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瑞珠離府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4:11
A+ A- 關燈 聽書

第71章瑞珠離府

第二日,容離一睜眼,又看到了小黑的大腦袋,只不過,它嘴裡叼了一盒東西。

見容離醒了,它一撒嘴,盒子便掉在被子上。

容離迷迷糊糊的拿起盒子,打開后一股清新香氣傳來,「這是什麼?」

不會是香膏吧?

「你昨晚幹嘛了?」小黑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看著她。

「沒幹嘛啊?」容離還處在蒙圈的狀態。

「沒幹嘛怎麼受傷了?」小黑歪了歪腦袋。

「你怎麼知道?」

「這是主子讓我給你的,大晚上把我薅起來跟他回府拿玉露膏,我連覺都沒睡好。」說完小黑長大嘴巴,打了個哈欠。

「玉露膏?」容離沒想到雲襄還想著她扭到腰的事情。

「嗯,黃豆大小的玉露膏,抹到患處揉開,馬上就沒事了,」小黑打著哈欠說道,「我回去補覺,跟小桃說早上別送飯了。」

撲扇著翅膀,小黑飛走了。

容離按小黑說的,將玉露膏抹在腰側揉了揉,又在被子里動了動發現確實不疼了。

坐起身後活動自如,容離看著小盒子感嘆,果然神奇。

容離當晚又要去挖洞,只不過還沒出門便看到等在那裡的雲襄。

雲襄沒說話,一手拿過鐵鍬一手攬住她的腰,直接飛身到梧桐院。

接下來的時間,雲襄挖洞容離蹲在一邊看。

容離突然覺得雲襄這人真的挺好,完全一個熱心腸,愛助人為樂啊。

洞終於挖好,拿雜草掩好,雲襄將容離帶回沐芙院,沒有多留便走了。

整個過程一句話都沒有說,留下容離一個人拄著鐵鍬在夜風中凌亂。

好吧,任務完成,接下來便是等慕雪柔的動作。

容離派小黑盯著雪羽院,所以當慕雪柔想要放火的時候,容離第一時間便收到消息,給瑞珠傳信。

那張字條上寫的是——梧桐院將起火,去西北角找狗洞。

瑞珠看到起火一驚,再看到讓她鑽狗洞又是一驚,不過驚完便平靜下來,為了身家性命,莫說鑽狗洞,讓她做什麼都可以。

所以,大火之時,瑞珠趁著院里一團亂的時候,準確找到狗洞,並看到早就等在外面的容離。

容離一襲黑色斗篷,在看到瑞珠之時,將另一套斗篷扔給她做掩護。

待瑞珠穿好后,容離拉著她拐了幾個彎,來到一處荒廢的院子前,推開門,二人閃身進去。

容離早就觀察過,這個院子牆外便是古榕巷,而且這裡長期荒廢,侍衛並不重視這裡,端王府自詡守衛森嚴,自然不會有人想到內院的人會這麼大膽,從這裡送人出去。

掏出早就準備好的繩索,容離一個人爬牆當然沒問題,可關鍵要帶瑞珠上去這就不太容易。

容離先是攀上牆,接著又爬到離牆最近的一棵大樹上,將繩子的一頭系在那裡。

她坐在樹杈上,對瑞珠招了招手。

瑞珠心知,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忍著心裡的害怕用力拽著繩子往上爬。

勉強爬到牆頭,她便沒了力氣,看看再遠一些的大樹,瑞珠有些力不從心,她爬不過去了。

她正著急的時候,便看到容離從樹上跳了過來,扶起她,「怎麼樣?還行嗎?」

「王妃,奴婢沒有力氣,爬不到樹上。」瑞珠都要哭了。

「誰讓你爬樹了,」容離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著拿了個短繩索給瑞珠系在腰間,打了個登山扣,試了試鬆緊后,對瑞珠說,「你現在將繩子在手上纏兩圈,然後往下跳,等穩住了一點一點往下放繩索便好,明白了嗎?」

「跳?」瑞珠瞪大眼睛,牆這麼高,跳下去不死也傷啊。

「放心,摔不著你,但可能要磕一下,你跳的時候別閉眼,記得用腿撐,只要第一腳能踩到樹榦就沒問題,就算磕著頂多疼一下,你還想不想出去?」容離將厲害關係跟瑞珠闡明,現在時間不多,沒工夫讓她猶豫。

瑞珠一咬牙,「好,我跳。」

說罷便跳了下去,瑞珠在跳下的一瞬便想閉眼,但她記得容離的話,愣是強迫自己睜開眼,腳下也按容離所說,盡量撐住。

當那一腳踩在樹榦上的時候,瑞珠輕輕的鬆了口氣,接著一點點向下滑,雖然高一點,但並沒有想象中的可怕。

容離見瑞珠行動之後,她借著牆上的小凸起,墊了幾下便跳到地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不放心她而隱在暗處的他,不禁為容離利落的身手感嘆。

她一點輕功都不會,卻可以憑著招式藉助幾個凸起便安全落地,這身手足以讓人讚賞。

馬車等在小巷裡,車夫看到兩個人向這邊走來,覺得可能是僱主所說的人。

因為穿著斗篷,帽檐壓的極低,所以看不清是男是女。

瑞珠被推上馬車,容離從身後解下個包袱遞給她,「路上用。」

「王…」瑞珠及時將後面的稱謂咽了下去,「主子,您…」

「廢話少說,趕緊進去,」容離低聲囑咐道,又轉頭給了車夫一定銀子,「有勞。」

車夫笑眯眯的接過銀子,地址早就告知他,所以待瑞珠坐好后,車夫輕打馬背揚長而去。

容離鬆了口氣,終於將人送走,她回身攀上高牆,想著趕緊回院子,千萬不能讓小桃發現她不在。

匆匆忙忙的回了沐芙院,雲襄一路跟著容離,心知她不愛麻煩他人,所以在容離沒有開口的時候,他並沒有現身幫忙,而是暗中護著她。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院子,雲襄徑自進了小黑的屋子,這是兩人事先便約好的。

容離剛剛收拾好,便聽到小桃來敲門,說是梧桐院起火了,容離這才再次來到梧桐院外,看府里的人救火。

其實當時接瑞珠的時候,火勢便不小了,容離不是聖母,沒有義務去救所有人。

那些人跟她沒有關係,甚至帶著惡意,救一個瑞珠是因為她及時悔改,並幫了自己一個忙,其他人的死活,與她無干。

她不落井下石,已經是能做到的極限。

幸虧容離一早識破唐瑩安的陰謀,否則處境對調,她的下場只會更慘。

容離冷眼看著漫天大火,心中平靜不起絲毫波瀾。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