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你現在就去死吧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4:12
A+ A- 關燈 聽書

第二天,安然請了病假。

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喬御琛強迫她請了病假。

為了防止她自己偷偷跑到公司去。

他特地讓譚正楠將公事也搬到了家裡來處理。

因為她的傷需要養,他還從家裡調來了一個傭人和一個廚師。

早上吃過早飯後,安然足足的在床上睡了一上午。

中午,喬御琛推門進來的時候,見她還在睡。

他走過去,將她的被子往下扯了扯。

她睜開眼看著他,似是睡迷糊了。

「再睡要睡傻了,起來吃午飯了。」

「已經中午了嗎?」她慢悠悠的坐起身。

「不然你以為呢,我第一次發現,你還真是個懶蟲。」

安然打了個哈欠:「覺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越睡越多的。」

喬御琛對門口道:「進來吧。」

門口,阿姨端著午餐走了進來。

安然看到又是油膩膩的補湯,她蹙眉:「我不想喝這個。」

喬御琛看向阿姨:「你先出去吧。」

傭人將午餐給她在床上擺好后,離開。

喬御琛走到床邊,端起碗拿起勺,盛了一口湯吹了吹,遞到她唇邊:「必須得喝,傷筋動骨本來就要好好的補。」

「我只是崴了一下腳,沒那麼誇張。」

「小病不養,就是在給大病提供傷害自己的機會,聽話,張嘴。」

安然打了個冷顫,覺得有些起雞皮疙瘩。

「怎麼?」喬御琛看她:「是廚子做的不合你胃口?那我這就下樓開了他。」

他放下碗筷,作勢要起身。

她忙道:「誒,等一下,不是人家做的不好,是我自己沒有胃口,我早上吃完飯,就躺在這裡睡,這一動不動的,飯菜都還沒有消化完,肚子里滿滿的,怎麼吃東西。」

「既然這樣……那就先不吃了。」

她抿唇,偷笑,難得,這麼好說話。

他將床上的飯桌搬到了一旁,就開始脫衣服。

見他快要脫完了,安然忙道:「這個時間,你要洗澡?」

「早上洗過了,這會兒不用洗了,直接做吧。」

「做?做什麼。」

「你。」

安然連忙將被子扯到了身上:「你還有沒有人性啊,我可是個病人。」

「是你自己說的,躺了一上午,一動沒動的,飯菜沒消化完,你腳不好,不方便運動,我來幫幫你,這是為你好。」

安然瞪他:「誰要你幫我,我不用。」

「不行,要是一直不運動,你今晚估計也不會吃飯了,反正早晨吃的飯菜也消化不完。」

「你……」她咬牙:「你這分明就是在為自己謀私,我不要。」

「那你是打算把自己慢慢餓死?」

「喬御琛,你真無聊,你把飯桌端過來,我吃飯。」

「現在又能吃的下了?」

「吃不下,我就把自己撐死,到時候我死了也不會放過你的。」

喬御琛勾唇一笑,將餐桌重新放到了床上:「好,你要是死了,我給你陪葬,咱們夫妻倆,生同衾,死同穴。」

安然剜他一眼:「我不死了,你自己去死吧。」

「我記得你上次說過,要是我死了,你會給我陪葬。」

「開玩笑你也信,」她撇嘴,開始咬著牙喝湯。

「開玩笑?」她挑眉:「我可是當做誓言了。」

「誓言就一定會有可信度了?」她看他:「這年頭,誓言最是聽不得。知道誓言為什麼和食言同音嗎?因為誓和言這兩個字,都是有口無心,說說而已。」

喬御琛看著她,明明是歪理,可是放在現實中,卻偏偏就是這麼一回事。

他在床邊坐下:「有誰,對你食過言嗎?」

安然想了想:「有,很多,我母親曾經說過,等到將來,我結婚了,有了孩子,她就什麼也不做了,專心為我帶孩子。還有,喬御仁曾經說過,等到高中畢業,我們就一起去念大學,我們結婚,去屬於我們的世界,幸福的生活。」

