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缺什麼告訴他?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2:35
A+ A- 關燈 聽書

我最近太倒霉總是被人欺負,不是挨巴掌就是挨打,還被刀划傷,現在又被潑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好在被顧霆琛抱住躲開。

顧霆琛將我護的緊緊的,我身上倒沒有受傷,就是有些狼狽的起身坐在椅子上。

後院的燈光微暗,我心有餘悸的坐在那兒平復情緒,壓根就沒有去管顧霆琛。

他從地上起身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西裝,隨後嗓音冷漠的問道:「你們這是做什麼?」

葉挽趕緊摘下自己身上的嫌疑,解釋道:「顧先生,這事與我無關,我壓根就不知道溫如嫣會這樣做,你和時小姐沒受傷吧?」

顧霆琛壓根沒理葉挽,只是眼眸沉沉的盯著溫如嫣問:「你瓶子里裝的是什麼?」

溫如嫣笑說:「霆琛,是硫酸。」

她現在的模樣才是真的無所畏懼。

我望著地上那些液體心裡實在不敢想象它到我臉上的情景。

我真的無法想象自己毀容的模樣!

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我喘著粗氣,聽見顧霆琛冷冷的吩咐剛跟過來的助理,「莫佘,帶溫如嫣去外面。」

顧霆琛的助理帶著溫如嫣離開,葉挽一個人不敢留在這兒,趕緊找了個借口離開。

顧霆琛等她們離開後過來坐在我的身邊,他的手臂緊緊的摟著我的肩膀,輕言輕語的哄著我說:「沒事的,你別怕,我在這兒呢。」

我搖搖腦袋,聽見顧霆琛愧疚道:「抱歉,我沒有保護好你,總是讓你受了委屈。」

他試探性的找上我的唇瓣輕輕的吻我,我深深地吐了口氣說:「沒事,謝謝你。」

聞言他失落道:「我們之間無需言謝。」

「顧霆琛你走吧,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我想了想,提醒他說:「你檢查一下溫如嫣的精神狀態,有問題的話就把她送到其他城市。」

留在梧城對我來說就是個禍害。

「嗯,我先去處理這件事。」

顧霆琛親了親我的臉頰離開,像是戀人一般親密,我沒有拒絕他這種行為。

我被嚇懵了,來不及拒絕。

在後院里坐了一會楚行來找我了,他見我一副神遊的模樣,坐下揉了揉我的腦袋問:「瞧著你這模樣怎麼一副心有餘悸似的?」

我搖搖頭說:「沒事。」

我起身撿起剛剛落在地上的手機,楚行問我最近身體怎麼樣,我說:「挺好的。」

他問我,「想去臉上的疤痕嗎?」

我驚喜問:「可以去掉嗎?」

「嗯,下次你回S市我找人幫你消掉。」

我感激道:「謝謝你哥哥。」

「沒事,我們之間無需言謝。」

他和顧霆琛說的一模一樣。

楚行臨時有事要離開回S市,走之前他叮囑我早點回S市,不然他親自來抓我回去。

我信誓旦旦的答應,等他走後我閉著眼坐在椅子上許久,再次睜開眼時隨意往四處望了望,但掃過附近閣樓時我怔住。

閣樓上有個男人負手而立,他目光漆黑深邃的望著我這邊,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

難不成在我來之前?!

那他看見了所有發生的事?

包括顧霆琛親我?

包括楚行的出現?

葉挽說我是一個玩弄男人於掌心的女人,這事本就是假的,但後面顧霆琛他們卻出現,而且這些男人都有至高無上的權勢。

但就是這些權勢的男人都與我關係親密,再加上他親耳聽過傅溪喊我寶貝兒。

在他心裡他是不是也就認為我是那種玩弄男人的女人?

況且我剛還順著葉挽的話故意承認這事氣她,在他心裡估計以為我就是那種女人!

