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喬御琛的擔心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4:35
A+ A- 關燈 聽書

喬御琛白了對方一眼:「霍謹之,你少廢話啊,趕緊談你的正事兒。」

霍謹之邪魅的挑起唇角,「御琛,我太了解你了,你小子臉上可從來就沒有露出過剛剛那種神情,你這擺明了就是戀愛了。」

「我的神情如何?」

霍謹之抱懷,在自己的臉上比了比:「看起來很幸福的模樣,電話是安然打的?我上次見到那小丫頭的時候,就知道,她能拿得住你。」

「胡說八道,我可是喬御琛。」

「那又如何?」

「你到底還要不要談正事兒了?你要是繼續這樣,那我可就要問你和黎穗之間的事情了。」

霍謹之不爽,扯過文件甩了兩下看了起來:「談公事。」

喬御琛邪性一笑,一物降一物,這話沒錯。

只是他剛剛臉上的模樣,看起來真的是很幸福嗎?

因為安然那女人?

他恍惚了片刻,也拿起文件,跟霍謹之公事公辦了起來。

中午,安然接到一樓大廳服務台的電話,說樓下有些雷小姐要見她。

她認識的雷姓的女人就只有那一個,所以她也不用費心的去猜測那個人到底是誰了。

一開始她不打算下去。

在服務台打完第三通電話之後,她才終於決定,要捨棄自己的午休時間,下樓去看看。

來到大廳里,雷雅音如上次一般,穿著最新的時尚單品,站在打聽的中央,很吸人眼球。

她走過去,雷雅音挑眉:「你可真難請。」

「還好吧,找我有什麼事。」

「你這是什麼態度啊,上次你打我的事情,我可還沒有跟你追究呢。」

「想跟我追究,沒問題,你先把你打我的事情追究完,我們再追究我打你的事情,這才是正常的先後順序。」

雷雅音不屑的切了一聲:「你們這裡就沒有個休息室嗎?我要喝咖啡。」

「休息室有,但我不會帶你過去,因為我跟你不熟,另外呢,你要喝咖啡就回你自己家裡去喝,我不是服務生。」

雷雅音凝眉:「你的脾氣還真夠臭的。」

「大概是因為看你不順眼的緣故吧,你來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兒,趕緊說,說完我還要上去休息一下,下午我還要工作呢。」

雷雅音不爽:「你以為我看你順眼嗎?我看你也很不順眼,所以我就長話端說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從包里掏出一張支票遞給安然:「這是一張一百萬的支票,你拿著,辭職,離開北城,離開御仁,以後不要再出現在她的面前。」

安然眉心微蹙,盯著支票看了半響后,隨即不屑一笑。

「怎麼,你想說,你跟御仁在一起,不是為了錢這種話嗎?你以為你拍偶像劇呢。」

「我是想說,你太瞧不起人了,雷雅音,我安然可比你想的值錢太多了,想要拿錢打發我呀,可以,把你們雷氏集團給我,我立刻從北城離開,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你……」雷雅音被她氣的瞪眼:「安然,你太不要臉了。」

「我要臉,可是要分跟誰,你能不要臉的找上門來,我若跟你談臉皮值幾塊錢一斤,那豈不是太不尊重你了?雷雅音,放肆也要有個限度,我安然這裡,不接受你的胡鬧,那天我應該已經把話跟你說的很明白了,我不欠你的,別再來找我撒氣。」

安然說完,轉身就要走。

雷雅音急了:「安然,你這樣會毀了御仁的。」

安然腳步滯住,只是卻沒有回頭:「我知道,所以我才讓你帶他離開這裡,不要再回來了。」

安然回身,重新看向她:「可是看起來,你似乎是聽不太懂人話的。」

「你……」雷雅音咬牙,握拳:「你實在是太討厭了。」

安然勾唇,雷雅音這個女孩子,其實並沒有那麼討人厭,她連罵人都沒有那麼高明。

「回去吧,好好想想,找什麼辦法才能看牢喬御仁,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找我,我在北城,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在這些事情沒有做完之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

她說完,再次轉身,往樓梯口的方向走去。

雷雅音跺腳:「你要是不走,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我們從現在這一刻開始,就是情敵了,我不會放過你的。」

