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一起演戲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8:42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的心猝然一緊。

喬御仁凝眉片刻后,先一步離開了。

她坐在肯德基里,像是機器一樣啃著漢堡,覺得竟是那樣難以下咽。

下班回到家,前腳才剛進門,後腳喬御琛就回來了。

見她無精打採的坐在沙發上發獃。

他換了鞋走過去:「想什麼呢。」

安然聳肩:「沒什麼,今天怎麼這麼早。」

「回來陪你吃飯,陪你睡覺。」

安然看了他一眼,「我今晚沒什麼胃口,你自己吃吧。」

「是因為雷雅音的事情?」

安然看向他:「你還真是什麼事情都知道。」

他勾唇,翹起二郎腿,未回應。

「御仁說,這個女孩兒,是你給他找的。」

「確切來說,是這個女孩兒看上了喬御仁,所以讓他父親來主動主動找我牽線的。」

安然納悶:「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喬御仁嗎,那你為什麼還要幫他找未婚妻?」

「怎麼,你心裡不高興?」

安然搖頭:「我有什麼好不高興的,我跟那雷小姐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我卻從她眼睛里看到了單純,她好像被保護的很好。這樣的女孩兒,如果能願意以這種姿態守護御仁一輩子,那也是御仁的幸運。」

「你是這樣想的?」

安然看他:「不然你以為呢,我發現你這個男人,疑心還真的不是一般的重,我都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我跟御仁已經結束了,你是不是就是不相信?」

「我信。」

她愣了一下,將視線移開。

喬御琛勾唇,起身走開。

他上樓換了衣服后,直接下來進了廚房。

安然回頭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鼻息間沉沉的嘆息了一聲。

喬御琛做完晚飯出來,對著她喊道:「過來吃飯。」

「我不餓。」

「你自己過來,還是我去抱你過來?」

安然凝眉:「我是真的不想吃。」

喬御琛沒再多說廢話,直接走了過來,將她打橫抱起。

安然生怕掉下去,連忙環住他:「我真的不吃。」

「那你就陪著我吃,結了婚,還每天都一個人吃飯,像什麼樣子。」

他說著,將她放到了椅子上,自己就在她身邊坐下。

安然看他一眼,有幾分無奈:「你一直都這麼自以為是嗎?」

「這叫執著。」

他夾了肉,沒有自己吃,而是舉到她唇邊:「張嘴。」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安然抿唇。

「自己選吧,是讓我用筷子喂,還是嘴?」

安然連忙張開嘴,將他遞過來的肉吃掉。

她拿起筷子:「好了好了,我服了你了,我自己吃。」

喬御琛得意的勾了一下唇角。

「以後不要因為別的男人的事情,不吃不喝的,我看著會不爽。」

「你看什麼都不爽,那是你的問題。」

「如果你是為了我而不吃不喝,我會允許。」

安然搖頭一笑。

「怎麼?你有意見?」

她聳肩:「沒有,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不會為了你不吃不喝的。」

她這麼一說,喬御琛心裡倒是愈發的不爽了。

「安然。」

「嗯?」

「你……」他正要說什麼,門口忽然響起了門鈴聲。

安然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看向門口的方向。

她起身:「這個時間,怎麼還會有人到這裡來。」

喬御琛也放下了筷子,往門口的方看去。

安然從顯示器里看了一眼,見是安心,她努嘴,轉身回到餐桌邊。

「你去吧。」

「怎麼?」

「是你的心上人來了。」

喬御琛走過去,按了一下按鍵,門口的安心聽到聲音忙道:「然然,是我,幫我開一下門,我想跟你談談。」

喬御琛伸手按開了門鎖。

門打開,安心提著兩個盒子走了進來。

見喬御琛站在玄關里,安心的腳步怔了一下。

「御琛……你怎麼……也在啊。」

「你來找安然?」喬御琛表情平靜,將門關上后,往客廳里走去。

「嗯,」安心聲音不大的點了點頭,跟了進去。

「然然,你們……在吃完飯啊。」

喬御琛看她:「吃過了嗎?」

安心搖頭,抿唇:「還沒。」

「一起吧,」喬御琛說著,人已經往廚房走去。

安心走過去,將盒子放在了一旁,對安然道:「然然,這是我給你買的衣服。」

安然看了一眼,眉心微挑:「無事獻殷勤,安大小姐,說吧,你又想整什麼幺蛾子了。」

「然然,你誤會了,我是來找你求和的。」

「求和?」

「大家畢竟是一家人,一直這樣鬧下去也不是辦法,所以……我代表爸和安家人,想來跟你談談。」

廚房裡,喬御琛拉動門把的手沒有動,在聽兩人的對話。

「想要跟我談,先償了我媽的命再說。」

「然然,你不能這麼偏激,雪姨走了,我們也很傷心,你不能因為心裡難過,就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卸到我們的頭上,這件事……」

安然冷笑,她有的時候,還是挺喜歡看安心演戲的。

演的像是真的一樣。

「這件事沒的商量,」她吃了一口米飯,表情愜意。

「那些衣服,你一會兒走的時候,都帶走,我不需要。」

「我沒有想要羞辱你的意思,這些衣服都是我親自去給你選的,我只是想要得到你的諒解,我們姐妹之間,可是同用一個肝的,難道真要繼續這樣老死不相往來下去嗎?

