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娶你為妻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0:54
A+ A- 關燈 聽書

既然季暖要繼續和陳家合作,那我自然不會拒絕她,便讓助理先去和陳家商議相關事情,等助理走後我想起昨晚顧霆琛說過的話。

心裡雖不信但仍存警惕性,我讓秘書找來時家最近的資金流動。

我翻開文件的確發現一部分資金去向不是很清楚,按理說財務部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除非是有人向他們打過招呼,所以他們沒有特別標註這些錢的去向,而在時家有這個許可權的只有我和助理姜忱。

姜忱跟著我九年,對時家了如指掌。

再加上我一直信任他,所以時家的大小事基本上都是給他的。

特別是在我顧霆琛結婚後我懶得管公司,時家幾乎就是姜忱的,他即使做了什麼事我一般也不會發現,在昨晚顧霆琛告訴我之前我對他深信不疑,可現在我心裡的那點懷疑漸漸的擴大甚至絕望。

我坐在辦公室里想了很久,清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就在我猶豫之間助理給我打了電話,「時總,我有事要向你彙報。」

我壓下心底複雜的情緒問:「什麼事?」

他忽而道:「顧總剛給我打了電話。」

聞言我瞬間清楚他想彙報什麼。

他坦然道:「我的確動公司的錢了。」

我從容的問:「你拿錢做了什麼?」

這個問題姜忱一時之間回答不上來,我想著在電話里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所以先緩解他的壓力道:「等你回來再說吧。」

接著我道:「無論你說什麼我都信。」

姜忱錯愕的喊著,「時總……」

掛了電話后我給顧霆琛打了過去。

那邊接起來,嗓音低沉磁性的嗯了一聲問道:「想我了?」

我笑問:「是啊,顧先生在做什麼?」

他淡淡的語氣解釋道:「剛開完會,下午要應酬。」

「哦,你給姜忱打過電話了?」

顧霆琛沒有絲毫隱瞞道:「嗯,我清楚你知道這件事後會一直記在心上,怕你憋的難受我剛給姜忱打了電話,他答應我會如實的告訴你事情的真相,我覺得事情應該不是很嚴重,他怎麼給你說的?」

「還沒說呢,下午看看吧。」我說。

「嗯,我先去忙。」他道。

顧霆琛似乎真的很忙,我掛了電話后打算去醫院看望季暖,結果剛到醫院門口就又撞上溫如嫣,她真像是長住在醫院了似的。

她看見我面露驚訝,「你怎麼在這兒?」

我笑著反問她,「那你為什麼在這兒?」

溫如嫣沒有理會我,轉身想進醫院,我在她身後淡淡的語氣問:「找什麼?找我的身世?你不會覺得我是假的時笙吧?」

溫如嫣猛地頓住,她轉過身來目光狼狽的望著我。

我善意的提醒她說:「你想對付我可不是這種招數就能贏的。」

溫如嫣今天穿的衣服顏色算是與我撞到一塊了,我看著都覺得晦氣。

我真的特別討厭溫如嫣,再想起她曾經對陳楚做的事就無法原諒。

要不是她的話季暖和陳楚還不會分別這麼多年。

而且陳楚還不會殘疾,更不會選擇回陳家,不回陳家的話他就會活的好好地。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她真的是作到讓所有人討厭。

溫如嫣臉色難看道:「呵,少給我得意忘形。」

喲,溫如嫣現在的脾氣暴躁了。

我向她走近兩步,挑釁的笑問:「倘若我就是得意呢?」

溫如嫣的眸中閃過一絲憤恨,她伸手猛地推了我一把,惡狠狠的警告道:「時笙我警告你,你現在贏並不代表以後你一直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溫如嫣這女人的勁道賊大,我後退了兩三步才站穩腳跟,我不悅的皺了皺眉,聽見她語氣陰狠的說道:「你不過是暫時春風得意,我告訴你,只要我找出你不是時笙的證據,你就會輸的一敗塗地。」

難道她以為她這樣就能擊敗我?

我看傻.逼似的盯著她,這女人腦子有坑嗎?!

我懶得跟她計較,問道:「你從哪兒找到這些消息的?」

聞言她有些懵逼的看著我,我提醒說:「你為什麼會覺得我不是時笙?」

溫如嫣懶得搭理我,轉身就要進醫院,我冷冷的警告道:「蠢女人,這是時家名下的醫院,你在這兒找不出一絲線索的。」

溫如嫣的神色突然有些頹靡,我聽見她喃喃自語的問:「時笙,明明是你搶走了我的男人,那我該用什麼方法打敗你呢?」

在顧霆琛這裡溫如嫣一直沒服輸過。

她從始至終想要的不過是一個顧霆琛,卻總是被顧董事長或者權勢擊敗。

我想三年前要不是我出現她早就是顧霆琛的妻子。

其實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我沒有再理她,而是轉身進了醫院。

其實我心底一直有個困惑。

溫如嫣是從哪兒聽的那些風言風語?

