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請你喝酒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14:59
A+ A- 關燈 聽書

第77章請你喝酒

傍晚時分,碧衣轉回,她帶了夫人的口信,讓慕雪柔放心,人她一定找得到。

慕雪柔聽后微微一笑,這次看容離如何破局!

容離倒是不知慕雪柔的算計,看了看桌子上打開的一方匣子,又看了看對面的男人,接著將匣子向前一推,「你拿回去吧,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金翅草,生於漠北極寒之地,傳說中能活死人肉白骨的存在,莫說全草入葯,一些粉末便有奇效,世間極為少見。

沒想到雲襄竟然會拿這個作為回禮,她送的發簪再貴重也沒貴重到這個地步,容離倒是料到了他會回禮,本以為會是些釵環衣物之類,她收也就收了。

可沒想到竟是這麼一個,讓她無法拒絕卻又不得不拒絕的東西。

先是送出一個寶貝她肉疼一次,再拒絕一個寶貝又讓她肉疼一次。

實在是太疼了啊!

「你留著,謝禮我很喜歡,這個並不重,我還有。」雲襄又將匣子推了回來,她本就不似一般女子,所以他特地選了金翅草作為回禮,再說她現在的處境…並不算好。

容離默了,明晃晃的炫富嗎?

旁人能得一株便已不易,他卻說家裡還有,到底是真是假?

容離將匣子合上,點了點頭,「好吧,這個我收下,另外請你喝酒可好?」

矯情不是容離的性格,既然人家大方,她便真心交他這個朋友,反正朋友多了不是壞事,更何況她這個人生地不熟的,有人幫襯總比自己瞎闖要強的多。

他一愣,大概沒想到容離會邀請他喝酒,隨即唇角微勾,「好。」

「你去外面等我一下,我馬上來。」容離指了指窗外,又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雖然不明所以不過還是按照容離的意思做了,剛跳出去便見容離關了窗子,他有些疑惑,卻耐心的等在外面。

不一會兒,窗子被打開,一襲男裝的容離從裡面跳了出來,這次是玄色衣衫,金冠玉面好不俊俏。

躡手躡腳的將窗子關好,小桃已經睡下不能被驚動,她剛剛還偽裝了一下床鋪,以防萬一。

一切就緒,容離轉過身貓著腰小聲對雲襄說,「跟我走,咱們翻牆頭出去。」

說罷還一揮手,準備帶路。

他嘴角一抽,出去還用翻牆頭嗎?

拉住準備往前走的容離,道了聲得罪后,攬著她便一躍而起。

容離面無表情的抱著雲襄脖子,並在心裡狠狠的唾棄了自己一番,她怎麼忘了這人會輕功,還爬牆頭,這回直接上天了好嗎?

呼嘯的風從耳邊刮過,腳下的景象飛速移動,他低頭看了一眼懷裡容離,此時她雖然面容平靜,可亮晶晶的眼睛還是出賣了她的情緒。

唇角彎起一個小小的弧度,他攬著她穿房過屋,不一會兒便到了熱鬧的街道,落地后便收回手臂,立在容離身側。

京都分東西兩市,到了夜晚西市閉市,東市卻不受限制,酒肆客棧外加青樓楚館人頭攢動,裡面划拳嬉鬧的聲音時不時傳來,給本應寧靜的夜晚增添了幾分色彩。

容離驚嘆於古時的夜生活,原因為到了夜晚因為宵禁的關係會很冷清,誰知竟這般熱鬧。

「東市為特例,夜晚不閉市,是先祖下的旨意。」他從容離的表情中便得知她在想什麼,所以將原由告訴她。

「原來是這樣,」容離點了點頭,「難怪這麼多人。」

這麼多的是男人,女人白日都足不出戶,更何況夜晚。

兩人並肩而行,容離沿街尋找適合喝酒又能放鬆的地方,走著走著,看到一處所在,瞟了一眼身側的雲襄,又獨自想了一瞬,她停住腳步沖雲襄一抱拳而後指向一處,「雲兄,咱們就這兒吧。」

他順著容離的指尖看去——醉紅樓!

「爺~來玩呀~」醉紅樓之上,姑娘們輕紗薄罩倚著樓欄,聲音嬌媚,媚眼如絲。

他面無表情的轉頭看向容離,一言不發。

容離一臉『我懂』的表情,男人嘛,幾個不好這口的,她湊到雲襄跟前,「不用不好意思,反正我又不會說出去,兄弟嘛,哪有不逛青樓的,你放心今兒我做東,咱們好好喝一杯,姑娘隨你挑,怎麼樣?」

她豪氣的一揮手,姑娘配美酒,不醉不罷休。

容離覺得自己相當機智,男人間的友誼,一起喝過酒一起摟過妞,不成老鐵不能夠。

他看著豪氣衝天的容離,一伸手將她圈在懷裡,半抱著把她拖走。

這個女人,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他能撬開看看嗎?

「哎哎?幹嘛?」容離有些蒙,不是去逛青樓嗎,怎麼把她拖走了,隨後又仰著小臉,一臉疑惑的看著雲襄,「你不喜歡這家啊?那你喜歡哪家直接跟我說,領我去就好了。」

也用不著拖她啊?

他臉都快黑了,低頭看著懷裡的人,深吸一口氣,「不去青樓。」

她好像聽到了磨牙的聲音……

大概覺得容離不靠譜,他直接將人帶到了明月館。

那裡是真的正經地方,門口掛著兩個燈籠,燈籠上大大的月字迎風蕩漾。

從外面看,明月館古樸素雅,和之前經過的那些燈紅酒綠的地方大不相同。

位置有些偏僻,若不是特意留心,還真會忽略過去。

明月館並不大,上下兩層,每層只有五六張桌椅,此時夜已深,酒客並不多,小館里燈火不甚明亮,安靜的被淹沒在夜色里。

「爺,您…」掌柜自然是認識他的,見他進來迎上去,剛想開口又看到他懷裡的容離,這是什麼情況?!

「松苓釀。」他沒有理會掌柜奇異的眼光,要了酒便半攬著容離上了樓,他怕一鬆手,她再出什麼幺蛾子。

木質的樓梯踩在腳下吱呀作響,二人來到樓上,他這才鬆開手。

容離被夾著走了一路,她實在鬧不懂,剛剛雲襄還好好的,怎麼一秒鐘臉就黑了。

「你生氣了?」容離看向自坐下就盯著她不吭聲的雲襄,臉黑程度直逼包公,她也沒幹什麼啊。

不就領他逛個青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