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送你們一份大禮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24:57
A+ A- 關燈 聽書

她走到門邊,拉開門出去。

喬家兄弟倆,像是門神一般,一左一右的站在門兩邊。

她一出來,兩人立刻都從牆邊離開,看向她。

喬御琛白了喬御仁一眼,喬御仁卻是當做沒有看到。

「然然……」

「御仁,你去跟雷小姐道個歉吧,我們誤會她了,今天的事情不是她做的。」

她說完看向喬御琛:「喬總,幫我個忙好嗎。」

「可以。」

她看了喬御仁一眼,眉心微微蹙起后,離開了。

喬御仁回頭望著她,喬御琛勾唇一笑:「既然你剛剛好心提醒我讓我懸崖勒馬,那我也好心一次,提醒你一句,妻子和前女友,這兩個詞是有本質區別的,你要是真不明白,就去查查字典。」

喬御琛說完,冷哼一笑,跟安然一起離開。

上車后,雨還在繼續,他邊發動車子,邊問道:「要我幫你什麼忙?」

「我想見見朱芳柔。」

「你見她幹什麼?你剛剛說這事兒不是雷雅音做的?是有什麼依據?」

安然看他,笑了起來:「沒什麼依據,所以才要見朱芳柔,親自問問她。」

喬御琛凝眉,總覺得她有什麼話沒有跟自己說。

而安然也的確不會跟他說,他若知道,她懷疑了安心,只怕又要為安心說上好話無數。

她才不會相信,這個喬御琛在面對她和安心的事情時,真的會無條件的幫助自己。

她不信他。

喬御琛將她帶到公司,已經下午六點半了,公司里的人還都沒有離開。

安然跟喬御琛一起上樓,進了他辦公室,很快,朱芳柔就被譚正楠帶了上來。

見到喬御琛和安然,朱芳柔臉色有些慌亂。

安然看向他:「喬總,我要單獨跟朱姐談,我能帶走她嗎?」

「正好我要去一趟人力資源部,你們就在辦公室里談。」

他說完,看了譚正楠一眼后,兩人一起離開。

朱芳柔有幾分緊張:「安然……」

「聽說,是你散布了關於我的消息。」

「對不起,我沒想到,傳播速度竟然會那麼快。」

「對不起……呵,你知道嗎,我這個人最不喜歡聽到的話,就是對不起,如果明知道這是對不起旁人的事兒,那你為什麼還要做?我跟你並沒有仇。」

朱芳柔沒有做聲。

安然抱懷:「好吧,我也不想為難你,你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這樣做的。」

「我之前已經告訴過譚秘書了,是雷小姐讓我這麼做的。」

「雷雅音……我跟她不合,她倒的確有可能害我。」

朱芳柔暗暗的鬆了口氣。

安然挑眉,嘴角帶著一抹不屑:「可是這事兒,絕對不是雷雅音讓你做的,朱姐,你最好還是實話實說,到底是誰指使你的?」

朱芳柔眼神閃躲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不妨告訴你好了,雷雅音的家世背景很強大,你若繼續說這事兒是她做的,她可不會放過你的,甚至於是你的家人,恐怕也要遭殃了。你真的確定,要繼續為那個人隱藏?」

朱芳柔咽了咽口水:「安然,別嚇唬我了,真的是……」

「指使你做這件事兒的人,不會保你,」她打斷了朱芳柔的話:「我剛從雷雅音那裡過來,我知道這事兒跟她沒有關係,我跟你兩個人,並沒有什麼仇怨,趁我還能幫你的時候,你最好實話實說,當然,如果你就是不開口我也沒有辦法了。」

朱芳柔握了握拳,沒有開口。

安然笑:「好,既然你不想說,那你就來回答我,是安心嗎?」

朱芳柔看向她:「你說是咱們總裁的女朋友?安小姐嗎?不是。」

安然這倒有些混淆了:「那是誰?你還不說是嗎?我只給你最後一分鐘的時間考慮,如果你不開口,後果自負,今天全公司的人都沒能下班,你應該知道今天這事兒鬧的有多嚴重了吧?我完全有能力,讓你以後在北城混不下去。」