安然不理會,按開電梯的門,走了進去。

回了辦公室,她像是沒事兒人一般的坐在辦公桌前,趴在桌子上小憩。

手機滴答滴的響了一聲。

她側頭,見是喬御仁發來的簡訊,她點開看了一眼。

內容很簡單,就三個字,『我想你』。

安然將簡訊直接刪除,趴在桌上,閉眼。

一旁,有人敲了敲她桌子,她坐起身。

見是郝正,她笑了笑:「師傅,怎麼了?」

「今天下午我有點兒事兒,已經跟領導說好了要提前一個小時下班,所以現在只能提前一個小時出發了,你……」

「行,」安然站起身,將包背在了身上:「那就提前一個小時出發吧。」

「影響了你的午休吧?下次我請你吃飯,補償你。」

安然不禁一笑:「師傅,你太客氣了。」

兩人一道去了市場,三點多的時候,天氣有點陰沉沉的。

郝正見狀,讓她先帶著採購的小件回公司,他跟商家說一下,就直接下班。

安然一個人提著兩個大大的黑袋子打車回到公司的時候,正好外面下起了雨。

她心裡各種情形,人要是走運了,做什麼都會很運氣。

她笑了笑,先去庫房將東西跟保管人員交接了一下,這才上樓。

走到辦公室門口,裡面鬧哄哄的像是菜市場。

安然正納悶,大家在聊什麼聊的那麼開心的時候。

裡面忽然傳來了幾個字眼,讓安然的心跟著一緊。

坐過牢。

四年。

好像是故意傷害罪。

哇,太噁心了吧,真沒看出來,還以為她挺老實的呢。

安然往後退了兩步,握拳,站在門邊沒有動。

身側,茶水間里也在聊著同樣的話題。

安然的心跟著一緊。

是她,大家都在說她。

因為她聽到了安然這兩個字。

此刻,她腦子裡只有一個聲音。

你的過去,被人發現了。

你是個坐過牢的人,現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

安然,從此以後,所有人都會戳著你的脊梁骨,說你很可怕。

她咬唇,後退一步。

身後,一隻手忽然握住她的手。

她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手裡抽了出來。

「然然,是我。」

她回頭,臉色慘白,眼神中有驚恐,望向喬御仁。

喬御仁心疼的看著她,將她緊緊的摟進懷裡。

他聲音哽咽,心痛不已:「你沒有做錯什麼,你是個好女孩兒,然然,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相信你,可是我信,我知道,你有多麼的善良,多麼的好。」

安然肩膀抽動了一下,一些情緒好像要衝破身體,爆發一般。

她想從他懷裡離開,可他卻不鬆手。

辦公室的門打開,許多人都看到了門口這一幕。

安然輕聲:「鬆開我。」

「我不,然然,別瞎想。」

安然咬牙:「喬御仁,鬆開我。」

他鬆開摟著她的懷抱,卻拉著她的手走進了她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此刻一片寂靜。

喬御仁抬手在辦公室里環了一圈。

「誰給你們的權利在這裡議論別人?你們看到安然犯罪了嗎?如果沒有看到,就不要亂說話,她是個好人,我認識她十年了,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你們若是再敢胡言亂語,傳瞎話,我就跟你們不客氣。」

安然垂頭,將自己的手從喬御仁的手裡抽了出來,轉身就跑了出去。

喬御仁快步追上:「然然。」

安然的手都在顫抖:「喬御仁,別跟我過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然然,讓我陪你。」

「這是我自己的事,只有我自己能夠承擔,你回去,別管我。」

她說這番話的時候,聲音是哽咽著的。

電梯下來,她快步走了進去。

她拒絕讓喬御仁進來,自己一個人下了樓。

她下樓的那一瞬,另一部電梯中,喬御琛跟譚正楠一起下來。

見到喬御仁,他眼神一冷:「你在這裡幹什麼。」

喬御仁垂眸,滿眼都是悲傷:「你來晚了。」

「什麼?安然呢?出什麼事了?」

「她下去了,」他看向喬御琛,眼神茫然:「她說……想一個人靜一靜。」

喬御琛冷眸,靜個屁。

這種時候,讓她一個人才是對她最大的折磨。

他回身,按開總裁專用梯,邊往裡走邊道:「正楠,通知各部門經理,今天所有員工都不能離開公司,各部門組織,查,我要知道這件事到底是誰傳出去的,我給你一個小時的時間。」

「知道了BOSS。」

喬御琛一個人下了電梯,進了地下停車場,見她的車還在,他直接開車往外行去。

雨下的很大,雨刷器下雨流如柱。

他邊開車,邊在路兩邊不停的張望。

離公司只有兩百米的路口處,他終於看到了站在那裡淋著雨垂著腦袋的安然。

他胸口一陣發緊,將車停在路邊,下車撐起傘來到她身邊。

頭上的雨忽然停住。

安然抬頭望去,隨即木訥的望向身側的男人,勾起唇角。。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