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小五會回來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1:57
A+ A- 關燈 聽書

傅溪從未提醒過我什麼,但在席湛這裡他難得多嘴的警告道:「笙兒,席湛是一個從一無所有發展起來的強大男人,他的手段、他的殘忍、他的冷酷都是我從未見過的!所以我勸你最好不要去接近他,免得到時萬劫不復。」

傅溪給席湛的評價是,萬劫不復。

我抿了抿唇,問:「你對他了解多少?」

我認識的席湛雖然冷酷,但沒有傅溪說的這麼恐怖,而且說實在的我對他這人不了解。

「我對席家了解本就不深,很多事情都是從我爸那兒聽說的,他說席家是一個殘忍的家族,與席湛一輩的原本有好幾個兒子,但活到現在的只有席湛一個人,聽說是因為輸了被淘汰出局,具體發生了什麼我是不太知情的。」

我詫異的問:「是家族陰謀論?」

傅溪否定道:「不是,席家從未有家族陰謀論的說法,具體什麼情況我不知情,但席湛那個男人絕對不能招惹,不然最後是你自己難受!笙兒,那是一個想要什麼就必須要得到的男人,我怕他……我前任說他昨晚救了你。」

「是的,昨晚救了我的就是他。」

我沒有否認,傅溪嘆息得說道:「他從不是一個心軟的男人,用我們桐城的評價,那就是一個冷酷無情的存在,他能救你說明他對你上了心,我怕你最後逃脫不了他的掌控。」

傅溪好像說的是另一個人,我認識的席湛貌似不是這樣的,因為我在席家來去自如。

而且在席家他從不與我交談。

我沒有告訴傅溪我和席湛現在的關係,他要是知道我要規規矩矩的喊席湛一聲二哥估計的嚇死,索性將這件事當成秘密放在心底。

我表面上答應傅溪不去招惹席湛,他放心的掛了電話,隨後我坐飛機又回到了梧城。

回到梧城已經快晚上,我給助理髮了消息。

我趕到小區時他已經在門口等著我。

他把手中的鑰匙給我,解釋說:「這是時家名下的公寓,裡面的裝修這兩天都換過。」

我接過說了句,「麻煩你了。」

助理搖搖頭道:「時總,這幾天顧總來找過你,還有小五的下落我已經查到了,她過幾天會有一班航班回國,目的地正是梧城。」

聞言,我心裡一陣澀然。

她終歸選擇回梧城了嗎?

那她心底怪不怪時家?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聽見助理又道:「時總,這些年流到海外的資金小五都沒有動。」

「她終究怪了時家。」

我恍惚的回到公寓,推開門進去坐在沙發上一直沉思,想了想給時騁打了個電話。

我原本想告訴他小五回國的事,結果他率先說道:「小五聯繫我了,她說她要回國。」

我:「……」

我想起前幾天時騁給我打過電話,不過我沒有接到,我再打回去的時候他關機了。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無措的問了時騁一句,「時騁,你說小五她會不會怪我?」

「時笙,小五有不原諒你的理由。」

我狡辯道:「可當年的事是我父母做的,與我……我並不是在狡辯什麼,我只是愧疚。」

「時笙,有個事我沒說過。」

時騁的語氣忽而嚴肅,我握緊手機問他什麼事,他嗓音低道:「當年和你的母親配上型號的不僅僅是小五,時笙,還有一個你。」

時笙,還有一個你。

這句話像夢魘似的纏繞著我。

我紅著眼睛道:「對不起。」

我壓根就不知道當年的事是這樣的,就算我知道……當年的我壓根就沒有能力去阻止。

再說躺在病床上的那個是我母親,要不是小五的話……說到底我也是存有私心的。

可私心歸私心,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我心裡一清二楚,這件事終歸是我們時家的錯,是我們時家欠著一個女孩一條命。

時騁嘆了口氣,情緒低落道:「時笙,我是真厭惡你們時家,可又見不得你跟著倒霉。」

時騁的話裡有話。

我忐忑問:「發生了什麼?」

「小五這次回國怕是來者不善。」

我輕聲問:「她是想對付我嗎?」

溫如嫣認識小五,甚至跑去醫院要我的出生檔案,這些事不用猜都是小五透露的。

「時笙,小五給我打了電話,她說她現在的身體很差,一個腎已經不足以撐著她,而跟她配上型的只有你,她這次回國是找你的。」

原來小五想要我的腎。

我問時騁,「你覺得我會給嗎?」

聞言時騁默了一會,他深深地吐了口氣說道:「我了解你的,你心地善良但容不得自己平白無故的被欺負,你心裡雖然對小五愧疚但還不足以讓你付出一個腎,你不會願意的。」

我笑問:「我很冷血對不對?」

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沒有辦法給小五捐腎,倘若真的給了她我這條命肯定保不住的。

