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送禮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4:36
A+ A- 關燈 聽書

第74章送禮

容離鬱悶的看著手裡的發簪,無奈只能揣進衣襟里。

小桃咳的眼淚都要出來了,「主子,他到底誰啊。」

「我怎麼知道,」容離聳聳肩,「走吧。」

領著小桃出了小巷,容離將一條街的鋪子都逛了,到頭來也沒有合適,她嘆了口氣,怎麼想送個禮都這麼難。

看了看日頭,快到晌午,她和古娘子約定午時前回府,這趟出門禮物沒買到,零碎倒是買了不少,她只能先帶著小桃回府,過幾日再說。

順著原路返回,古娘子焦急的等在角門旁,生怕容離二人出什麼意外,直到遠遠看見兩個人影,她才鬆了口氣。

「王妃,沒事吧?」

「沒事,」容離拿出一包東西來給古娘子,「辛苦了,路上買的小玩意兒,拿著給孩子玩吧。」

古娘子看著袋子里的小玩具,她家裡有個還未總角的孩子,虧王妃還記得。

「謝王妃,您趕快回去吧。」古娘子將門掩上。

容離點點頭,延著小路回了沐芙院。

這趟出行小桃可是興奮的不得了,別看她出去之前擔心這擔心那,等真出去了,比誰都高興。

這不顛兒顛兒的去把買回來的東西收好,有些擺件放到明面上,臉上掛著明晃晃的笑意。

容離微笑的看著小桃忙活,她還有些發愁,正事沒辦成,看來還得找機會出去一趟。

下午按部就班的訓練,容離覺得自己的實力已經恢復了七成有餘,一般高手近不了身。

容離表示還算滿意。

晚上剛剛躺下,她突然記起老賴給她的東西,翻手從枕下拿出發簪,它像龍爪槐一般扭曲的生長著,表面一點也不光滑,疙疙瘩瘩的觸感讓她皺眉。

容離撫著簪子,實在弄不懂為什麼似枝杈一般的發簪會這麼重。

手上尖銳的疼痛感,容離翹起被刺傷的拇指,發簪上的倒刺將她剌傷,鮮血迅速凝成血珠,低落下來,其中便有一些落在了發簪上。

她半起身想要拿手帕將手指纏住止血,可在她動作之前,發簪上隱隱一層暗紅色光暈,很快光暈暗了下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就這麼支著身子,看著它的變化。

『咔嚓』發簪裂了一道縫隙,聲響輕微之極,接著細細的裂縫越來越多,發簪在她手中似鏡子一般碎裂開來。

當然,那只是表面。

待表層的木屑紛紛碎裂后,露出裡面的東西。

一枚白玉發簪淌著流光,晶瑩剔透,盈光流轉,簪身雕琢著花紋,繁瑣卻不散亂。

容離驚嘆於手裡發簪的精巧,她就說怎麼一個木製的發簪會那麼沉,原來裡面竟是玉制的,單看這枚發簪絕非凡品,怪不得老賴說是寶貝。

輕輕撫摸著簪身上的花紋,突然摸到一處手感不同於別處,左右動了動沒有反應,又向下按也按不動,改為向上推,頂端微微開裂,玉制的利刃從重旋出,一朵小小紅梅嵌於利刃之上。

一枚利器!

容離拿著像手術刀一般的玉簪,古代工藝著實驚艷,一枚小小的發簪竟然設計的這般巧妙,她拿著發簪簡直愛不釋手,這東西絕對可以在最後關頭出奇制勝,想不到自己竟得了這麼一個寶貝。

披著衣服下床后,她找了個物件試試它的鋒利程度。

薄如蟬翼,削鐵如泥。

簡直就是神器!

容離將利刃收起,發簪帶給她的震撼太大,不知老賴到底是什麼人,她暗暗記在心裡,下次出府,一定再去那個小巷看看,問問旁人到底有誰知道老賴的來歷。

手裡攥著的發簪,容離雖然喜歡,不過她還記得要給雲襄送禮物的事情,旁的東西她覺得實在配不上他,這枚發簪倒是不錯,品相用處皆不俗,送他倒也合適。

只是——有些肉疼。

咬了咬牙,誰讓人家幫她次次都是救人性命的事,這發簪作為禮物只輕不重,世間寶物千千萬,沒了這件她再找便是了。

在屋內尋了個錦盒將發簪裝好,準備明天讓小黑空運回去,裝之前她還貼心的寫了個字條。

滿意的掂了掂手中的禮物,希望雲襄能喜歡吧,還有能儘快讓她把人情還了,不然總是欠著好不爽。

打了個哈欠回床上躺下,容離很快進入夢鄉,一夜無話。

第二日,天光還沒大亮,容離便來到小黑的房間將它晃醒。

小黑是個有起床氣的鷯哥,這麼被弄醒它能忍嗎?

在看到晃醒它的人之時,它覺得可以忍。

現在容離是掌握它吃食的最高領導人,對於領導,它怎麼能有起床氣呢?

「小離兒,麻煩下次叫我的時候,晚一點,謝謝。」這樣應該比較有禮貌吧?

「嗯,我盡量,今兒有事,你幫我送個東西回去。」容離將手裡的錦盒一遞,她善解人意的綁了一條絲帶,上面打了個扣,方便小黑拿嘴叼。

「這什麼啊?」小黑有些好奇。

「謝禮,跟你主子說謝謝他前幾次幫我忙。」

「好吧,那我早上要吃肉。」小黑趁機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大早晨就吃也不怕膽固醇高,中午再吃。」容離直接給它否了,為了它身體著想。

「膽…什麼?」小黑沒聽明白,她怎麼有這麼多新名詞。

「什麼不重要,趕緊送回去吧,回來晚了小心小桃念你。」容離戳了戳它。

小黑一抖,被小桃念是什麼滋味它已經體會到了,怪不得連小離兒都怕她。

「幫我拖住小桃…」小黑說著飛了出去,跟個小炮彈似的,容離樂不可支,小丫頭威懾力夠大的。

小黑全速向前,沒多久便進府了,這個時間主子應該在練功場。

直奔練功場,發現兩個人影正打的難捨難分。

它剛到,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嘿,拂風,這麼早啊?」同時收住進攻的招式。

小黑簡直淚流滿面,多久了,多久沒人叫它拂風了……

「你怎麼回來了?出事了?」他也停了下來。

看看,這就是它主子,一點兒都不關心它!

小黑直接一松嘴,「給你的。」

說完都沒下落,轉身就飛。

他一躍而起,將錦盒接住,還沒打開,只見剛剛飛走的小黑又飛了回來,老大不樂意的補了兩個字,「謝禮。」

接著,又飛走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