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關燈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11:00
A+ A- 關燈 聽書

他解她的浴袍,她卻高喊了一聲:「關燈。」

「怎麼,看著我的臉,怕自己提不起興趣?」

「我是怕喬總看到我的身體,會提不起興趣,我可是個坐過牢的女人,身上很臟。」

他凝眉,望著她臉上的倔強和驕傲。

「你擔心的還真多。」

「畢竟是夫妻嗎,我也是為喬總好,」她笑,笑的明朗。

「好,如你所願,」他將燈關上。

房間里頓時漆黑一片。

她的手緊緊的抓著床單。

黑夜中,他看不到她臉上的恐懼,狠狠的吻著她,懲罰著她柔弱的身軀。

她閉上眼睛,死咬著牙根承受著這一切。

是她先要求開始遊戲的,沒有後悔的理由。

四年前,那個可怕的夜晚發生的一切,始終禁錮著她。

即便是午夜夢回,她只是想到那個男人,都想殺了他。

她的靈魂,像是瞬間被上了枷鎖,無法動彈分毫。

他的動作忽然停住,翻身從她身上離開。

她緊緊握著床單的手鬆開。

一動也不敢再動。

喬御琛躺在一側,黑白分明的瞳孔在黑夜中散發著野獸一般的光芒。

這個女人……身上的感覺,跟四年前那個夜晚里的安心,太像。

不需要再試探了,不會錯。

能夠點燃他身體的這份觸感,讓他太難忘。

他起身,下床離開了這個房間。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就停住了。

總覺得,逃過一劫。

第二天清晨,他推開了安然的房門。

她忽然驚坐起,視線在四周掃視了一圈,這才發現,沒事。

看著她受驚的樣子,喬御琛悶聲道:「一驚一乍的做什麼?」

她隨手撩了一下飛揚的短髮:「我以為是獄警來叫我們幹活兒,條件反射。」

她說完,起身下床往洗手間走去。

他皺起眉心,望著她挺直的脊背,坐過牢很值得她驕傲嗎?

「今天下午兩點,把能夠做肝移植的那人帶到醫院來,做術前檢查。」

「好的,」她笑,燦爛不已。

他轉身離開,臉上帶著一絲她沒能看懂的怒氣。

聽到樓下傳來汽車離開的聲音,她走到窗邊,打開窗帘,望著遠處的大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美好的一天,陽光真好。

她一個人去逛街,吃小吃,買東西。

時髦的衣服,包包,鞋……她買了很多。

下午,葉知秋給她找的阿姨來報道。

她將自己的要求簡單的說了一遍,就先去了醫院。

住院部VIP病室,安然穿著一件嶄新的新款淺白色的連衣裙,手捧著一束鮮花,少女感十足。

她走到病床邊,將鮮花遞了過去:「安心姐,祝你早日康復。」

床上的安心看著她,眼神中帶著一絲驚訝。

安然……比四年前更美了,眼神中也多了一份嫵媚。

安展堂、路月都在。

路月上前,冷著臉將鮮花一拽,扔到地上。

「誰要你的鮮花,多餘。」

「不要就算了,正好,不是所有人都能配上這些鮮花的。」

安心握拳:「安然,你別得意,做好你本分的事情。」

安然笑,沒有做聲。

門口,病房門被再次拉開,喬御琛走了進來。

安心立刻甩掉臉上厭惡的表情,楚楚可憐的望向安然:「然然,我沒有說我不喜歡這些花的意思,你何必拿它們撒氣,這麼漂亮的花,都扔到地上,太可惜了。」

路月也是一臉慈和的道:「然然呀,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有什麼,你沖著阿姨來就是了,別惹你姐姐生氣,她現在身體不好,受不住這些。」

安然冷漠的望著這母女倆,真是好一出虛偽的戲。

病床上的安心,臉上帶著笑容看向門口的人兒。

「御琛,你來啦,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安然,以前我跟你提起過的,她打小就在我家長大,像我的親妹妹一樣。」。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