「時笙,做錯事的是你的父母。」

時騁真是一個是非分明的人。

我詫異問:「你不怪我嗎?」

「與我沒有關係,我怎麼想的你也不必在意,你應該想想小五……她不會放過你的。」

時騁的話里透著莫大的嚴肅,我好奇的問他,「是不是小五打電話給你還說了什麼?」

「她現在是個醫生,她有對付你的武器。」時騁解釋說:「這就是她說的原話。」

掛了電話后的我心情久久都不能平靜,我不太明白她那個對付我的武器究竟是什麼。

但聽樣子好像能讓我一招致命。

我搖搖頭不再去想以後的事,無論小五做什麼我都盡量接住,儘可能的不去傷害她。

我起身去浴室洗了澡,出來后看見扔在沙發上的手機,與席湛是一模一樣的款式。

瞧著像情侶款似的,尹助理說這是席家自主研發的,在這世界上只有兩款在投入使用,就我和席湛。

我的微信里有很多消息,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沒有點進去,而是點了份外賣,吃飽喝足后我下樓去小區里散散心。

我走到一個僻靜的地方取出手機點進了微信,季暖,郁落落包括顧霆琛都給我發了消息,我先點進了季暖的聊天界面。

她說:「我昨天大著膽子親了陳深。」

她還是選擇了將陳深牽進這場復仇。

而且利用的是陳深的感情。

我回復問:「他什麼反應?」

「笙兒,他的唇瓣很涼。」

我:「……」

季暖回消息特別快速,就像她一直在玩手機似的,回的內容有點令人無語。

我回復道:「難不成你喜歡?」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季暖發了一串省略號給我。

或許她的情緒很複雜。

我個人感覺很複雜,因為她面對的不是其他男人,而是陳深——要不心動肯定很難。

不知道季暖會不會經受得住誘惑。

我沒有回復季暖而是點進了郁落落的消息,「你在哪兒時笙姐?我回梧城了。」

我回復道:「在家裡。」

最後我點進了顧霆琛的聊天記錄。

他問我,「你在哪兒?」

前天發的消息。

見我沒有回復,他又發了一條道:「笙兒,我有我的苦衷,給我一段時間,等這幾天過去我就給你一個解釋。」

沒有任何人願意在原地聽誰解釋。

我再也不肯原諒顧霆琛。

他已經磨盡了我對他的愛。

無論原因是什麼我都不在意了。

我坐在這兒想了很久,終於還是矯情的回了他一條消息,「如果你有一天找不到我了,千萬不要難過,也別再費盡心思去尋找,不是我不愛你,也不是你不愛我,只是人生終歸有了錯過……顧霆琛,我們之間只能到此為止。」

顧霆琛快速回我,「你在哪兒?」

我沒有再回他的消息,他又給我發了一條說:「笙兒,再給我一周的時間。」

我沒有回復,他終於沒有再發消息。

而我和他的分開才剛開始。

我收起手機回了家,突然之間很想喝酒,更想抽一支煙,可我的身體不允許我這樣。

我沒有放縱的資格。

我突然想起傅溪那晚帶著我去酒吧的事了,我真想再體驗一下當時的感覺。

心痒痒的,當即決定拿著車鑰匙去了梧城最熱鬧的酒吧,自己找了個安靜的位置。

我要了這裡最好的一瓶紅酒,不敢喝但可以聞聞酒味,坐下沒多久時我看見了郁落落。

她正被幾個男孩子圍著進酒吧的。

見他們有說有笑的應該是熟人。

不過郁落落受傷沒幾日她就往酒吧跑,我還見她喝了好幾瓶酒,在舞台中央激.情的跳舞,是一個熱情似火的女孩。

她似乎醉了,我看見那幾個男孩子開始對她動手動腳,我皺著眉給顧瀾之發了消息。

發完消息后我過去拉住郁落落的手臂,笑著打招呼道:「落落,你也在這兒玩啊?」

那幾個男孩見我出現頓時規矩了不少,郁落落見到我很驚訝,乖順的喊了聲嫂子。

見是家人,他們興趣缺缺的離開了。

我拉著郁落落出了酒吧問:「那幾個人你認識?我看他們都對你動手動腳的。」

郁落落搖搖頭否認道:「不認識。」

郁落落有點微醉,回答得不是很清晰,我嘆口氣扶著她的胳膊去了我車裡坐下說:「你哥哥待會過來接你回顧家。」

郁落落恍惚的問:「我哥哥?」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