而且她還用這麼笨拙的方法來醫院找證據。

她真的是傻的可憐。

像是抱著一絲不可能的希望做著愚蠢的事,這種像是身處絕境已經毫無辦法。

我見到季暖時她的精神狀態好了很多,我把在樓下遇見溫如嫣的事告訴她了,她皺皺眉不屑道:「我最近也經常在醫院看見她,她就像個瘋子似的一直抓著醫生要什麼,看著像是個精神病似的。」

精神病?!

溫如嫣真不會因為顧霆琛不要她而瘋了吧?

我好奇問:「她會在醫院鬧嗎?」

「這倒沒有,但她嘴裡一直喊著小五.不會騙我的。」

我錯愕問:「小五?」

溫如嫣怎麼會知道小五這個名字的?

「嗯,不知道是誰!」季暖嘆口氣又說:「那個女人真是倒胃口,以前讓人很討厭,但看著她那瘋瘋癲癲的模樣又可憐!不過我只要一想到她曾經開車撞了陳楚,我這可憐的念頭只會一閃而過。」

季暖跟我一樣覺得如今的溫如嫣可憐。

說到底還是我們太心善。

我轉移話題道:「我們不提她了,你什麼時候出院?」

「快了,陳深說會來接我出院。」

提起陳深,季暖的語氣很淡。

「他來醫院看過你了嗎?」我問。

「嗯,他還知道我是誰。」

季暖的語氣略有些失望的解釋道:「我原本還想瞞著他我跟陳楚的關係,但他昨天來看我時直接開門見山的報了我和陳楚的關係。」

我特別好奇的問:「他怎麼說的?」

「我是陳楚的長輩,你可以跟著他喊我一聲小叔!你是他生前唯一的女人,算是我們半個陳家人,以後你的餘生我會對你負責。」季暖嘆息說道:「這就是他的原話,讓我一點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沒想到陳深會說出對她餘生負責的話,我笑著打趣問:「你想掙扎什麼?」

難道她還想嫁給陳深嗎?

「嫁給他啊,做他的妻子。」

我一針見血的問:「然後呢?用他的權勢為陳楚報仇?」

季暖忽的沉默了。

有些話我沒必要說的很清楚,季暖會明白的。

我支持她報仇,但還是希望她慎重考慮,起碼不要去牽連一個無辜的男人。

季暖偏頭看向陰沉沉略顯潮濕的天空,道:「昨天他就是這個天氣過來的,一身正統的黑色西裝,真是一個瞧著就令人灼目移不開視線的男人。」

陳深的英俊與顧家兄弟有的一拼。

但他整個外形瞧上去冷漠寡淡。

這與顧家兄弟更有的一拼。

「我見過,很萬千矚目的一個男人。」

季暖深吸一口氣道:「是的,他還洞察到我的想法。」

「發生了什麼?」

她說:「他知道我把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我低聲問:「他說了什麼?」

「他望我自重。」

我:「……」

……

離開醫院后我開車回了公司,助理還在外面談事。

我覺得無聊索性去了顧霆琛的公司。

因為前台不認識我不讓我進去,我正想給顧霆琛打電話的時候顧董事長從樓上下來。

他看見我一怔,忙過來問:「笙兒找霆琛?」

我點點頭笑說:「找霆琛吃午飯。」

「霆琛還在開會,你先上去坐著等他吧」他忽而笑說:「你們複合了真好。」

我笑而不語,顧董事長的神色頗有些著急道:「我有事先走了。」

我這才看清他手上拿著一張飛往南京的機票。

「嗯,你去忙吧。」

顧董事長離開后我看向一臉震驚的前台問:「現在我可以進去嗎?」

她忐忑的忙說可以,我問:「你們顧總的辦公室在幾樓?」

「二十七樓右拐第一個辦公室。」

我進電梯上樓,出電梯看見整層樓都空蕩蕩的,而右拐的第一個辦公室門牌上寫著總裁辦公室,我正想推門進去不過裡面傳來聲響。

我疑惑,顧霆琛不是在開會嗎?

我沒有著急進去,站在門口等了幾秒鐘又聽見聲音。

這次很清晰,是我熟悉的聲音。

顧霆琛冷漠的問:「進展如何?」

我不知道對方說了什麼,顧霆琛沉默了很久才嗓音冷酷的回道:「只要你……沒有差錯我就一定會遵守諾言娶你為妻。」

我錯愕的怔在原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