去見唐妹妹最後一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銜無法,只得應了,之後又看向容離。

容離倒是光棍,打了個哈欠說,「本妃是個弱女子,見不得那些場面,就先回去了,你們忙吧。」

說完也不等夏侯銜說話,領著小桃撥開人群往回走。

夏侯銜鼻子差點沒氣歪,就她哪裡有個弱女子的樣兒,不想進去就直說,自己又沒逼她。

低頭看了看身旁的慕雪柔,他柔聲道,「若是受不住便出來,不要逞強。」

「柔兒知道了。」慕雪柔笑了笑,臉色有些蒼白。

她在心裡建設半天,可還是在見到地上那一具具屍體之時,破了功。

所有人都被燒成了黑炭,幾乎分辨不出她們的樣貌,一個個整齊的躺在院中,有侍衛正在清點她們的隨身之物,以便確定身份。

不一會,有人端了個托盤呈給夏侯銜,「稟王爺,這是所有隨身之物,請王爺過目。」

裡面自然有唐姨娘的東西,她的金銀首飾多,雖是瘋了,可鐲子腰佩都沒有少,還有一些丫鬟隨身攜帶的東西。

慕雪柔給碧衣使了個眼色,她在下人中走動最勤,知道瑞珠身上都有什麼。

碧衣不動聲色的湊到前面,一眼便看到瑞珠的腰佩,那是瑞珠最為寶貝的物件,府里下人雖有腰佩,可誰都沒有和自己名字相得益彰的配飾,唯瑞珠有一件。

默默退到慕雪柔身後,碧衣悄悄點了點頭,慕雪柔鬆了口氣,她們主僕留著終是禍患,不如斬草除根,一了百了。

誰知以後唐瑩安會不會恢復正常,那此事作筏子要挾她,瑞珠會不會將她們商議之事供出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