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允兒有固定男人嗎?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2:49
A+ A- 關燈 聽書

席湛沒回我消息,我給助理打了電話,他還沒離開A市,最後過來接我的不僅僅是助理,還有坐在後面冷著一張臉的顧霆琛。

我擰眉問:「你怎麼在這兒?」

助理趕緊解釋道:「顧總昨晚和我住在一個酒店的,因為是同一趟飛機所以早上一起下的樓,然後我正巧接到了時總的電話,」

我:「……」

我無奈的打開車門坐進去,顧霆琛偏過腦袋冷冷的看了眼小區問:「你在這有住宅?」

我無從回答,助理眼見力強,他趕緊替我扯謊道:「顧總,這裡有我們兩套房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

這助理當的真是盡心儘力。

姜忱對顧霆琛倒是挺順從的。

我們回到梧城很晚了,昨晚沒休息好我想回公寓睡覺,但顧霆琛一直跟在我身側。

我不想讓他知道我的新據點,索性我讓助理送我回時家別墅,我回去就躺在床上睡下,壓根就沒有管尾隨在身後的顧霆琛。

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我感應到有人在摸我肩膀上的傷痕,而我沒有睜開眼睛。

醒來時快黃昏了,梧城最近的天挺晴朗的,我起身去浴室洗漱換了套裙子。

我下樓沒有看見顧霆琛,好在他離開了,不然待會趕著他離開都要費一些口舌。

我現在不敢接近顧霆琛,我就怕小五回來他仍舊選擇她,美名其曰是為我治病。

我才不需要這種打著我的名義為我好。

我去廚房煮著泡麵,沒多久元宥給我打了電話,他問我,「允兒,二哥在哪裡?」

他們現在找不到席湛就開始找我了。

我哪兒知道席湛在哪裡?

我冷淡道:「我不知道。」

「我聯繫不上二哥。」他道。

「哦。」

他笑問:「你哦什麼啊?」

我說:「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那你給二哥打個電話。」

元宥吩咐我給席湛打電話。

我下意識問:「你怎麼不打?」

「我不是說了我聯繫不上嗎?」

我反問他,「那我打就能聯繫上?」

「你這丫頭問題還挺多,你打個試試。」

元宥快速的掛斷了我的電話,我煮著泡麵沒有著急的給席湛打電話,吃完飯後收到元宥的消息,「允兒,聯繫上了二哥沒有?」

我:「……」

這真的挺令人煩躁的。

我壓根不想去聯繫席湛。

我收拾完碗筷後去了後院,桃花隨微風紛紛揚揚的飄落,我蹲在樹下心裡糾結。

我猶豫了許久給席湛打了電話。

那邊一直沒接,就在我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那邊突然嗯了一聲冷清的喊著,「允兒。」

席湛到目前為止都以為我是時允。

他都沒私下查我的身份嗎?

我淡淡道:「元宥找你。」

「嗯,我在梧城。」

席湛怎麼突然跑到梧城了?!

我哦了一聲問:「怎麼在梧城?」

他簡短答:「臨時有事。」

席湛的嗓音一直冷冷清清的,我又哦了一聲突然聽見他問:「允兒,你是哪裡人?」

雖然他口裡喚的允兒看似很親密,實際上更像直接稱呼一個名字,毫無溫柔可言。

或許跟他冰冷的語調有關。

我想了想說:「我是梧城人。」

我心裡特別擔憂他要過來找我。

結果他淡漠道:「嗯,先掛了。」

我怔住,他真是隨口一問?

席湛掛了電話后我給元宥發了消息。

「二哥剛說他在梧城。」

元宥回我,「果然還是你好使。」

我不太清楚他這話是什麼意思,我懶得去探究,我收起手機想開車去外面散散心。

我隨意挑選了一輛保時捷出門去了海邊,沿著海風吹心情暢快了不少。

我將保時捷停在路邊去了沙灘上,脫了鞋光著腳踩在上面很舒服。

我往前走,海浪掃著我的腳。

就在我玩的開心的時候我接到了元宥的電話,他著急的語氣問:「允兒你在哪兒?」

我望著黃昏下的大海,特別無奈的吐了口氣回答道:「我在海邊呢。」

元宥特別焦急道:「允兒,二哥遇到了危險,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去接一下他。」

我:「……」

我一個弱女子去有什麼用?!

話雖這樣,但元宥讓我去我又不可能不去,我甚至忘了穿鞋直接開車按照元宥給的地址導航過去,到的時候並沒有看見席湛。

這裡是梧城最著名的梧山,在出高速路口的位置,我想了想下車給席湛打了電話。

席湛沒有接電話,我想肯定是遇到了危險,他這個男人怎麼總是在險境中穿插?