我抿唇,沒有喊他。

他對上我的視線亦沒有理我。

就這麼四目相望,我抵不過席湛的視線終究敗下陣,收回目光起身離開了後院。

前院太過熱鬧,我不想在這兒久待,而助理一直遊走在各個家族之間打著關係。

我踩著高跟鞋離開葉家一直在公路上走著,不遠處跟著一輛黑色賓利。

我想了想打電話給了助理。

他接通問:「時總你在哪兒?」

「我沒在宴會,你別管我,明天我自己回梧城。」默了默,我問道:「你了解席湛嗎?」

助理問我,「桐城的席湛?」

「嗯,就是他。」

我趁著夜色往市裡走,助理聽聞我打聽席湛,深深地吐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他。」

助理的語氣裡帶著絲微的恐懼道:「桐城的席湛是個很特殊的存在,應該說席家是一個很特殊的家族!時總,在我們業內都不太了解席湛,但他的傳聞如雷貫耳,是一個手起刀落、做事異常利落冷酷的男人。」

他們都在說席湛是個冷酷的男人。

助理道:「桐城的蘇家,A市的宋家,包括S市的沈家以及D市的侯家,這四個家族以前都是各個城市的大家族,但就在八年前席湛突然出手幹掉了他們,就在一夜之間各個城市的權勢崩潰重新洗盤,這才有了葉家和楚家的壯大!我們至今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幹掉四大家族的,但我聽說那些家族與他無冤無仇。」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事我聽說過,但因為那時我剛接手時家所以沒有精力去關注這事,要不是助理提起我都忘了這事。

當年這事對這幾個城市來說的確是個大洗盤,讓一些稍弱的家族上了位。

葉家和楚家算是抓住了機會。

當然時家一直不弱,勢力遍布全國,如果當年席湛想對付的話肯定沒那麼容易。

我猜這就是他放過時家的原因。

助理提醒我說:「席湛不與任何人做朋友,當然也不隨意與人成為敵人。我不知道時總為什麼突然問起席湛,但我希望時總能夠謹慎行事,別太接近席湛,這於時家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時總千萬別與虎謀皮。」

無論是傅溪還是助理都在警告我遠離席湛,那個男人真的那麼令人恐怖如斯嗎?

這樣厲害的人又怎麼會遭到追殺?!

我隱瞞住我和席湛認識的事,對助理說道:「我不認識他,就是剛剛聽人提起有點好奇!不過我們也不該怕他,我們時家一向和氣生財,但也不怕攻擊,沒必要仰人鼻息。」

「嗯,我只是說一些我的看法,你看過陳深的資料,而席湛應該比陳深更有底蘊。」

看來席湛真的特別厲害。

我偏過腦袋看向後面,那輛黑色賓利停在原地的,原本我不怕他,但聽傅溪和助理這樣警告我,讓我心底對他莫名生了恐懼。

我怕席湛,這是突然生起的想法。

我掛了助理的電話繼續向山下走,那輛車一直跟在我身後,我實在撐不住了就走向那輛賓利,不過沒有看見席湛的身影。

我問司機,「席湛呢?」

司機恭敬的解釋說:「席先生吩咐我讓我跟在時小姐身邊,說你有需要就送你回家。」

他倒挺細心的。

我在A市沒有家,我讓司機送我去酒店,聞言司機說道:「時小姐,席先生吩咐過,如果你沒地方去就讓我送你去他那兒。」

我:「……」

我被送到了席湛的小區樓下。

我原本想重新打輛車離開的,但司機一直緊緊的盯著我,我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我無奈的跟隨著司機去了樓頂。

