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對你負責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9:04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腳步滯住,看向她。

安心上前抱住他,依靠在他的懷裡:「御琛,我求求你,清醒一下吧,不要再錯下去了,我明明知道然然的目的,可卻無法阻止你的心一點點走向她,我真的覺得……要瘋了,御琛,求你,停住吧,不要再繼續下去了,不要。」

喬御琛站在原地,忽然諷刺的一笑。

最諷刺的不是別人,是他自己。

他將安心從自己的懷裡推開幾分,雙目認真的看向她。

「安心,做錯事情,難道不需要接受懲罰嗎?」

安心愣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們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甚至……沒有調查的勇氣,因為我怕結果,差到讓我自己都無法承受。」

安心凝眉:「別說了,御琛,別說了。」

喬御琛勾唇:「在認識安然後,有些事情,即便不去調查,我也忽然覺得,我做錯了,如果安然因為我,而承受了莫名其妙的牢獄之災,那我是不是就該坦然接受她給的懲罰呢?」

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他的心裡忽然坦然了許多。

安心眼裡的淚卻是忽然就落了下來:「不是這樣的,御琛,不是你的錯,那些事情,你是為我而做的,就算懲罰,也該懲罰我,不是你。我就不該活,我就不該活下來,是我錯了,我不對。」

喬御琛拍了拍她的肩膀:「既然你身上已經有了安然的的肝臟,那你就好好的活,該我承擔的那部分,我不會抗拒,不管是怎樣的懲罰,我都會坦然接受。我不想欠任何人的,所以安心,你別阻攔我,你知道的,你也攔不住我。」

他說完,鬆開她,往外走去。

酒店的大門口,安然拉住了喬御仁,她怒吼:「你瘋了嗎,喬御仁,你到底是不是瘋了。」

「如果留在那裡面,我才會真的瘋了,然然,你不知道我的跟雅音的關係公開,意味著什麼嗎?如果真的公開了,當你真的累了,倦了,想要靠近我,來尋求依偎的時候,我就再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擁抱你了,因為那時候,全世界的人,都會說你是小三,說你不要臉。

我不能跟她公開關係,我不想等到你終於想回頭的時候,我卻沒有站在原地等你,我不想錯過任何一個可能找回你的機會,所以我必須離開,必須。」

安然握拳,她眼眶泛著濕氣望向他,滿臉的心痛。

「御仁,別再這樣折磨你自己了,我是因為別無選擇,可你呢,你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非要選擇這樣的一條荊棘路。你說你不想等到我回頭的時候,你卻沒能等在原地,那我今天就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會回頭,我安然,絕對,絕對不會回頭,這樣,你是不是可以放心的放手,去尋找你的幸福了?」

身後,雷雅音快步追了出來,她上前將安然從喬御仁身邊推開,對喬御仁怒吼。

「喬御仁,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你竟然把我自己一個人丟在裡面?你這個混蛋,我一心一意的對你,你竟然這樣羞辱我。

你是不是忘記了,這四年,陪伴你的人是誰,你孤獨無援的時候,是誰盡心儘力的幫你,如果你不想跟我訂婚,四年前為什麼不說?現在你想起來後悔了?那這四年,陪在你身邊的我算什麼。」

「是我欠了你的,可是我不會娶你。」

安然眉心緊緊的糾結在一起,有些尷尬。

她後退兩步,轉身要走。

雷雅音回身喊道:「安然你站住。」

安然停住腳步,雷雅音快步走到她身前。

兩人四目相對,都沒有做聲。

見喬御仁要過來,雷雅音抬手就在安然臉上摑了一巴掌。

喬御仁快步上前,將安然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雷雅音,你幹什麼,是我欠了你的,你憑什麼打安然,安然是無辜的,是我要重新追回她,是我非要愛她的。」

「你閉嘴,喬御仁你閉嘴,你閉嘴。就憑她勾引你,喬御仁,你有沒有搞錯,你甩了我,就是為了跟一個坐過牢的女人在一起的?在你眼裡,我還不如一個坐過牢的女人?」

她指著安然,滿臉的不屑。

「你懂什麼,」喬御仁冷眼,吼道:「我最討厭你們這群大小姐的自以為是。」

「你說你討厭我?喬御仁,」雷雅音跺腳:「你混蛋。」

「對,我混蛋,我就是要跟安然在一起,死,都要跟她死在一起。」

安然閉目:「夠了。」

她從喬御仁身後走了出來,看向喬御仁:「你總說想要保護我,可是我不得不告訴你,我所受到的這些傷害,也是你間接給予的。我真的不明白,你的執著到底能給你帶來什麼?給我帶來什麼?我不願意跟任何人做什麼亡命鴛鴦,死,我也會自己死。」