我剛想到這,旁邊突然竄出一個人將我緊緊的壓在車門上,身體重的要命。

我心裡感到恐懼驚呼了一聲,突然一抹暗沉的嗓音在我耳邊低低道:「是我。」

我反應過來見是席湛,他又受了傷,白色的襯衣上滿是血跡,我趕緊扶著他上車。

我開著車要去醫院,席湛阻止了我。

「允兒,他們會查到醫院的。」

他身上的傷勢瞧著挺嚴重的。

我擔憂問:「那酒店呢?」

「避開攝像頭。」

酒店的位置在市區,攝像頭數不勝數。

既不能去醫院又不能去酒店,我又不想帶他回時家別墅,最後決定帶他去公寓。

我走了一條小路避開攝像頭回到了城裡,小區那兒攝像頭很多,好在是自家產業。

我將車開進私人車庫,裡面停著琳琅滿目的豪車,這都是助理為我準備的。

我將車隨意停了個位置然後偏頭看向席湛,他眸色清明,精神狀態一點都不差。

其實我大可不用管他,但他之前說過會護我一生,甚至擅作主張的將我當了自家人,我雖然不太贊同但還是捨不得扔掉這個大腿。

萬一時家以後有想與他合作的機會呢?

抱著這一點可能我選擇了幫他。

那時我心底仍舊把他當成陌生人。

我下車扶著席湛進了電梯回到公寓,隨後給助理打了電話讓他禁止任何人翻查這個小區的攝像頭,讓他再給我送一套男裝。

助理問:「顧先生的尺寸嗎?」

我和席湛待在一處的,他清清楚楚的聽見助理說的話,我抿了抿唇說:「是的。」

席湛的身高與顧霆琛不相上下,我扶著他要躺在床上,但他坐在沙發上紋絲不動。

我擰眉道:「躺下舒服一點。」

席湛丟給我四個字,「我有潔癖。」

我:「……」

嫌棄我睡過是嗎?

「我剛搬過來只住了一天,你是第一個進我公寓的人,我都還沒有嫌……」

我說什麼了?!

我竟然說嫌棄席湛的話。

我趕緊打住,不敢再說下去。

這次席湛沒有再堅持,我扶著他躺在床上,他吩咐道:「給我拿件乾淨的衣服。」

他又要像那天一樣用布條包紮傷口?

「家裡有紗布和消毒酒精。」

我趕緊跑出去找到帶回來解釋說:「助理很細心的,不管有沒有用,必備的東西他都會全部準備上。」

席湛淡問:「顧先生的助理?」

他把姜忱當成顧霆琛的助理了。

我要是說自己的助理肯定會被他懷疑身份,雖然沒有隱藏身份的必要,但我還是下意識的撒了謊說:「是的,他的助理。」

席湛沒有問我顧先生是誰,更沒有問我和他的關係,他只是從鼻音處淡淡的嗯了一聲,隨後自己坐起身子拿過剪刀裁剪紗布。

見他這樣,我趕緊說:「我幫你。」

「不必,我自己做。」

席湛固執己見,我坐在地板上見他裁剪好紗布這才脫下自己外面的黑色西裝。

白色的襯衣被血染紅,布料已經干在皮膚了上面,我看見他眉頭都沒皺直接脫下襯衣。

連個悶哼都沒有。

他真的太能隱忍和扛痛了。

我好奇問他,「你這樣痛不痛?」

席湛:「……」

他用沉默回應了我,我見他綁繃帶的模樣有些吃力,忙伸手要去幫他,他趕緊伸回了手淡淡的提醒道:「允兒,我不喜歡被人碰。」

他喊我允兒,卻說著很冷酷的話。

我趕緊收回手道:「抱歉。」

呵,有什麼了不起的嘛。

我壓根還不願意碰呢。

我起身去了客廳,沒多久助理就送衣服過來了,我打開門接過刻意叮囑道:「我讓你做的任何事都不能告訴他人,包括顧霆琛。」

助理錯愕,當即猜出公寓里的人不是顧霆琛,他點點頭遵命道:「是的,時總。」

我噓了一聲,「小聲點。」

助理一臉懵逼的離開,我關上門進卧室沒看見席湛在房間里,但浴室里傳來響動。

我將衣服放在床邊就去了廚房。

算是報答他昨晚的那碗麵條,我給他熬了一鍋白米粥,又煮了一個雞蛋兩個紫薯。

我端著碗進去時席湛已經換好了助理帶過來的那件襯衣,甚至繫上了黑色的領帶。

我見過的他一直都很嚴謹。

像個老派的古董。

我把白粥放在梳妝台上就打算離開,他突然冷淡的喊我,「允兒,你怎麼會在那?」

我把元宥讓我找他的事告訴了他,聞言他凝著眉歉意道:「抱歉,打擾到了你。」

我搖搖頭說:「沒事。」

誰讓他是大腿呢?

誰讓他威震四方呢?

我討好他沒什麼不好的。

「允兒,你現在定居梧城的嗎?」

席湛的烏髮微微有些凌亂,在卧室里紫光的照射下顯得他側臉鋒銳又格外的冷酷。

我一板一眼的答:「是。」

「允兒有固定的男人嗎?」

我怔住,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我有很多男人?!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