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溫如嫣的瘋狂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2:23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並不清楚時家和小五之間的恩怨,他還奢望與小五結婚並讓小五醫治我。

小五壓根不認識他,可為什麼要和他結婚?

因為小五目前清楚我們之間的事。

她想拆散我們,哪怕賭上自己的婚姻。

「我會想辦法讓她醫治你的。」

顧霆琛的語氣毋庸置疑,我退出他的懷抱盯著他的眼睛,問:「假如她不會呢?」

他抿了抿唇道:「她給了機會。」

什麼機會?!

跟她結婚嗎?

我自嘲的笑說:「我不需要這份施捨。」

我轉身進了我車裡,顧霆琛追過來攥住我的手腕,嗓音輕道:「笙兒,跟我回家。」

他所說的家是這棟時家別墅。

「顧霆琛,我們分開吧。」

分開吧,這樣糾纏下去太累了。

我不願被他一次一次的傷害。

特別是打著對我好的名義。

顧霆琛眸心一沉,他彎下腰揉了揉我的臉頰,語氣忐忑道:「笙兒,我不會和你分開的,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在你的身邊。」

我再次問:「你會娶她嗎?」

我之前說過,假如能重來無論什麼原因我一定不會再原諒顧霆琛,可如今他是為了我。

他太期盼我的病好了,所以答應了小五無理的要求,未來的路怎麼走其實他自己都沒有想清楚,他現在特別害怕失去我。

可我累了。

我的生命有期限,我只想要一份簡單美好的愛情,我不想再陷入爾虞我詐中。

特別不需要身邊的男人為我這般做。

無論小五能不能醫治我,願不願意醫治我,我都已經不需要這份來自仇人的健康。

面對我這個問題顧霆琛猶豫了,他輕輕的摩擦著我的臉,道:「我希望你健康。」

「顧霆琛,我不會讓小五醫治我。」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顧霆琛思索片刻,問道:「她說你們認識且很熟,但為什麼非得分開我們?笙兒,她是不是在恨你?」