「我說,安然我說,是……有一個中年女人給了我一筆錢,讓我這樣做的,安然對不起,我家裡最近缺錢,我可能是瘋了,所以才會著了對方的道。」

「給了你多少?」

「十萬。」

安然翹起二郎腿,她冷笑:「你要少了,我可不止值這個數。」

朱芳柔愣了一下,看向她,不知道安然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跟對方怎麼聯絡的?」

「我有她的號碼,」朱芳柔說著,掏出手機,將號碼給了安然。

安然拿到號碼,就讓朱芳柔先離開了。

她看著這個號碼,嘴角淺淺的扯起一絲弧度。

這號碼,她認得,不是因為她對數字敏感,而是因為這個尾號1320,跟她母親的1321隻差一個數。

從1300,到1330,安家傭人的手機號碼,數字都是串聯起來的,所以這是安家傭人的手機,不會錯的。

她將號碼撕碎,扔進了垃圾桶里。

起身,離開了喬御琛的辦公室。

她去地下停車場,開了自己的車,離開。

喬御琛給她打來電話的時候,她已經快要開到安家大門口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將車靠在路邊,停下,接起手機:「喂。」

「你在哪裡。」

「回家的路上。」

「你怎麼自己一個人走了,沒問題嗎?」

「所有的路,都是我自己走的,能有什麼問題。」

喬御琛沉默了一下:「我馬上就回去,你一個人在家裡呆著,哪兒也別去。」

安然隨口『嗯』了一聲,將手機掛斷,開到了安家大門口。

她在門外按門鈴。

見到是她,路月讓傭人給她開了門。

安然走進去,家裡人很多。

路月抱懷,在玄關處,轉了一圈,看向她:「你這個小賤人,還敢來我們家?」

「你這個老賤人,都敢天天在這裡晃悠,我有什麼不敢來的?這可是我爸爸的家。」

「你……」路月抬手就要摑她,卻被安然一把握住了手腕。

她將路月往後退了一把。

路月踉蹌了兩下,幸而被傭人扶住了。

她將傭人甩開,憤怒道:「你們幾個,給我把這臭丫頭捆起來。」

「誰敢動我一根毫毛試試,」安然眼神一凌,望向幾個傭人。

「反正我坐過一次牢了,也不怕再以殺人罪的名義再坐一次牢,了不起就是判個死刑,可我死之前,也一定要托膽子大的一起走。」

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敢動。

樓上,安心下來。

看到安然在鬧,她冷笑一聲,走上前:「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的『妹妹』呀,今天,這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西北風,」她走進客廳里,毫無顧忌的在客廳里轉悠了起來。

安心嘴角冷冷的揚起,看了自己母親一眼,母女倆交匯了一個眼色。

安然笑,「我呢,是來謝謝你們的,如果不是你們今天下午找人在公司里泄露了我的老底兒,我還不知道要裝好人裝到什麼時候呢,現在好了,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坐過牢,那我也就沒有必要,再戴著面具過日子了,你們幫我解脫了。」

安心不屑,嘴角有些惡毒的挑起:「你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

「我記得,你做的是肝手術,怎麼,現在你連腦子也不好使了?算了算了,聽不懂也無妨,反正對我來說,沒所謂。」

路月睥睨著安然:「你這女人,找死嗎?」

「我活的好好的,幹嘛要找死?」她隨手拿起一個古董花瓶左右觀賞了起來:「嘖,這東西應該很貴吧。」

路月急了:「你幹什麼,趕緊給我放下。」

「好啊,」安然笑,將花瓶邊往櫃邊擺設,邊鬆開了手。

花瓶掉落在地上,應聲碎裂。

「哎喲,真是不好意思喲,阿姨,我不是故意的。」

「你……安然,」路月怒吼,這是她最心愛的寶貝。

安然勾唇:「一個瓷器摔碎了你都這麼心疼,傷了人,我倒沒見過你這麼心疼,在你這種冷血動物的眼裡,人還不如瓷器吧。」

安心嘴角不屑一瞥:「安然,你到底是想幹什麼?」

安然呵呵笑了起來,一臉天真無邪,貌美無雙。

「我說了,我來是為了謝謝你們的,為了表達我真摯的謝意,明天,我會給你們送上一份大禮,到時候,路阿姨,姐姐,你們可一定要笑納哦。」

安心看到安然臉上的這副神情,忽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安然說完就轉身,昂首挺胸的往外走去。

安然快走兩步,上前拽住她的手腕:「你給我站住,你把話說清楚,你想做什麼?」

安然抿唇,輕輕拍了拍她的心口:「姐,別這麼心急,明天你就會知道了。」

「安然我警告你,別亂來。」

安然眼神一冷:「我若偏偏就是要亂來呢?你能耐我如何?」

她將安心的手甩開,抱懷,臉上帶著近乎邪惡的笑,轉身拉開門,撐傘,離開。

回到車裡,她握住方向盤,眉眼微微閉上。

「媽,我原本想放棄這樣報復她們的,是她們逼我的,這些日子,你若在天有靈,就不要看著我了,我怕你看到這樣的我,會傷心。」。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