當年……御琛因為我將你送進監獄,是我不好,沒能阻攔,可你跟御琛相處了這麼久,也該知道他的脾氣了,他決定的事情,誰能改變。

我這樣說,不是要把責任都推卸給御琛,那時候御琛不認識你,不了解你,他也不是故意的,這真的是很大的一個誤會,然然,我們就放下過去,重新開始,不行嗎?」

安然冷笑,看向廚房:「老公,你去拿個碗,怎麼這麼半天都不出來。」

喬御琛拉開門,走了出來。

他將碗筷放到了安然對面的位置,自己回到了安然身邊坐下。

安然笑著看向安心:「姐,快坐吧,嘗嘗這飯菜如何,這可是我家老公親手做的。」

安心目光怵然落到了喬御琛的身上,有些驚訝道:「御琛,這是你做的?」

喬御琛沒有回應,只是道:「坐吧。」

安然看向喬御琛,臉上滿是幸福和甜蜜。

她給喬御琛夾了一塊芹菜,放到了他碗中。

「老公,你手藝又漲了,這芹菜真的是比五星級大酒店的廚師做的還要好呢。」

她說完,換了公筷,給安心也夾了一塊:「姐,你嘗嘗,也給點個贊吧。」

演戲而已,安心愿意演,她就陪著好了。

大家一起演戲,這齣戲才能更矯情,更噁心。

反正日子還長,總不會一下子就消磨掉的。

安心的一整張臉,已經有些鐵青了。

安然還並不滿意,她夾起一塊肉,遞到了喬御琛的唇邊:「老公,啊……」

喬御琛凝眉:「你自己吃吧。」

「不行,我要喂你吃,」她聲音綿軟,分明就是在撒嬌:「快張嘴嗎。」

喬御琛未動。

安然壞笑:「老公,你自己選吧,是要這樣吃掉呢,還是要我放到嘴裡喂你?」

安心腳步默默的向後退去一步。

臉上的表情滿是凄楚。

「然然,御琛……我忽然想起,我還有些事情,就不在這裡吃飯了,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她說完,腳步慌亂的就要往外走。

安然站起身,走過去,將衣服袋子提起:「姐,把這個帶走。」

「不用了,這是我給你買的,你好好穿,以後遇到適合你的款式,我會再幫你買的。」

「姐,你以前怎樣做的,以後還是怎樣做吧,你忽然間這樣,我會不適應的。你放心,我現在已經不需要撿別人的衣服穿了,我老公可是這北城赫赫有名的喬御琛,想要穿什麼都只看我高興而已。」

她說完,硬是將衣服塞進了她手中。

「姐,以後你就多多的打扮一下自己,本來身體就不好,如果再不打扮的話,你看起來,有點兒像是鬼,這樣可怎麼嫁的出去呢。」

安心眼眶中,豆大的淚珠在打滾。

她咬唇,聲音哽咽:「那……我就先走了。」

「姐,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安心望向喬御琛,目光裡帶著悲痛欲絕,轉身離開。

喬御琛凝眉,起身,看向安然:「這樣你就高興了?」

「嗯,特別高興,只是看起來,你好像不是很高興。怎麼著,心疼了?她應該還沒有走遠,如果你心疼,可以隨時去追,你放心,我不阻攔你。」

「安然,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別……」

「我坐了四年牢,」她看他,眼神犀利又冰冷:「如果這四年間,他們哪怕有一個人有那份仁慈之心,想到了得饒人處且饒人,都是可以把我從那裡面救出來的,可是他們誰都沒有那麼做。

他們在本來可以感動我的歲月里,充當了劊子手,現在又為什麼要讓我一次次的讓步?我的心也是肉長的,也會痛。

既然他們對我從來就不心懷善意,現在我又為什麼要因為他們拙劣的演技,而去做普度眾生的善人呢?我反正已經下過地獄了,難道還怕再下一次嗎?

了不起就是一個死,可是若我死了,能拽他們一起下地獄,我就算死了,也不白死,值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