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你小子,談戀愛了?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4:27
A+ A- 關燈 聽書

「機場,她要去蘇城,經過北城轉機,正好我在候機室,她看到了我,所以來跟我聊了幾句。」

安心勾唇,看到安然生氣的表情,心裡覺得很爽。

「我聽她說,這次是要去蘇城出差,等出完差,處理完這次的業務,她就能回北城來了。」

「回北城?」安然咬牙,明顯的臉色冷了許多。

「要我說呀,別人的事情,你還是不要多管,畢竟……」

「我要怎麼做,就不需要你來建議了,」她看向安心,聲音里也滿是冷漠:「你不是來給我送湯的嗎,湯送完了,就趕緊回去吧。」

安心嘴角的笑難看了幾分,一時竟覺得有些尷尬。

喬御琛沒有做聲,她只好站起身:「御琛,你不送送我嗎?」

安然沒有做聲,站起身,有些悶悶的往樓上走去。

喬御琛納悶的看了安然一眼,隨即起身對安心道:「走吧。」

兩人出了別墅,安心有些小開心:「御琛,明天去我家吃飯吧,我爸說好久沒有跟你一起下棋了,他想……」

「以後有機會吧,我最近有些忙。」

安心蹙眉,臉上帶著一絲委屈:「忙著……照顧然然?」

「她是一方面,工作也很忙。」

安心抿唇,點頭:「嗯,那好,改天,可你不能忘了哦。」

「剛剛你說的那個烏蘇,是誰?」

安心聳肩,笑:「一個無關緊要的人,你就不要跟著上心了,好好照顧然然,她要是有什麼不適,我會生你氣的。」

喬御琛勾了勾唇角:「好。」

安心笑,轉身,上車,讓司機開車離開。

她看向後視鏡,勾唇,媽媽說的對。

男人都禁不住女人的『善良』。

她離開后,喬御琛轉身回了別墅。

他上樓,安然正在給誰撥打電話。

電話沒有接通,她將手機煩躁的扔到一旁。

喬御琛難得看到她這副因為什麼事情而擔心的樣子。

她走過去,在她對面的長凳上坐下。

「這個烏蘇是誰?讓你這麼反常。」

「跟你有關係嗎?」她表情有些冷。

「我是看你一副熱鍋上的螞蟻的樣子,想幫你,你怎麼不識好歹?」

幫?

安然眉眼一轉,看向他:「你真的願意幫我?」

「說說吧,怎麼了?」

「你幫我一個忙,調查一下烏蘇現在在哪裡工作,跟什麼人生活在一起,幫我阻止她,永遠都不要讓她回北城來。」

「這個烏蘇是誰?」

安然未語。

「我總要知道,我這樣做針對的是誰,我可不想等到多年之後,第二個安然找上門來恨我。」

安然看他:「她是知秋的前女友,一個傷害過知秋的女人。」

「所以,你這麼生氣,都是為了葉知秋?」

安然看他,沒有說話。

「葉知秋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

「是很重要。」

「你不是說,他只是你的朋友嗎?」

「是朋友,是可以兩肋插刀的朋友,是我在坐牢的這四年間,唯一沒有丟失的朋友,如果是你,你會放棄這種朋友嗎?知秋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不懂,我只能告訴你,為了他,我可以豁出命。」

喬御琛心裡燃起了很大的消極感,他甚至連一個朋友都不如。

安然看他:「你到底要不要幫我,如果你不幫忙,請你務必告訴我一聲,因為我要自己想辦法,阻止那個女人回來。。」

「那個女人對你來說就有這麼大的威脅?」

她目光落向窗外,沉默良久后才道:「她若回來,會毀了知秋,所以……我不能讓她重新回到知秋身邊。」

喬御琛抱懷,「我會幫你的。」

安然看向他,猶豫片刻後點頭:「謝謝。」

「不用,對了,我看安家人最近對你的態度好像不錯,他們好像真的有心跟你和好,你……」

「我沒有想要跟他們和好的想法,除非,他們三個拿出一條人命來償還我。」

喬御琛側頭,將視線從她臉上移開。

強忍著不再多廢話。

安然的手機響起,她拿起看了一眼,見是葉知秋,她立刻接起。

「親愛的,怎麼給我打了這麼多通電話。」

「哦,沒事兒,剛剛想起一件事想問你,現在已經解決了。」

「嗨,我剛剛忙著跟人家談事情呢,怎麼樣,現在還需要我嗎?」

安然搖頭:「不用了,弄好了。」

「那行,那我先掛……」

「知秋,」安然叫住他。

「在呢,怎麼?」

安然猶豫片刻,下床走到了窗邊,背對著喬御琛,抱懷。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說。」

