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雲門寺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4:51
A+ A- 關燈 聽書

第76章雲門寺

容離主僕二人的生活恢復平靜,夏侯銜自討沒趣之後,獨自躺在嘯雲院里鬱悶,他實在想不通,容離到底為何會變成這樣。

往日那個圍著他打轉的小丫頭彷彿還在眼前,怎麼突然一切就都變了?

還有他到底是怎麼了?

以前他恨不得早早將容離休了,現如今,他卻有些不舍……

如果遠在雲門寺的慕雪柔,知道夏侯銜此時的想法,一定會氣的吐血,雖然她現在心情也不太美妙。

慕雪柔大老遠跑去雲門寺,就是為了找人對付容離,她想到一個萬全的法子,可以直接將容離打入地獄。

端王府沒少給雲門寺捐香火,寺里的方丈每回見她都是客客氣氣的,慕雪柔代表了端王府的門面,畢竟是王府里最得寵的女人。

上完香后,慕雪柔沒有貿貿然的將自己所求說出來,而是找了席雲法師,面露難色的嘆了幾口氣,欲言又止。

席雲法師雙手合十,「阿彌拖佛,施主因何事愁眉不展?」

慕雪柔咬了咬唇,似乎在考慮該不該說,隨後重重嘆了口氣,「哎,不瞞法師,本妃家中有一事蹊蹺,還望法師指點一二。」

說完深深行了一禮,虔誠無比。

「施主不必多禮,講來便是。」

「本妃府上有一妾氏,近日突然瘋癲,她往日並無惡習,行事也是規規矩矩,在府里一直平安無事,只是…」慕雪柔頓了頓,看向席雲法師,「她前些日子,與府中王妃相交甚密,而王妃一月前突然性情大變,所以…本妃猜測,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不妥?」

慕雪柔期待的看著席雲法師,想從他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席雲聽罷后微微點頭,接著掐指一算,心中雖駭然但面上的神色仍舊淡淡的,看向滿含期待的慕雪柔,「施主多慮,貴府上並無不妥,所致瘋癲之症緣由頗多,貧僧不敢妄言,況且貴府上瘋癲之人已然命殞,施主可放寬心。」

「可是…」

慕雪柔還想說些什麼,但席雲一句話就讓她卡在當場,「還望施主心存善念,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施主好自為之。」

說罷,不等慕雪柔再說些什麼,頷首再道『阿彌陀佛』便離開了。

鳳星臨時,他們唯有護她周全,方可天下太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慕雪柔愣在那裡,心中無比駭然,眾所周知席雲能掐會算,是得道的高僧,不然她也不會想到請他回府。

席雲本身就是個活招牌,他若說容離邪祟上身,那容離還能得什麼好?

哪知她剛問一句餌都沒下,就被席雲看穿了。

讓她心存善念,他是看出她要害人還是說唐姨娘的事情?

至於因果報應,慕雪柔向來不信,老天哪有那麼多閑工夫管凡間的事情?

慕雪柔臉上陰晴不定,這個老禿驢,虧她大老遠跑來,哼!

扭身帶著碧衣出來,其他家丁丫鬟全都候在外面。

方丈本就拿她當財神供著,慕雪柔提出要見席雲,他二話沒說就安排了,也不知惑解的怎樣,此時慕雪柔一出來他便迎了出去。

「阿彌陀佛,側妃娘娘可要小憩一會兒?寺里正在為您準備齋飯。」方丈客氣至極,他還等著慕雪柔走前,再給寺里添些香火呢。

「勞煩方丈,本妃要小住幾日,還望方丈幫本妃安排一二。」慕雪柔頷首,既然席雲這邊的路走不通,那便換一條。

「側妃娘娘客氣了。」方丈指了幾個小僧帶端王府下人們安頓,接著親自帶路,將慕雪柔領到一處廂房。

「您若有什麼需要,直管吩咐外面的小童兒便是,貧僧先行告退。」方丈雙手合十,施禮。

「多謝方丈。」慕雪柔還禮,並給碧衣一個眼神。

「奴婢送您出去,」碧衣將方丈送到門外,從袖口裡掏出未拆封的銀子遞了過去,「勞煩方丈,這是主子的一點心意,望方丈收下。」

二人自是你來我往的推辭一番,這才收下銀子,方丈心裡都要樂開花了,單獨給他的束封可不算寺里的進項啊!

他得去吩咐一聲,當心伺候著這位。

「可收了?」慕雪柔正喝茶,見碧衣回來問到。

「收了,走的時候嘴都合不攏了。」碧衣有些嫌棄的說,「一個出家人,竟也這麼貪財。」

「財帛動人心,出家人又怎樣,他又不是什麼得道高僧。」慕雪柔毫不意外方丈的貪財,她來雲門寺又不止一次,對於這位方丈的品行實在不敢恭維,雲門寺里若沒有席雲,怕早就被眾多寺廟淹沒了,哪個會來這裡?

「那倒也是,不過主子,席雲法師那邊…咱們要怎麼做?」碧衣自然知道慕雪柔打算的,現在席雲法師根本沒給主子開口的機會。

「無妨,你待午後喬裝打扮一番,回府里給夫人遞個信。」慕雪柔口中的夫人便是她母親夏氏。

夏氏乃是禮部侍郎慕忠的繼室,慕忠早年喪偶,本不欲再娶,家裡的大小適宜交由妾室代為處理。

到了年節自然要和岳父家走動走動,就這麼一來二去被慕忠亡妻的庶妹夏迎春盯上了,她既是庶女,嫁人做正室本就艱難,更何況實在這樣一個高嫁女的年代。

夏迎春頗有心計,庶女在家中本就早慧,更何況還有個這麼優秀的姐夫,她那嫡姐早亡,若是自己抓住這個機會,豈不美哉。

是以,夏迎春愣是利用命格之事讓慕忠動心,迎娶她回府做了繼室。

繼室也是正妻,總比給人當小妾強,更何況以她的身份確實是高攀了。

待慕雪柔嫁進端王府時,夏迎春可是大大的出了一口氣,她為庶女又怎樣,自己的女兒能有這份榮耀豈是旁人比的了的?

慕忠當然也跟著沾光,對慕雪柔這個女兒讚賞有加。

慕雪柔讓母親來是為了尋人的,坊間總有一些高人,不似高僧那般守著清規戒律,使銀子便能請動,本事自然有一些,高低不論。

慕雪柔又不要什麼真高僧,只要能唬住人便可。

既然母親曾認識這樣的人,找起來也便宜,省的自己去費工夫。

慕雪柔擱下筆,將墨跡吹乾,自己的要求詳詳細細的寫上面,她兩日後回府,希望母親能找到幫她的人。

碧衣換了男裝,慕雪柔囑咐她小心一些,不要讓人發現。

碧衣應了聲,拐彎抹角來到大殿之外,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下了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