我和小五之間沒什麼仇恨,可小五和時家之間的仇恨太深,而我又是時家的人。

我把時家和小五之間的事清清楚楚的告訴了顧霆琛,並道:「她這樣做就是想分開我們,而且我清楚,這只是她的第一步計劃。」

小五想要的是我的腎。

聽見我說了小五和時家之間的事,顧霆琛沉默了許久,說道:「那我們不把希望放在她的身上,你還是要好好的治病……笙兒,我這輩子最怕再次失去你。」

我迎上他的目光,在那裡面我清清楚楚的看見了自己,臉色異常發白,滿臉的疲倦,像是生命在快速的流逝。

我累了,心早就斑駁不堪。

「顧霆琛,我想退出這場戀愛遊戲。」

未來的事太多,我再也承擔不起傷害。

顧霆琛:「……」

他終究放我離開了,我開車離開這裡回到公寓,取出手機時看見了顧霆琛的消息。

他說:「我願等你。」

他知道這件事是自己做的不對,所以沒有太過的強迫我,但我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

我放下手機進浴室洗澡,溫熱的水流包裹著我的身體讓我全身放鬆,不過沒有太過的放縱自己,因為肩膀上的傷口還沒有癒合。

這兒還隱隱發疼。

我又想起前兩天,那個捂著我嘴唇被我狠狠地咬了一口又帶著我跳了河的男人。

他沉默寡言,神情一直冷冷酷酷,即便受了傷也不會悶哼,他似乎太過的隱忍堅.挺。

比我認識的所有人都別具一格。

我泡了一會兒就裹著浴巾起身,這時才發現浴缸里透著血色,我趕緊用手摸下面。

手心裡的點點殷紅那般刺眼。

我的病情果然加重了。

沒有想象中的那般難過,我用紙巾擦拭了下面,隨後當做什麼都沒發生似的去了客廳。

客廳里開著微光,我坐在沙發上玩著手機,玩著這款手機我想起最多的便是席湛。

畢竟尹助理那句同款誘導了我。

沒一會兒郁落落給我發了消息,「謝謝你時笙姐,我聽管家說是你和哥哥送我回家的。」

我回了個沒事。

郁落落又回我說:「我剛醒,頭很暈,先去抽一支煙放空一下自己,待會再跟你聊。」

郁落落抽煙……

突然之間我也很想抽煙。

不過想歸想,還是沒那個勇氣。

我放下手機躺在沙發上放空自己,沒一會兒就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已經是清晨了。

我拿起手機看了眼時間,還看見郁落落昨晚給我發了消息,「時笙姐,我放棄他了。」

她口中的那個他指的是顧瀾之。

我伸手揉了揉太陽穴,不知道該怎麼回復,但還是禮貌的問了一句,「怎麼了?」

我擱下手機去浴室洗漱,脫下浴巾發現下面流了不少血,我吐口氣墊了張衛生巾。

與在桐城時沒化妝以及隨意穿著時不一樣,在梧城我還是習慣精緻,習慣優雅。

我換了一件黑色的中長款裙,裙子很有特色,半邊綉著一條金色的龍,半隻袖子上都是金色龍紋,另一半袖子是黑色穿插著銀絲。

很漂亮的設計,很有質感。

我用遮瑕膏遮住了臉上的疤痕,夾卷了長發,還用兩枚鑽石髮夾別住了一邊的耳發。

我還畫了一個貓眼妝。

從鏡子里看自己很驚艷。

沒有席湛說的那麼丑。

他那句話我一直惦記在心裡的,的確被他打擊到了,想著有機會一定要去掉疤痕。

我喝完葯拿著車鑰匙出門去公司。

我到公司時很早,但助理已經在工作了,我過去問他,「時家最近兩天很忙嗎?」

助理耐心解釋說:「葉家那邊的訂單進入生產了,而且今晚葉家舉辦宴會還邀請了時總,這次推脫不得,我們下午得坐飛機去A市。」

什麼宴會推脫不得?!

我皺眉問:「什麼宴會?」

助理解釋說:「葉老先生的八十歲大壽,原本他打算在國外過的,但因為前幾天發生了不好的事,葉家的股票下跌,葉老先生想藉此機會挽回葉家的形象並向時總親自賠罪。」

這奔著我來的確實推脫不了。

我說:「準備份薄禮吧。」

「是,我先去做事。」

助理離開后我回到了辦公室,桌上沒有堆積太多的文件,我過去拿起鋼筆處理。

對公司里的業務我現在雖然很少親自過問,但經營了這麼多年早就精通這些門道。

我處理完文件快到中午,助理忙完手上的事帶著我去餐廳吃了飯然後去機場候機。

我們趕到A市時下午四點鐘,現在去葉家太早,索性我帶著助理去附近的商場逛逛。

沒什麼中意的,我選了兩枚戒指戴在手指上又選了一對耳鏈,還挑了一支口紅。

我試了試色號問:「漂亮嗎?」

助理笑笑說:「漂亮。」

在車上助理難得的說道:「時總看起來心情不錯,很久沒見你這麼有雅興的逛街了。」

我笑著問他,「難道我得一直愁眉苦臉?」

「嫁給顧總的這三年你很少有開心的時候,曾經還會常常逛街,像個小女孩似的買一大堆,現在很少了,時總藏了很多傷心事。」

我抿了抿殷紅的唇,想通什麼似的說:「以前是我太固執,現在不過是及時行樂。」

助理堅定道:「時總,你還年輕。」

「姜忱,我會隨時離開這個世界的。」

隨時隨地,毫無預兆。

即使顧霆琛告訴我說小五能救我,我也不會答應的,我不需要小五救,更不需要自己愛的男人去付出,我自己的生命自己負責。

假如能扛到楚行研製出新葯我就扛,假如扛不到這就是我的命。

我並不是不想活著,只是我無法找小五,這輩子都不會受她的恩,不然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中。

而且她惦記我的腎,受了她的恩自然要還這份情。

「時總,別太悲觀。」

助理不知道該怎麼勸我,我輕輕的恩了一聲笑說:「沒事的,我們去葉家吧。」

葉家老宅挺遠的,我們趕過去時夜幕降臨,在車上助理介紹說:「因為是八十大壽,葉家廣發請帖,顧總,陳家,楚家等等都會參加,聽說與葉家有商業來往的都邀請了。」

「哥哥也會來嗎?」我問。

「嗯,楚先生會參加的。」

今晚的葉家定當熱鬧非凡。

我和助理進了葉家先去見了葉老爺子,他坐在太師椅上看見我忙起身喊著我笙兒。

葉老爺子這個輩分喊我一聲笙兒倒沒什麼,我走過去笑道:「葉老爺子,祝你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薄禮。」