她說完走到了雷雅音的面前:「雷雅音,我是坐過牢,可坐過牢的人,不都是十惡不赦的,你可以用你的一張嘴隨便傷害別人,但別人也有不接受的權利。」

她表情平靜的說完,直接抬手摑了雷雅音一巴掌。

雷雅音沒想到她會打自己,懵了一下。

安然看著她:「這是我還你剛剛那一巴掌的,我這個人,從來不會無辜受人恩惠,但也絕不會再無辜受人欺辱。我不欠你什麼,所以別趾高氣昂的站在我面前囂張。你是千金大小姐沒錯,你父母有理由慣著你,但我沒有理由順著你。

這個喬御仁,我不要,你喜歡就拿去,好好珍惜,以後把他給我看牢了,讓他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你最好帶他出國,再也不要回來了。你若看不住,就不要把怒火遷怒到別人身上,因為,那是你無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說完,側身從雷雅音身邊走過,下了台階,往遠處走去。

喬御仁看著她凄涼的背影,閉目。

雷雅音凝眉,咬唇,她捂著自己的臉頰,蹲在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走出很遠,安然因為地面不平,腳上又穿著細高跟,所以步伐不穩,崴了一下腳,跌倒在地。

坐在地上,她久久都沒有動一下,心下一陣凄涼。

她將臉埋在自己的膝蓋上,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

她真想在這裡放聲大哭呀,可是多奇怪,心裡越是悲傷,就越是不知道該怎麼哭才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頭頂忽然出現了熟悉的聲音。

「在這裡幹嘛?」

安然抬眸,看向長身玉立,出現在自己身前的男人。

她對他笑了:「你怎麼出來了。」

「找你。」

她對他伸出手:「那你能拉我起來嗎?」

喬御琛握住她的手,一用力,將她扯了起來。

兩人站在樹下,四目相對。

她因為穿著高跟鞋,也不需要仰望他了。

此刻,他忽然覺得,兩人就這樣站在這裡凝視對方的樣子,叫做歲月靜好。

看到她眼中的霧氣,他蹙眉,「我知道你慣愛裝堅強,不會輕易掉眼淚,你想哭,我不阻攔,但不許因為別的男人哭。」

她勾唇一笑:「誰說我是因為別的男人哭了,我腳崴了,都怪你,讓我穿了這麼高的高跟鞋。」

喬御琛彎身,將她抱起:「那我對你負責。」

安然環抱住他的脖子,目光落在他的臉上。

看著他的側顏,頭慢慢的靠在了他的肩上,閉上了雙眼。

雖然所託非人,可她現在,真的很需要這樣一個寬厚的肩膀來讓自己依靠。

因為心裡,真的荒涼。

「你這樣,你的安心又要難過了。」

「我若不這樣,你難道就不會難過了?」

安然凝眉,未語。

「喬御琛。」

「嗯。」

「今晚你雖然幫了我,可我不會感激你的。」

「我知道。」

「我對你的恨,半分也不會減少。」

喬御琛凝眉:「沒關係。」

「我沒有辦法不恨你,因為,如果當年我媽媽沒有死,我沒有坐牢……那我不會過上現在這種生活。」

喬御琛沉默著,慢悠悠的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頭。

兩人就像是一道風景。

她枕在他肩上,聲音似是悠遠。

「我不會原諒你,不會原諒安家人,不會原諒……那晚毀了我一切的那個人。」

喬御琛眉眼間帶著悲傷:「那個人?那個人是誰?」

想到那夜地獄一般的折磨,她環抱著他脖子的手緊了幾分。

「一個……畜生,別問了。」

這之後,她不再說話。

他將她抱回到車裡,讓司機下車,他親自開車載她來到醫院。

檢查過她的腳踝后,並沒有很嚴重。

醫生給她上了葯,包紮,讓她這幾天,盡量不要用到自己的腳,這樣用不了幾天就能康復。

車開到家門口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喬御琛將她一路抱回了房間,放到了床上,將被子扯到了她身上,蓋好。

他坐在床畔,就這麼靜靜的凝視著她。

看著她的睡顏,他的心臟像是漏跳了一個節拍。

剛剛在醫院,醫生給她治療的時候,她硬是沒有喊一聲疼。

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堅強的……好像真的不需要人來疼一般。

可是,他心裡卻很清楚,沒有人比她更脆弱。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眉心微微蹙起。

他要怎樣,才能溫暖她?怎樣,才能讓她不要那麼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