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他的背叛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07
A+ A- 關燈 聽書

我並不知道顧霆琛這句話是對誰說的,但無論是對誰說的他都違背了對我的諾言。

我怔在原地心裡不知所措,這種感覺就像回到了曾經,我和他的距離突然之間變的很遙遠,我這兩天所有的歡愉幸福似乎都是假的。

「你什麼時候回國?」

我聽見顧霆琛的嗓音里透著急不可耐,似乎電話另一端的那個女人對他特別的重要。

我心裡覺得特別的難過,委屈的想哭,他壓根就沒用心待我,我特別後悔答應他。

我怎麼就答應跟他在一起了呢?

「嗯,過幾天我來接你。」

顧霆琛的這些話像一把尖刀似的凌遲著我的心臟,我快速轉身離開開車回了公司。

坐在辦公室里的我有些發懵,突然之間好像失去了全世界,就在這時助理回公司了。

他推開辦公室的門進來看見我神情恍惚的坐在那裡,擔憂的問:「時總你怎麼了?」

我搖搖頭,剋制自己道:「沒事。」

經歷的太多,我早就能剋制自己的情緒。

可心底的難過是那般的清晰。

「時總,對不起。」

助理向我認錯,可又沒說自己錯在了哪兒,我閉了閉眼道:「說說你的理由吧。」

他挪用公款肯定有原因的。

助理或許見我神色太過平靜,他的語氣竟有些微顫道:「其實那些錢都流向了瑞士。」

我淡定問:「拿去做什麼了?」

「我不清楚,其實我一直都不清楚這筆錢去了哪兒,但這件事是沈助理七年前去世之前吩咐我做的,他老人家說這是你父母的意願。」

沈助理是我爸的秘書。

在我爸去世后他就辭職回了老家。

我震驚的睜開眼問:「每年這麼一大筆錢流向瑞士,你都不向我稟告不懷疑的嗎?」

「時總,我壓根沒法去懷疑,我還按照老管家的吩咐將錢的去向抹掉,就是怕引起公司的注意,因為那個資金的流向名字是時笙。」

我:「……」

我終於明白小五去哪裡了。

終於明白為什麼會瞞著我了!

我傻笑的看向助理,他忐忑的喊了我一聲,我搖了搖頭問:「查到小五了嗎?」

助理搖搖頭說:「無從查起。」

我原本想脫口而出查瑞士那個時笙,可話到嘴邊吩咐說:「去忙吧,我自己靜靜。」

助理離開后我像是喪失了所有的精氣神,身體軟在辦公椅里一動不動,可能是因為情緒的影響,肚子也不覺得餓,直到晚上手機響了五六次,這個點不用猜都知道是誰打的。

我取過手機直接關機,沒一會兒助理手裡拿著手機推開門走進來對我說:「時總,顧先生打的電話,他讓我問問你什麼時候回家。」

梧城雖然是個陰雨連綿的城市,但窗外的夜景卻很漂亮,我坐的這個位置將城市的霓虹璀璨盡收眼底,恍然間我又想起了那句話。

「只要你……沒有差錯我就一定會遵守諾言娶你為妻。」

他竟然為其他女人許下承諾。

我不知道那句沒有差錯是什麼意思,但在此之前溫如嫣還警告我道:「你現在贏並不代表你以後一直贏。」

真的是被她說中了啊。

見我一直沒有說話,助理又喊了我一聲說道:「時總,顧先生此刻正在樓下等你。」

房間里異常的靜謐,我偏過頭看向助理,笑著說:「姜忱,你替我問他一個問題。」

「時總,電話是通的。」

電話是通的,顧霆琛能聽見。

我笑了笑說:「你替我問問他……什麼叫我一定會遵守諾言娶她為妻?這是背叛嗎?」

助理聽見我的話怔在原地,電話里也一直靜音,但我相信那個男人清楚的聽見了。

我站起身從助理的手裡取過手機掛斷電話淡淡的吩咐道:「以後時家跟顧家毫無瓜葛,你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也不必再去問他。」

助理答道:「是,時總。」

「很晚了,下班吧。」

助理離開以後我站在了落地窗邊,因為樓層太高我看不太清下面,隱隱看見一輛黑色邁巴.赫停在門口,那應該就是顧霆琛的座駕。

我淡淡的看了眼回到辦公桌椅上坐下,心裡很不是滋味,但竟還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我醒來時已是後半夜,肚子餓的難受,我拿起車鑰匙下樓看見那輛邁巴.赫還在。

而車頭倚著一個英俊的男人。

我吸了吸鼻子垂下腦袋往自己的車子那邊走去,他突然喊住我問:「生氣了?」

這件事豈是生氣能概括的?