他拉著我的手道:「孩子你有心了,前段時間我葉家的人犯下那錯是我對不起你。」

他給我鞠躬,我作為晚輩的肯定不敢受著,趕緊彎下腰笑說:「我們不提過往事。」

葉老爺子笑的慈祥,他拍了拍我的手背說道:「你一直都是一個善解人意懂事的好孩子,我們家挽兒要是像你這樣我一點都不操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葉老爺子這話直接讓旁邊侯著的葉挽臉色一白,說起來葉挽是他唯一的繼承人,更是他五十歲時老來得女,他再說著我什麼好話心底也是向著葉挽的,肯定覺得自己寶貝女兒棒。

但葉挽是局內人,她理解不了葉老爺子的心思,見他誇我她臉色一直都很難看。

我微笑說:「葉小姐挺優秀的。」

葉老爺子嘆口氣道:「希望如此。」

我和葉老爺子說了些場面話就離開了。

前院太擁擠也太過熱鬧,所以去了後院,想著見一下楚行就離開。

後院里景色不錯,附近還有閣樓,我坐在噴泉這兒玩著手機,沒想到葉挽特意找我,而且她的身側還跟著溫如嫣。

她們兩個倒是臭味相投。

我當時自認為在葉家沒有危險,她們也不敢做什麼,不過我卻忽視了溫如嫣。

葉挽穿著禮服踩著高跟鞋過來臉色發白的說道:「所有人都鐘意你,憑什麼呢?」

莫名其妙的質問和嫉妒。

我玩著手機說:「或許是因為我漂亮。」

葉挽沒想到我這麼回答,她怔道:「難道這樣你就可以把所有的男人玩在掌心?」

所有的男人?!

無論是傅溪還是顧瀾之我都沒有將他們當做備胎,唯一一個正式的就是顧霆琛。

我想估計是葉挽聽溫如嫣胡扯了些什麼,我笑盈盈的問:「那你舉幾個例子,我看看我玩弄了誰?是不是有你心愛的男人。」

見我一副無所畏懼甚至諷刺的態度,葉挽氣的要命,她嘲諷的數著,「顧瀾之,楚行,顧霆琛這三個男人哪一個沒被你欺騙?!」

楚行都能算上……

我挑眉問:「溫如嫣你給她說的?」

溫如嫣沉默不語難得安靜,一副淡淡的神情,似乎已經不在意周遭發生什麼事,給人的感覺像是憋大招。

我望著葉挽發白的臉頰,冷冷的語氣道:「是啊,這些男人都被我玩弄在掌心,你不服氣又能怎麼樣?顧霆琛會說愛你嗎?」

我都懶得解釋,還不如順著她的想法承認故意氣氣她。

葉挽見我戳破她的心思她臉色由白轉青,特別的難看,我估計她想打我,不過我堅信葉挽沒有這個膽量,畢竟今天是她爸的八十大壽,她可不會在這個點惹事。

葉挽氣的無從下口,這時溫如嫣淡淡的語氣問我,「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無所畏懼?從我認識你開始,你一直都顯得高高在上。」

高高在上?

我從不高高在上。

我是對事不對人。

她欺負過我,我幹嘛給她好臉色?

我坐著笑道:「至少我怕的不是你。」

她突然從身後拿出一瓶東西,那個是什麼我不太清楚,但液體顏色瞧著很不一般。

「你的這張臉讓人瞧著太生氣,我覺得還是毀了的好,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她道。

溫如嫣的語氣很平靜,跟我那天在醫院裡見到瘋瘋癲癲的模樣差距很大。

我突然想起季暖說她就是一個瘋子。

瘋子做事壓根就不會考慮後果。

我趕緊起身,她一瓶東西就要向我潑過來,我驚恐的望著那液體直面向我而來,就在這一瞬間我被人抱住身體滾向了一邊。

溫如嫣驚愕的聲音喊著,「霆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