「如果……我是說如果啊,如果烏蘇回來,你還有可能會跟她在一起嗎?」

電話那頭是良久的沉默。

「怎麼不回答?」

「我沒想過這個問題,正在努力的思考呢。」

「我才不信你以前沒想過,你是在想要怎麼騙我吧。」

葉知秋壞笑:「我騙你做什麼,我要是連你都騙,我怕會被雷劈。」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那你說啊,會不會。」

「應該……不會吧,這麼多年過去了,有些感情或許也淡了。」

「你別給我這麼模稜兩可的回答,我要你準確的答覆,我跟你說葉知秋,你給我想清楚了,你要是還敢跟烏蘇在一起,我會跟你絕交的。」

她說著,聲調也明顯的有了欺負。

葉知秋嘿嘿一笑:「好,那就不會。」

「真的?」

「我發誓。」

安然點頭一笑:「你趕緊找個女朋友吧,你總這樣單著,我覺得實在是太可憐了。」

「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你倒是說說,你怎麼想起來問我這個問題了?因為喬御仁?」

安然吐了吐舌,有些激動了:「哦……是啊。」

「你想回到他身邊了?動搖了?」

安然回頭莫名其妙的看了喬御琛一眼。

「沒有啦,現在已經沒有在動搖了。」

「等一下,等一下,我跟你說,你跟我的情況不同,喬御仁這臭小子,如果之前真的是因為那種原因背叛了你,倒也是情有可原,我覺得你可以……」

「行了,你打住,不說了,」安然搖了搖頭:「我現在已經決定了,也堅定了信心,我不回頭,跟你不回頭的理由不一樣,我不讓你回頭,是希望你好,我自己不回頭,是希望他好,我腳疼,不跟你說了,掛了。」

她自顧自的說完,將手機掛斷,那個小子太精了,不能被他套了話。

她呼口氣,回神,卻被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喬御琛嚇了一跳,腳步向後踉蹌了兩下。

「你……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嚇我一跳。」

「剛剛你看了一眼,難道不是要找我?」

安然心虛的蹙了蹙眉心:「我找你做什麼。」

她從他身側移開,走到了床邊坐下,輕輕揉了揉自己的腳踝。

喬御琛也跟了過去,坐在床中央,將她的腳拉過,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安然想要收回,可他卻拽的死死的,「別動,我幫你揉揉。」

「啊?」她愣了一下。

「我說,我幫你揉揉腳,你別動,聽清了?」

安然咽了咽口水:「嗯。」

他塞給她一個枕頭:「舒舒服服的靠著吧。」

安然照做,向後靠躺在枕頭上。

喬御琛邊揉邊道:「要是疼你就說,我第一次給人按摩。」

安然不自覺的咧起了嘴角,第一次給人吹髮,第一次給人捏腳。

「手法還不錯,我看……你就是個被總裁職位耽誤了的高級按摩師。」

喬御琛白了她一眼:「你倒是敢打趣我。」

「我是在誇你。」

「謝謝你的誇讚,」他不屑。

「不客氣,好好捏,我可以給你集齊五個贊。」

「要贊有什麼用?你還不是因為這是我做的,都不稀罕,都記不住?」

她笑。

他白她一眼:「倒是好意思笑。」

她勾唇,垂眸,靜靜的望著他的側臉。

「集齊五個贊,我就會記住。」

「真的?」他看她,目光裡帶著一絲期待:「你說真的?」

她笑,點頭:「嗯。」

「好,一會兒給我五個贊,記住我喬御琛為你捏腳的這一幕。」

安然抿唇,幼稚。

喬御琛邪魅一笑。

他是沒有參與過她的過去。

可他打算,以後用餘生去參與她的未來。

這麼算起來,他是不是就可以贏了那個喬御仁呢?

周一,安然終於正常上班了。

正好趕上發工資,她本來以為,自己請了這麼多天的病假,應該會扣工資,可沒想到,竟然並沒有。

看到手機顯示的工資數額,她離開辦公室,去給喬御琛打了一通電話。

「我的工資沒有扣。」

「如何?」

「我還以為我請了這麼多天假,一定會扣工資。」

「你崴腳的那晚,我說過了,我會對你負責,怎麼樣,我負責的態度還不錯吧。」

安然笑:「還可以吧。」

「那你晚上請我吃飯。」

「我才不呢,我不請資本家吃飯。」

「我是你老公。」

「那也是資本家,沒得商量。」

她說完,直接將電話掛斷,她就不該給資本家打電話。

喬御琛聽著電話那頭傳來嘟嘟嘟的聲音,不禁勾唇一笑。

坐在他對面,翹著二郎腿的男人挑眉:「你小子,談戀愛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