我站定看向他,他的臉龐大部分隱藏在黑夜中,我聽見他嘆了口氣問:「怎麼去找我也不給我說一聲?」

他的模樣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我抿著唇,聽見他又道:「你誤會了。」

我笑著問他,「誤會什麼?誤會你跟另一個女人打電話說我一定會遵守承諾娶你嗎?」

顧霆琛沉默不語,見他這樣我更是糟心,丟下一句道:「現在開始我們再無關係。」

我轉身就上車,顧霆琛過來拉住車門,嗓音低呤問道:「笙兒,你這般不信我?」

他還認為是我不信任他?!

我氣急敗壞道:「這句話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從你口裡聽見的,你還想要我信你什麼?那你告訴我,你會遵守承諾娶她嗎?」

我從始至終都沒有問那個女人是誰,因為我不想輸的太難看,跟他爭個沒完沒了!

顧霆琛頓住,突然來了一句,「抱歉,我不能告訴你她是誰,但我有我自己的苦衷。」

一句我有我自己的苦衷就敷衍了我!

顧霆琛真是好樣的!

「那行,好聚好散。」

我伸手要去推他,他抓住我的雙手將我摟進了懷裡輕聲哄道:「信我,我不會負你!」

他這句話真的是太過敷衍。

也太過自以為是!!

「去你媽的!」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壓根就不願意忍顧霆琛,直接一腳踢在了他的下面。

他猛的鬆開了我後退一步,臉色此刻特別難看,但仍舊鎮定自若的目光望著我。

那是男人的命根子,我突然有些後悔,但這點後悔還是抵不過他剛給我的背叛。

「顧霆琛,我只問一句。」

他從喉嚨深處滾出一個嗯字。

我一字一句道:「你會娶她嗎?」

「如果她來梧城,我娶。」

顧霆琛的面色很堅定,這句話也說的鏗鏘有力,我冷笑一聲道:「從現在開始我與君恩斷義絕,往後……希望你真正的能幸福快樂。」

他平靜的喊我,「笙兒。」

還一口一句笙兒?

去特么的笙兒。

我氣急了,可是我的修養,我的骨氣告訴我現在要撐住,甚至還要大方的祝福他。

我不能生氣,不能敗下陣。

我即使輸,也要輸得坦坦蕩蕩。

我坐上車開車離開,透過後視鏡看見他還站在那兒,就像我昨天看顧瀾之似的。

我認為,這是我們的最後。

坐在車裡我的眼淚止不住掉下來,可我剛剛在他面前就那麼撐著,我的自尊心向來很重,無論發生什麼事在人前都不喜歡懦弱。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哭個沒完,哭過之後對這個世界又再一次的失望,我不明白我活著的快樂在哪裡。

好像就是要被人一次一次的傷。

我開車路過一個小酒館,進去點了一桌子菜,但最終還是沒有喝酒,我終究還是捨不得糟蹋自己的身體,我還是想要好好的活著。

雖然很艱難,希望也渺茫,甚至被愛的人傷成這樣,我還是想要努力的活著。

活著,堅定信念的活著。

可我的信念又在哪兒?

至少我之前還有那份愛人的執念,可現在愛錯了人我又該去哪裡找寄託?

我為什麼要愛錯人?!

現在傷心了連個寄託都沒有!!

我哭的很不知所措,最後腦袋暈暈沉沉的離開了小酒館,沒有喝酒,可腦袋就是暈。

或許是心底太過難過造成的。

我走著走著就走到了梧城最大的江邊,我坐在這兒吹著夜風,忽而之間有點懷念……

我沒有資格再說懷念曾經。

因為在顧霆琛和顧瀾之兩人之間我最終選擇了顧霆琛,我的心已經背叛了顧瀾之,所以再也無法用九年前的那些溫暖來安慰自己。

我再也無法為自己尋得寄託。

再也沒有思念的港灣。

我垂著腦袋,心緒萬千。

顧霆琛究竟是對誰說的那些話呢?

他怎麼就又對不起我了呢?

我真的是那般的差勁嗎?

我從兜里取出手機開機,看見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其中有兩個是季暖的,還有六個是顧霆琛之前打的,剩下的是時騁給我打的。

我想了想給時騁打回去了。

沒有事時騁絕不會給我打電話,除非真的發生了什麼事,當我打過去時那邊關機。

我收起手機吐了口長氣,心裡更加壓抑了,我連著吐了幾口氣心裡越發的委屈。

突然之間泣不成聲,就在這時我手機響了,是一個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響起的電話號碼,可它卻響在了冰冷又漫長的孤寂夜晚。

而且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給我打電話。

我咬著唇,不知道該不該接,因為我內心深處覺得我不該再和他有任何的牽扯。

可我終究抵不過這份誘惑。

我接通擱在耳邊,聽見溫溫柔柔的聲音說著,「小姑娘,你在哪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