喬御琛臉色冷了冷:「算了,換個話題。」

門口,阿姨敲門:「喬先生,門口,二少爺來了,他說要見安小姐。」

喬御琛冷眸,起身要出去。

安然道:「喬御琛。」

「怎麼?」

「別為難他,告訴他,我沒事,讓他走吧。」

喬御琛生氣:「你還真是兩套標準待人。」

「因為人與人永遠都有差距。」

「你覺得我不如他?」

安然表情平靜了些:「在許多方面,你或許都比他好太多,但在我這裡,你的確不如他,因為他沒有傷害過我。」

喬御琛眉心蹙起,看了她片刻后,轉身出去。

他下樓,打開門出去。

喬御仁看到喬御琛,臉色冷了幾分:「哥,你怎麼會在。」

「這是我和我妻子的家,我為什麼不能在?」他抱懷,睥睨著他:「你來找安然有什麼事?」

「我聽說她生病請假了,所以來看看她。」

「她沒生病,昨晚穿著高跟鞋,腳崴了一下,現在正在調養。」

「嚴重嗎?」他很是緊張的問道。

看到他這副深情,喬御琛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你崴一下試試,看看會不會嚴重。」

「我不是來跟你吵架的。」

「不是來吵架的?安然是我的妻子,你的嫂子,你現在跑過來,還這麼迫切,你是覺得我是紙老虎,很好捏?」

喬御仁握拳:「安然不是你的私有物品。」

「她的確不是我的私有物品,她是我的妻子,我這個人,佔有慾強的很,我的妻子,別人看一眼,我都會生氣,更別提他的前男友來找她了。」

「是我要來的,你別為難她。」

喬御琛看著他這麼在乎安然的樣子,心裡像是被人扎了一針:「只要沒有男人經常來騷擾她,我就不會為難她。」

「哥,你這樣,就真的不怕遭報應嗎?安然已經受了很多苦了,你就饒過她吧,看著她現在過著這樣的生活,我真的……真的覺得痛的不能呼吸,我放棄所有,你想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只要你放過她。」

喬御琛咬牙,該死,「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心疼我的女人了?告訴你,喬御仁,若說我毀了安然的人生,那你就是幫凶,你以為,你當年很無奈,就可以擺脫罪責了?

別忘了,如果不是你媽給我下藥,我也不會跟安心發生那種事情,欠下了安心的債。若不是為了對安心負責,我也不會因為那晚安然去傷害了安心,而對付安然。

追根究底,難道為了讓你媽逃命,而拋棄了安然的你,就沒有罪了嗎?我是劊子手,那你就是把她推上了刑場的人,這裡,我們所有人都欠了她的。」

喬御仁沉默,垂眸,「我的錯,我認,我想彌補,所以……請你把她還給我,讓我帶她離開,我能給她幸福。」

「你能?你是不是忘記,昨晚,安然因為你經歷了什麼?喬御仁,如果你再繼續糾纏她,受傷害的人,只會是安然。你依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可安然若是再受傷害,她會如何,你想過嗎?」

喬御仁凝眉,看向他。

他變了,他會為安然著想了。

喬御琛冷聲:「如果你真的是想為了安然好,就離她遠遠的,不要再來招惹她,你那個未來的岳父,可也不是個吃素的,他若是知道,你傷害了他的女兒,你以為,你能全身而退?別說保護安然了,到時候,你連你自己都護不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為了她,我什麼都不怕,我甚至可以豁出我的命。」

他左側嘴角邪魅的挑起:「那你的命還真是不值錢,我給你提個建議,你現在就去死吧,你死了,安然一定會銘記你一輩子,我倒是不介意,她懷念一個死人。」

他說完,直接回身進屋,將門咚的一聲關上。

喬御琛見到喬御仁,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憤怒過。

小時候,他搶走了自己的父親,他也可以雲淡風輕。

可是現在……他的怒火中燒,有種想要殺人的衝動。

這個喬御仁算什麼?

父親,他搶走了。

現在連妻子,他也要搶是嗎?

他從前,從來沒有想過安然竟然會是喬御仁的前女友。

現在看來,這婚還真是結對了。

他喬御仁也該嘗嘗,最愛的人被人搶走的滋味。

他冷哼一聲,對傭人道:「以後喬御仁再來,直接趕出去。」

傭人知道,喬先生和二爺不和,所以也沒敢多說廢話,點頭:「好的,喬先生。」

喬御琛回了房間,安然已經光碟了。

他看了一眼:「都吃完了?」

「嗯,撐的很,」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幾乎快要撐死了。」

「不問問我喬御仁怎麼樣嗎?」

「應該走了,不然你也不會回來了,而且,想必你們並不愉快,因為你臉上寫著,大爺很不高興。」

「看來你還是很有眼力界的。」

「我可是從小看人臉色長大的,若這點本事都沒有,那我真是白活了。」

「說起這個,我倒是有個問題要問你,前天安心來給你送衣服的時候,你說你現在已經不需要撿別人的衣服穿了,這話什麼意思?難不成,你以前在安家,經常穿安心不穿的衣服?」

她側頭一笑,臉上帶著一抹諷刺:「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安心的戲太好,你看不出她到底是什麼人?安心那種人,她的東西,就算丟掉都不可能會給我。」。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