他輸入密碼,然後伸手請我進去,待我進去之後他快速的關上了門,像是專業訓練過一樣,我在公寓里四處轉了轉沒看見席湛。

這個點他估計還在葉家。

我隨便找了個房間進去卸妝,露出那張蒼白的臉時我笑了笑說:「還好沒毀容。」

我特意看了眼疤痕,很淺很淺。

真沒席湛說的那麼丑。

我拍了拍臉光著腳踩在地板上去了客廳,透過窗子望下去是川流不息的人流。

這個點正是夜生.活開始的時候。

我坐回沙發上玩著手機,沒多久顧霆琛給我打了電話,他關心問我,「你在哪兒?」

我扯謊說:「在酒店。」

「給我地址我來找你。」他道。

「不用,明天我自己回梧城。」

見我拒絕他,他忽而示弱的語氣說道:笙兒,我很想你,我像陪在你的身邊。」

聽見他這樣說心裡沒有觸動是假的。

但我真的怕再次傷害。

而且我的病情加重……

我不應該再拖累任何人。

我掛了電話給他發了條消息,「給我一段時間靜靜吧,至少在小五回來之前。」

小五回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總覺得是個麻煩。

我伸手捂住自己的腎,突然想起時騁昨天在掛斷電話之前問我的問題,「如果小五生死攸關需要你的腎,你坦白告訴我你會給嗎?」

憑心裡話,我不會給。

我和小五分開了十一年,即使曾經的感情再深經過漫長歲月的打磨已經沒剩多少。

再說她是為報復時家而歸,何況我又沒有想象中那麼大度,我無法摘下自己的一顆腎給她。

除非等我離開這個世界我會捐贈給她,可在此之前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給的。

我自私的對時騁說:「我不會給。」

按照電視劇里的狗血劇情,女主應該會大度無私的說會給,可生活並不是電視劇。

時騁笑了笑,放心道:「很好,是我認識的時笙,你要是給了老子還不認識你了呢。」

聞言我驚訝道:「我以為你希望我給。」

「是,我希望,可在你遵從你自己意願的情況下給,因為時家欠她的並不是你欠她的,我把這些事告訴你是希望你能有個心理準備,因為我感覺這次小五會不擇手段。」

小五會不擇手段。

醫治我的事絕不可能。

這是顧霆琛永遠都無法明白的仇恨。

我將手機關機,這時門口響起了開門聲,我偏頭望過去,看見一臉冷酷的席湛。

我乖巧的喊了聲,「二哥。」

天知道,望著他深邃的眼眸我心裡的恐懼油然而生,這都怪傅溪和助理的警告。

原本不怕的,突然之間怕的不得了。

他輕輕的嗯了一聲問:「吃飯了嗎?」

我搖搖頭說:「還沒有。」

聞言席湛進了廚房,沒一會兒他做了一碗麵條,望著這碗麵條我心裡五味雜陳。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種神仙般的大佬會親自給我做飯。

我戰戰兢兢的吃完,隨後主動去了廚房刷碗,出來時看見席湛在落地窗前抽煙。

雲煙繚繞,遮住了他大半側臉。

見我出來,他掐斷了煙蒂偏過頭望著我,許久才淡漠的說了一句,「你化妝很漂亮。」

我:「……」

意思我現在很醜?

直男說話都這樣嗎?!

我癟嘴,識趣沉默。

席湛向來寡言,他什麼都沒說突然就回了房間,我坐在沙發上沒一會兒就睡著了。

在夢裡我一直反反覆復的回想起傅溪和助理說的那些話,隨後突然看見席湛滿臉血跡的臉,陰森恐懼,我睜開眼大喊著不要。

我喘著氣,突然看見窗邊有一抹身影。

我伸手揉了揉眼睛見是席湛。

我心有餘悸的問:「你還沒睡?」

此刻的席湛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烏髮微微凌亂,袖子處還是金色的紐扣,他轉過身吩咐道:「外面涼,你回房間睡。」

我搖搖頭拒絕道:「天快亮了,我躺一會兒待會就離開,對了,我還沒有買機票呢。」

我拿過手機登錄上軟體買了機票,剛買完機票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證折了。

白天坐飛機還是用的戶口簿。

而現在戶口簿在助理那兒。

不知道機場能不能辦臨時身份證。

算了,待會給助理打電話讓他等我。

我放下手機抬眼看見席湛還盯著我的,我伸手摸了摸臉頰問:「這疤痕很醜嗎?」

他冷淡的吐出兩個字,「不懂。」

不懂……

既然不懂那之前為什麼說我丑?

我悄悄白他一眼沒再說話,他站在落地窗前一直沒動,直到我離開他還是那個姿勢。

真的是格外的深沉。

我下了樓收到一條簡訊,是尹助理給我存的席湛的號碼,他說:「缺什麼可以告訴我。」

缺什麼告訴他?!

席湛是不是覺得我缺錢才遊走在各個男人身邊的?

我無語的回道:「缺愛。」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