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一名門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4:34
A+ A- 關燈 聽書

身體里尖銳的痛感讓白星言意識有些模糊,想也沒想就嚷嚷了起來。

話一出口,自己先尷尬。

一邊嚷著不要不要,一邊要求著對方輕點。

這到底是要,還是不要?

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明顯只聽見了她的最後一句。

至於前兩句,不想聽的,他一向自動忽略。

容景墨的動作真放輕了,只是,停留在她身上的手依舊沒有撤離的意思。

帶著薄繭的手一寸寸掃過她的肌膚,引得她一陣戰慄,白星言快要被他逼瘋。

她和他可還在機場呢!

雖然凌晨的機場大道壓根沒幾個人進出,可他兩人所在的車外還站著那麼多保鏢。

白星言知道容景墨是在刻意給她難堪,也知道他動怒了。

可她沒想到的是,她惹他動怒的後果,為什麼是這樣?

「朋友的名字!」容景墨依舊沒有放過的意思。

白星言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身體在他懷中瑟縮,她隨口一謅,「被你這麼耽誤,早就錯過接機時間,對方已經先離開了!」

「是嗎?也好,省了我叫人的功夫!」拍了拍自己的手,容景墨依舊沒有坐起來的意思。

「你先起來!你看,外面這麼多人還看著的,這樣對你影響不好。」白星言推了推他,沒推動,嘗試著和他講道理。

容家是什麼樣的家庭?C市的老牌大家族,軍政和商業通吃的第一名門!

容景墨是什麼樣的身份?容家老爺子可是多項榮譽加身的開國元勛,父親是一方軍區司令,自己本身則繼承母方家族,掌管國內外知名度頗高的一大型企業,所做業務壟斷了大半個國內外市場。

這樣的家庭,一有點風吹草動,恐怕都會被新聞屠版好幾天,誰能不注重影響?

然而,容景墨的思維似乎和常人從來不是一路。

「難道你不知道,我就喜歡這樣的情調!」懶懶地在她耳畔呵了口氣,指腹從她櫻粉的唇瓣上輕輕地撫弄而過,他的眼中,邪氣四溢。

白星言漲紅著臉,很想指著他的鼻子罵人。

可是,看著外面齊刷刷整齊站立著的兩排人,未出口的話只能咽回肚子里。

外面的黑衣保鏢其實全背對車內的。

容景墨上了車后,保鏢很自覺地把黑色悍馬圍成一圈,站得遠遠的阻攔了所有打算從這邊經過的路人。

然而,機場就是機場。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車窗透不透還不知道,兩人這樣像什麼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和他壓根不熟,對他所有的認識,除了那一夜,別無其他。

他又憑什麼對她這麼做?

白星言被他的話嚇得不淺,生怕他真的繼續,抬起手臂想要掙扎,手腕卻被他強制按壓。

他的力度很大,身體牢牢地壓制著她。

手腕牢牢克制著她的,按壓著她的手禁錮在頭頂上方,姿勢讓白星言難堪極了。

很不習慣這樣的距離,她微弱地在他手中掙扎了下,「容景墨,你冷靜一點!你聽我說,你這樣可能明天會上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